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    也就数分钟的时间,整个‘神国’都成了一片火海。

    “望天!”宋书航道:“远古天庭碎片。”

    火海烧的不仅是神国,还包括其的‘远古天庭碎片’,反正眼睛所能看到的一切都被火焰吞噬,成了火海。

    这一幕,又给‘世界末日素材’增加了新内容。原本在不断崩倒的‘神国’,又被末日的火焰所吞噬。

    这样一级棒的素材,只要拿出去稍稍剪辑一下,就是壮观的世界末日画面,都不带修改的,货真价实。

    火焰越烧越旺,焚尽万物。

    而这时,天空的巨大凤凰再次发出一声清啸。

    九修凤凰之火在将‘神国’燃烧之后,所有火焰冲天而起,回归于天空,融入到凤凰的身躯之。

    火焰凤凰的身躯越来越大,大到遮盖整个神国的上空。

    烧完后的火焰没有熄灭,还会被回收。这种节约不浪费,回收或重复利用能源的精神,值得学习。

    当所有的火焰回归凤凰之躯时,宋书航等人才发现,被火焰烧掉的只是‘神国’的部分,留下来的是远古天庭的碎片。九修凤凰之火就有自己的意志,它会燃烧它要燃烧的东西,留下需要保留之物。

    凤凰的翅膀合拢,覆在天空将神国残余下的‘远古天庭碎片’笼罩。

    火焰过后,露出了天庭碎片的原型。

    那是一块巨大的雕像,已经只剩下半截,还有那条翻腾的黑河。两者都属于‘远古天庭碎片’。

    雕像侧躺于地面,上半截身子已经消失不见。

    至于这雕像到底有多庞大?

    这么说吧……那条巨大如江河的黑河,就是从这侧躺的雕像流出的。

    没错,只剩半截的雕像上能流出江河的位置,只有菊花。

    宋书航:“……”

    除了这半截雕像外,整个神国再无他物。

    这就是‘火焰之眼’收藏的唯一‘远古天庭碎片’吗?

    如果这半截雕像就是当年他们攻击远古天庭时间时的战利品,那它当年混的有够惨的。

    火焰凤凰双翅合拢,将半截雕像包裹其。随后,它身上的火焰开始消散,凤凰的体型开始缩小。

    而同时,被凤凰包裹着的雕像也开始缩小。

    宋书航配合的打开‘核心世界’。

    缩小的凤凰带着缩小的雕像,冲入到核心世界之,并将这半截神像送入到合适的位置。

    也不知道这半截神像到底是什么来历?

    当最终的半截神像被收入核心世界后,火焰之眼的神国失去了最后的根基,在这一天彻底湮灭于历史之。

    宋书航、功德蛇美人、葱娘从神国状态退出。

    ……

    ……

    当他们重到现世时,出现于豆豆婚轿的正上方,虚空之。

    宋书航抬脚一踏,黑莲托住他的身形。

    此时的他左持‘九修凤凰刀’,右托着一脸懵逼的葱娘,身后附着功德蛇美人。

    紧接着,虚空有数不尽的黄金、白银、珠宝落下。

    这些神火焰之眼‘神国’的物品。

    作为一个‘神明’,火焰之眼有时候会赏赐一些东西给他的信徒。或是力量,或是财富,甚至可以是更多古怪的东西。

    九修凤凰火焰将神国化为灰烬,不过这些凡俗之物却被卷入到了虚空风暴。在宋书航离开核心世界后,如雨般落下。

    宋书航念头一动,将这些东西收入到‘核心世界’。

    我辈修士,当视凡俗界的金钱为粪土。

    但只要还没脱离凡俗界,修士生活也需要这些名为金钱的‘粪土’。

    顺收了这批金钱之物后,宋书航抬头,往之前持弓老者的位置望去。

    只是那位持弓老者已经消失不见,已经离开。

    这位老者的出现,显然不是巧合。他一直就隐藏在豆豆的‘迎亲队伍’,等着火焰之眼的出现。

    果然,黄山真君和浮生仙子的大兄布置的这次婚礼,是要搞个大新闻。

    而持弓老者又匆忙离开,显然还有其他地方需要他出……黄山真君和浮生仙子大兄的计划,还没有结束。

    不过,宋书航现在没有白前辈t的临时大外挂,如果再遇上‘九品’级的战斗场面,他也插不了。

    除非等‘赤霄剑’再攒足能量,说不定能斩出‘九品’级的焚天火焰刀,凑个数。

    思索着,宋书航脚踏黑莲,一步步从虚空落下。

    葱娘见回归到现世后,立马变回了葱苗状态。

    而九修凤凰刀,悬浮在宋书航的身边,亲昵的在他身边游动。

    宋书航身上有很多东西在吸引着九修凤凰刀。核心世界、叶思、还有‘程琳’的身份。

    他和‘第天道’之间因果很深,九修凤凰刀身为第天道的‘道器’,虽然才解开道封印,但它本能的会亲近宋书航。

    “我才是八修啊。”葱娘泪流满面——《天泣宝典》开启扎心特效,眼泪止都止不住。

    太委屈了,明明她才是八修,但九修凤凰刀似乎和宋书航更加亲近。

    似乎是感应到了‘八修’的委屈,九修凤凰刀‘嗖~’的一下飞回到葱娘的身边,然后刀柄处的火焰延伸开来,化出一只小,轻轻拍了拍葱娘的葱尖,仿佛是在安慰她。

    葱娘抹了抹眼睛,心情顿时变好了一些。

    看样子九修凤凰刀还是会体谅她这个主人的感受的嘛。

    正这么一想呢,九修凤凰刀又飞回到宋书航的身边,亲昵的围着他飞动,撒娇。

    葱娘:“……”

    信不信我掀桌啦,八修这个身份都不要了啊!

    九修凤凰刀又一次感应到主人情绪不对,于是它又飞回到葱娘的身边,变出火焰,轻轻摸了摸葱娘的葱尖尖,安慰它的主人。

    葱娘:“……”

    宋书航:“……”

    赤霄剑:“……”

    总感觉,葱娘的画风根本拯救不回来,就算成了八修,成了道器‘九修凤凰刀’的主人,她的画风还是没救。

    赤霄剑心暗道:

    九修凤凰刀这次没有再到宋书航身边撒娇,它静静的落在葱娘的。

    确定了‘八修’后,接下来它还要和八修进行更深层次的联系、同步。葱娘接下来要闭关一段时间。

    宋书航意念一动,将葱娘和九修凤凰刀先送回到核心世界。

    当他落地后,九洲一号群的几位前辈围了上来。

    “霸刀宋壹,你刚才没事吧?”荔枝仙子伸在宋书航身上的捏了捏。

    因为迎亲队伍人多口杂,荔枝仙子不直呼宋书航的本名,改称道号。

    刚才,宋书航像炮弹一样冲向‘神国’,正面对抗那只火焰之眼,说实话‘九洲一号群’的前辈都被吓了一跳。

    “放心吧,荔枝仙子,我好的很。”宋书航回道。

    北河散人:“木道人,刚才是怎么回事?我是说你刚才的状态。”

    “刚才其实是那位神秘前辈用了一种秘法附体,所以我才能正面硬扛火焰之眼。”宋书航回道。

    “没后遗症吧?”生符府主问道,让四品的宋书航爆发出正面硬刚九品火焰之眼的秘术,不会留下后遗症吧?

    “没事的。而且我现在的身体也不是本体,是用本命法器化成的分身。”宋书航回道。

    生符府主点了点头,随后递上一只乾坤袋:“这个给你,这是修复你那只傀儡的材料,如果有不够的再联系我。”

    生符府主背后势力深不可测,修复八品傀儡的材料,也只有他能这么快聚齐。

    宋书航接过乾坤袋,将里面的修复材料倒入到核心世界,再将乾坤袋还给府主。

    生符府主接回乾坤袋,又出声道:“白鲸刀客,如果刚才我没看错的话,悬浮在你身边飞舞的那柄亦真亦幻的长刀……是那柄吧?”

    九洲一号群的道友,全部望向宋书航。

    这也是他们最好奇的事情。

    “是的,没错。”宋书航叹了口气——前辈们,虽然我现在道号比较多,但有时候你们能不能统一一下。

    生符府主笑了起来:“恭喜你了,寻道书生。从今天起,应该称呼你为八修了。听说你之前送出了一个道号给弟子,一转眼你又恢复个道号了。”

    北河散人:“加上圣号的话,就是八个了。”

    “八修宋道友,听起来就感觉很酷,而且8这个数字也比较吉利。”荔枝仙子道。

    “那啥,其实我并不是八修。”宋书航苦笑道。

    北河散人:“啥?”

    蛟霸真君恍然大悟:“我刚才就感觉到有点古怪,虽然那刀围着在打转,但最后它又落到了那只小葱妖的。”

    古湖观真君:“等下,蛟霸前辈你的意思,难道那只小葱娘才是八修?”

    宋书航苦笑着点了点头:“是的,葱娘才是八修。”

    九洲一号群的前辈:“……”

    “不要这样看着我,我也想不到啊。”宋书航道。

    荔枝仙子:“霸刀宋壹,那修前辈现在在哪?”

    “我回头问问,修前辈他们肯定平安无事。”宋书航道。

    上回白前辈t将九修凤凰刀、修、四修都救走了,现在既然九修凤凰刀被放出来,那修和四修前辈应该也要回来了。

    xxxxxxxx

    劫婚的骚乱暂时结束。

    九洲一号群的道友回归仙舟,婚礼的队伍开始缓缓启动。

    宋书航跟在黄金轿的后方,御刀飞行。

    现在他无法再回到‘豆豆’体内,自然不能呆在‘黄金轿’上,嫁人的又不是他。

    豆豆的身体开口道:“宋前辈,你没事真是太好了。”这称呼,应该是羽柔子。

    “让你们担心了。”宋书航回道。

    “对了,宋前辈,结婚真的好刺激。”羽柔子又道。

    宋书航:“咳,豆豆的婚礼属于意外。正常的婚礼不会有这么刺激的选项才对。”

    “我知道,好遗憾,要是未来我的婚礼也有这么刺激就好了。”羽柔子道。

    宋书航:“……”

    他感觉如果谁敢破坏羽柔子的婚礼,灵蝶尊者会操刀子上来砍人的,至于砍谁,就不好说了。

    “宋前辈,你以后会不会用黄金大轿迎接新娘?总感觉很带劲。”

    宋书航:“我个人可能偏向于现代化的婚礼,不过试试也无妨。”

    羽柔子又道:“宋前辈……啊啦啦呜~呆~”

    宋书航:“啥?”

    “我被造化仙子抢麦了,造化仙子似乎想唱歌,但我压着她。”羽柔子道。

    宋书航:“让她唱呗?”

    “不,我准备压着她,让她在婚礼仪式上再开唱。”羽柔子道:“如果她能唱出造化前辈那优美的歌声就再好不过了。”

    羽柔子你是要搞事啊。

    “对了,阿十六呢?她都没开口?”宋书航问道。

    “嘻嘻,你猜呢?宋前辈。”羽柔子道。

    宋书航:“猜啥?”

    “宋前辈~~”

    “宋前辈……”

    “宋、前、辈!”

    如果是羽柔子用她本体的声音这么叫,一定很悦耳,可惜这是豆豆的声音。

    “你能听出来,是谁在叫你吗?”

    “刚才和你的对话,即有苏氏阿十六又有羽柔子,能区分出来吗?”

    宋书航抬头望天。

    “不行呢,你对我们的了解还太少了。宋~前~辈~”

    “只是改个称呼,明明两人用的语气都不一样。”

    “呜啦啦啦~笨~”

    宋书航:“……”

    阿十六终于也被传染了吗?

    这时,核心世界传出六修仙子惊喜的声音。

    宋书航:

    六修仙子一阵沉默。

    半晌后,六修仙子叹了口气:系的法器。你有合适的龟壳当法器骨架吗?】

    宋书航眼睛一亮。

    然后,他意念一动,将龟前辈送他的那个龟壳转移到六修仙子面前:

    这是龟前辈当时从八品晋升九品玄圣时褪下的壳。

    八品级的宝贝。

    六修仙子:“……”

    咱们能不能换个普通点的龟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