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成功了!”

    邪王府、紫竹苑。

    慕容夜一双清澈明眸伴着欢喜笑颜,摆弄着手中一条白腰带。

    悄然擦了擦额头,不由得咧嘴一笑。

    辛苦了一下午,总算将这腰带做好了。

    抿唇淡笑。

    无论是锁龙索,还是千凤冢。

    都需要机关的控制。

    先前面对君莫邪时候的被动,她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十八根银针、上面被她一一猝了剧毒。

    她相信、近身作战。

    无论对手是谁,她尚且都有一战之力。

    慕容夜陶醉的欣赏着手中的作品。

    外面、却是灯火通明。

    准确地说是王府之中,脚步窜动。

    但她紫竹苑的守卫却是静寂按捺。

    这也让她打消了想要逃跑的想法。

    “君莫邪那个冰块、大晚上不睡,又在折腾什么?”

    慕容夜轻轻喃喃,起身伸了个懒腰。

    手拿腰带、向着床榻而去。

    蓦然、她脚步一顿。

    回首,清澈如水的眸子冰寒四射地望向一个角落。

    不动声地勾了勾唇角。

    “阁下深夜探访在下闺阁、是否有点欠缺礼貌了呢?”

    潋唇微勾,慕容夜扬起一抹风轻云淡的微笑。

    周身的神经却在出言的瞬间全数绷紧。

    怪不得、王府有些杂乱。

    原来、是混进了刺客?

    君莫邪那个混蛋在干什么?

    竟然让人到了她这里。

    而且,能绕过王府重重守卫、悄无声息绕到自己背后的。

    定然不是什么简单的角。

    若不是来人先前隐匿暴露而出的欣喜,或许,自己到现在都难以察觉。

    “呵呵、好耳力、说说看,你是如何察觉我的?”

    慕容夜一声既下,空荡的房间内、陡然响起无数回声。

    柔音辗转。

    如梦似幻。

    令人难以察觉方位。

    雕虫小技。

    慕容夜心下冷笑,精巧的面容之上却是淡然勾起一抹嘲弄的戏笑。

    “你或许会是一名好的战士、但绝非一名出的杀手。”

    杀手,隐气息于无形。

    敛声于缥缈。

    若非自己实力暂有缺陷,早该一开始就发现了。

    “哦、是吗?”

    来人阴阴淡笑,声音淡漠缥缈,柔冷均含。令人难以判别性别。

    但慕容夜却依旧能从那淡淡的脂粉气息中,断定她的身份。

    女人、还是一个爱美的女人。

    “不过就算你察觉我了又何妨?”

    “我有把握能在外面的人察觉之前,悄无声息地杀了你。”

    清冷的空气中、来人戏谑勾唇,大有一副猫戏老鼠的悠闲。

    “本来打算等你睡熟了下手、可既然被你发现了,那就跟我走一趟吧。”

    “走、去哪里?”

    慕容夜淡漠勾唇道。

    身体却是周身一旋,迅速离开床榻。

    下一秒,便见一副阴厉狰狞的虎爪飞了过来。

    这种爪子,像是用来捕获猎物的东西。

    猎人们一般喜欢用它来锁着大型猎物、咬紧锁骨、抓住命脉。纵然是丛林之王,也只有饮恨的份。

    慕容夜神一眯,显然她是被人盯上的猎物。

    “哦?”

    对于慕容夜的逃脱,来人显然也有些惊愕,以至于一不留神,便也暴露了自己真实的位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