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金老头原本是信心满满、喜笑颜开地任由君莫邪领步而去。

    直到、半个时辰后。

    他看到床榻之上那血肉模糊之人。

    由于时间紧迫,邪九只能躺在一张破旧的床上。

    身体之上,布褛血痕,周体几乎没有一处是完备的。

    紧闭的双眸,惨白的唇角,无疑不说明邪九此刻的艰难处境。

    饶是君莫邪、也不禁猛然一惊。

    所谓医者父母心。

    金太医一个箭步奔了上去。

    一手搭至邪九的手腕,花白的眉毛蹙然皱起。

    “不好!毒气攻心,血气流失。恐怕早已凶多吉少。

    饶是金太医行医多年,也从未见过如此重伤之症。

    筋骨断裂、失血过多。

    身体之上,大大小小的伤痕不下几十处。

    这、下手之人手段该是何其残忍。

    “金老、怎样、有救吗?”

    君莫邪也是立马上前,内力流转,小心翼翼地护住邪九那微弱的心脉。

    邪九是他邪卫里年龄最小的。

    今年不过才十五岁出头。

    他是母亲曾经的侍卫之子。

    侍卫为保护他们母子而死,他也将邪九收在身边。

    谁料这小子竟是个武学奇才。

    邪九生性不羁、洒脱狂傲。

    从小到大,受过的伤,大大小小不下百次。

    可、没有一次,如、今夜这般狼狈、阴狠、生死不知。

    “什么叫做“有救吗?””

    闻言、金老头一翘胡须。

    “到了老夫手里的人,就算是到了阎王殿,我也能将他生生拽出来!”

    金老头不悦地瞪着君莫邪。

    “下面我说需要的东西。”

    “干净整洁的布,最好是娟丝、不容易沾血和感染。”

    “火、热水、和烈酒、越烈越好。”

    “另外白藓皮、红藤、半枝莲、白花蛇舌草”金老头一口气说了很多专业名词,君莫邪唤人一一记下。

    别看金老头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其实、他心里也在打鼓。

    这般重伤之人,一般人尚且难以活命,更何况他还身中剧毒。

    金老头面一紧、随手取出自己的一众银针。

    “诶?怎么少了?”

    行医多年的他,在摸到银针棉的时候,便已察觉不对。

    但此际人命关天,他也就没再细究。

    今夜、邪王府注定彻夜难眠。

    然而、就是这平淡无奇的一夜。

    皇城太子府、却发生了件骇人听闻的大事件。

    太子府遭遇刺客、太子妃身中数剑、当场而亡。

    一众刺客纷纷落马、但那为首的刺客却憾失一臂,逃之夭夭。

    太子君莫笑勃然大怒。

    大手一挥,全城撒出去无数暗卫。

    一副纵然挖地三尺,也要揪出刺客。

    太子妃遇刺、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女人死了而已。

    但在全天下人看来,丢的可是他堂堂东宫的脸。

    是以、君莫笑方才这般怒火攻心。

    全城围堵。

    一处隐匿的暗楼。

    一抹黑影身躯一闪,悄然跃出。

    宛如大鹏展翅,振臂高飞。

    映着皎然的月,浑然一体,以至于并未有人察觉异常。

    最后,黑影一闪,悄然消失在一处宏伟的府邸。

    上面、赫然正是:慕容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