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火鸡?

    众女一愣,错愕万分地看向牡丹红。

    火红绣罗。

    云鬓柔发。

    半掩俏颜,似勾似魅的**迷醉之态。

    再加上头顶微微盘起赤色绒羽。

    别说、这模样,还真与火鸡有几分神似。

    身后,少女们掩唇而笑。

    并非刻意针对牡丹,只是觉得这新来的姑娘很是有趣。

    “贱人!你欺人太甚!”

    牡丹面色怒臊交加,隐约的笑声,更像是给了她一个响亮的耳光。

    不由分说,牡丹素手冷扬,朝着慕容夜一手劈来。

    “牡丹红!不得无礼!”

    凤姑先也觉得好笑,却没料到下一刻,牡丹竟大打出手。

    她们琉璃阁的姑娘们,都是流落风尘的苦命女子,花拳绣腿多少还是会点的。

    只是,凤姑没想到。

    这么多年,自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竟然造就了牡丹的骄纵成性。

    这一掌下去,凤姑自信、是伤不到慕容夜的。

    可她怕惹火了这姑奶奶啊。

    不光小海命系其手。

    这百花宴的成败也似在她一念之间。

    如此,她自然心中甚急。

    脚下一空,心中一狠。

    第一次,牡丹对凤姑的命令充耳不闻。

    素手如风,迎着慕容夜清秀绝然的俏脸而去。

    都是这张脸!

    牡丹心中怒火狂涌。

    看我不毁了你这张脸!

    让你如何与我相争?

    又如何狐媚众生?

    呵、

    慕容夜不动声色地沉了沉眉。

    眼角深处,一道赤色暗茫隐晦划过。

    在众人震惊的神色中。

    慕容夜猛然拍桌。

    娇躯借力空中一翻。

    如玉右腿一把荡开牡丹的掌风。

    下一刻,左腿似鞭,呼啸而来。

    “呯!”

    众人目瞪口呆。

    不仅是石桌顷刻化作齑粉。

    就连一向骄纵高傲的牡丹红此刻也是娇躯及低,发簪凌乱,凝雪的皓腕被人生生遏制。

    “你”

    牡丹吃痛皱眉。

    抬头、神色不甘地看向慕容夜。

    生平第一次。

    她被人生生踩在脚底。

    没有半分还手之力。

    牡丹还想发威。

    不意见到慕容夜眼底的晦涩暗茫。

    猛然娇躯一震。

    气息生生弱了下来。

    “牡丹红,这琉璃阁,你还想不想留了?!”

    到底是经历过风雨的人,凤姑率先反应过来,厉声冲着牡丹嚷嚷。

    话虽如此,但凤姑试探的目光却是一个劲儿地瞥向慕容夜。

    抿唇一笑,慕容夜焉能不知凤姑那点小心思?

    她知凤姑只是虚张声势,不会轻易惩罚牡丹。

    也知百花宴此值用人之际。

    她也不能伤了牡丹。

    况且,这么一个玲珑精润的小美人,她可舍不得。

    低头,淡笑。

    慕容夜亦如昨夜那般轻挑如水地勾起牡丹纤美如玉的下巴。

    几番欣赏,淡漠开口。

    “百花宴的成败,对我一个外人来说自然无从影响。”

    “可、你们呢?”

    环视一周,扫过一双双担忧惊惧的眸子。

    慕容夜再次似笑非笑地看向牡丹。

    “据闻,三年一度的百花宴,你们早已屡败屡战。”

    “怎么,难道,今年,你们还想用这般平庸淡寡的面貌应战?”

    慕容夜淡漠讥讽道。

    “凤凰于飞,乃是古舞最高之精艺,我不信,你还能有更好办法!”

    牡丹自是不甘落后,朱唇紧咬,辩解道。

    “嘿、你别说,我还真有!”

    神眸明媚,慕容夜皎皎笑然。

    “真的?”

    “真的?”

    凤姑与牡丹一前一后惊喜道。

    凤凰于飞。

    古舞之巅。

    慕容夜所言或许过分了,但无论凤姑还是牡丹,她们其实心里都知道。

    每逢百花,她们的凤凰于飞,的确屡战屡败。

    败得不光是琉璃阁的名声。

    还有她牡丹红自诩的骄傲。

    此际听闻慕容夜有好的办法,不由得眼前一亮。

    连看向慕容夜的眼神都不免温和了下来。

    勾唇淡笑,慕容夜低头。

    附在牡丹与凤姑耳边,絮絮低语。

    她越说,两人的神色越亮。

    到后来,两人神眸闪动,耀比璀璨星珠。

    皇城,孔雀楼。

    莺歌燕舞,花色迷香。

    楼台花阁,一间幽闭清香的暗室。

    “公子、你的伤可有大碍?”

    孔雀楼之首玲珑醉此刻白衣似仙,缥缈如风而坐。

    精润无瑕的美眸一闪不瞬地看着面前精妙俊逸的绝世公子。

    冷峭如峰的傲骨面角。

    冰薄性感的清润唇貌。

    一身白衣,明睿昭昭。

    沉静如水的眸子。

    即便是暗藏在阴戾的面具之下,也丝毫掩盖不了他的璀璨芳华。

    “我家公子无碍。”

    白衣男子身后,一名酷似管家的男人开口,笑意温和道。

    无碍自然是假。

    只有他知道,自家公子究竟受了多重的伤。

    “多谢玲珑姑娘挂念了,那这百花宴”

    管家欲言又止地看向面前的光暇玉人。

    “公子放心,百花宴,玲珑定不惜一切代价,赢得邪王青睐。”

    玲珑醉俏眸坚决道。

    而后,略微犹豫。

    “只是至今未曾听说邪王对于女色的贪恋,玲珑担心”

    “玲珑姑娘莫怕。”

    突然,沉默许久的白衣男子开口。

    声音清澈明动,宛如阳春三月的泉水。

    清新美妙。

    “姑娘只管力夺百花头筹,剩下的事情,我自有安排。”

    白衣男子柔声慰道。

    “是。”

    玲珑颔首点头,俏美的脸蛋儿不知何时红霞密布。

    一双妙目满含深情地望着眼前遗世独立的公子。

    她自幼乞讨。

    有幸得公子收留,多方栽培。

    才有了今日艳冠群芳的玲珑醉。

    为了公子。

    别说是蝉联此届的百花魁首。

    纵然是刀山火海,肝脑涂地、她也在所不惜!

    “太子,依您看来,玲珑姑娘此行可有胜算?”

    玲珑醉退下之后,管家这才附耳低声道。

    “君莫邪阴险狡诈,玲珑姑娘怕不是对手啊。”

    闻言,白衣公子淡然舒眉,轻声道。

    “无妨,我们要的是邪王玉。并非是他君莫邪的命。”

    “至尊石,得之无用!”

    “我们也算是被他君莫邪摆了一道。”

    白衣男子展眸轻笑。

    “不愧是叱咤沧源,声震天下的君莫邪。”

    “如今、咱们身在他君莫邪的地盘。”

    “只有静观其变,方才能有一线生机。”

    “百花宴,就是我们接近他最好的机会!”

    神眸冷闪,白衣男子喃喃道。

    “可、太子,距离百花宴的时间不多了,我们怎样才能确保君莫邪上钩?”管家担忧道。

    “无妨。”

    白衣男子自信勾唇。

    “君莫邪寻至尊石,我等急需邪王玉。”

    “相信百花宴只要有至尊石做诱饵,纵然龙潭虎穴,他君莫邪也绝不缺席!”

    白衣男子淡然而笑,轻轻抿唇,神色不动声色地暗了下来。

    君莫邪。

    多年的老对手了。

    这一次。

    你明我暗,我不请自来。

    你、该如何应对?

    很期待,你的表现

    白衣男子淡漠清笑。

    无论如何。

    至尊石,他要定了!

    只是,他怎么也想不到。

    他苦心营造的计划。

    竟会被即将横冲而出的慕容夜。

    彻底搅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