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夜潋眉莞唇,明亮的眸子神采奕奕地盯着君莫邪。

    无奈地摊了摊手掌。

    君莫邪淡淡地看着她纯真无瑕的面庞。

    “三日之后、你便要嫁予本王。如此、难道不是你想要的吗?”

    渊眸微动、难道、自己与她相识的一系列巧合,并非是慕容狄的刻意操办?

    当然不是!

    慕容夜暗自白了君莫邪一眼。

    普天之下,即便所有女子都愿意爬上他的床。

    那这“所有”里面、也一定不包括她。

    “父皇赐的婚、圣旨不日便到、莫不是、你要抗旨?”

    君莫邪心中微恼、不动声道。

    普天有多少大家闺秀、名门望族的女子妄图嫁入自己这王府。

    怎么唯独她、对自己总是不假辞。

    “诶、我一介无依无靠的小小女子,怎敢对抗九五之尊。”

    闻言、慕容夜颔首低眸,叹息道。

    蓦而抬头,眸眼闪烁地望着君莫邪。

    “不如我先嫁给你。”

    “然后、事成之后、你再休了我?”

    慕容夜清眸微动,闪过一丝明媚彩霞。

    闻言、君莫邪神一震。

    肃然冷面地望着她。

    “你可知道我那一纸休书、代表了什么?”

    慕容夜柔眸微闪,乖巧点头。

    她当然知道后果。

    这个世界,是一个崇尚强者的时代。

    普通人家的女子若是被扫地出门,或许还能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郎君扶守一生。

    可像她这般、一旦嫁给皇室亲王。

    便注定了一生之命。

    一荣俱荣、一损则损。

    可怜的是、这般位高权重之人的女人。

    一旦被赐休书。便是整体世界的全部崩塌。

    试问、哪一个平头老百姓愿意与亲王贵臣挑衅。

    纵然是别人遗弃之物,慕之垂涎,严重的还会带来杀身之祸。

    至于同阶层的骄子,谁又肯捡一个别人不要的破鞋?

    所以、这也就注定了。

    君莫邪将来一旦休了她。

    便等于同时注定了她孤寡一生。

    但、就是这样。

    慕容夜也毫不犹豫地点头了。

    男人嘛、不过是消遣品而已。

    婚姻牢笼、才不会是囚禁她慕容夜一生的枷锁。

    看着面前笑颜如花,轻松舒然的女人。

    君莫邪微微探身、冰润五指轻轻勾起她那灵俏的下巴。

    渊眸微寒、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吐息冰寒。

    “怎么、你就这么不想嫁给本王?”

    她这是、宁愿孤苦一生、也不愿意嫁给他啊。

    我去!妖孽啊!

    君莫邪悠然淡语,已有一番绝世风采。

    此刻微微探身。

    那张俊逸绝然的面庞好死不死杵在自己面前。

    如星似钻的深眸,鬼斧神工的轮廓。

    银柔发,丝丝飘摇在自己眼前。

    白皙如雪的肌肤,不知道艳羡了多少怀春少女。

    冰魅如蛊的微笑,又不知引诱了多少懵懂芳心。

    纵然是她。

    也不禁心脏微动,悄然漏跳一拍。

    “没、没有我这不是、怕配不上你吗!”

    慌忙移开眸子,慕容夜尴尬笑道。

    连忙起身,预要掩盖自己窘迫面。

    可谁知、

    慕容夜刚一起身。

    身体之上、一股沉重的眩晕感袭来。

    立刻有些头重脚轻。

    糟糕、许是刚才蹲的太久。

    此刻站起来,竟然有些贫血。

    怪不得会时常眩晕、这具身子,竟是如此纤弱。

    想来以前在慕容府,没少受多少照顾吧。

    慕容夜心下微凛,脑袋一轻,骤然间意识有些消弭。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