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一会儿。

    一阵阵凌乱的脚步声来去匆匆。

    一股股浓郁的香味飘然四溢。

    馋的慕容夜是饥肠辘辘。

    她先前就昏迷了一天,粒米未进。

    次际又被君莫邪几番折腾。

    胃里早已空空如也了。

    原本还好,可此时骤闻佳肴美味。

    腹腔之内,彻底叫嚣了起来。

    唔、这是烤鸭的香味。

    慕容夜深深嗅了嗅。

    嗯、这是酸辣鱼。

    哦还有大盘鸡的香味。

    好像还有一股鲜美的味道。

    仿佛十几种美味夹杂在一起。

    这感觉,无不让人着迷疯狂。

    该死的、一顿午饭而已。

    这家伙还吃的大鱼大肉,那么多!也不怕撑死!

    心中、慕容夜嫉羡有佳道。

    那边、君莫邪切开香喷喷的烤鸭。

    盯了许久,冷眸淡蹙。

    “这鱼水鸭,烤过了。”

    淡漠地放下筷子,君莫邪朝着邪一挥了挥手。

    “收下去,犒劳阿黄吧。”

    阿黄、那是他们王府豢养的一只恶犬。

    邪一又是一惊。

    烤过了吗?

    虽然他不会品鉴美食,但这烤鸭香味俱全,简直上上之选啊。

    而且、烹调之人还是王爷的御用厨子。

    这么多年,甚合王爷胃口的啊。

    难道、真是那膳房失手了?

    邪一疑惑着。

    然而、下一刻。

    “这红鲫鱼好像有点淡了。”

    “大盘鸡嗯、太过辛辣了”

    “这珍珠翡翠汤咸了。”

    就这样,君莫邪前前后后找了不下十几个借口,最后,纷纷要求邪一撤下去。

    邪一彻底目瞪口呆了。

    这、合着没一个入得了王爷的法眼?

    那边、慕容夜心下不由得积郁难耐。

    有吃的就不错了好吧。

    还挑什么挑。

    什么咸了淡了!

    要是你丫生在地球上的60年,挖草根、吃皮带。

    让你丫继续嘚瑟!

    慕容夜暗自郁闷着。

    不过

    烤鸭真的烤老了吗?

    她闻着还不错啊。

    鲫鱼淡了吗?

    好想尝一尝啊。

    至于大盘鸡、

    没见识、够辣才够味啊。

    还有那浓郁香醇的汤肴

    “咕噜噜”

    正在邪一进退两难、犹豫着是否要撤掉所有菜肴的时候。

    寂静空荡的屋子里。

    一股响亮的声音响起。

    众人循声望去、

    发出此声音的正是病榻之上的慕容夜。

    可、人未醒,胃先醒。

    这倒有些奇怪了。

    “糟糕了!”

    慕容夜心下一惊,都怪自己想入非非。

    没留意、肚子竟然哼起了小曲儿。

    “哦?看来本王的王妃应是饿了。”

    淡淡抿唇,君莫邪不着痕迹的肴了一碗汤肴。

    轻步慢挪,行至慕容夜病榻之前。

    看着那张面早已恢复红润的倾城之,寒眸微潋,卷起一抹戏谑。

    “既然王妃饿了。”

    “王妃也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如此、只能本王代劳了。”

    “毕竟、本王不能亏待了本王的未来王妃啊。”

    说着,君莫邪轻轻抿了口素汤。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轻轻俯身。

    一双手、却是似邪似魅地抬起病榻之上慕容夜的下颌。

    眉宇一挑,君莫邪心下暗笑。

    女人、还想继续玩下去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