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王爷、该用午膳了。”

    时过晌午,邪一瞧见君莫邪仍在低头批阅着府折,不由得上前提醒道。

    哇、该午饭了?

    闻言、病榻之上的慕容夜心中暗喜。

    君莫邪这个大冰块,已经在她房子里待好几个时辰了。

    她要是再继续躺着,没准儿真的身死体僵了。

    次际、见邪一提醒君莫邪用午膳。她不由得心下暗喜,终于、得救了

    君莫邪抬头,淡漠清明的眸子不动声地瞟了慕容夜的方向。

    淡抿唇角,轻轻起身。

    稍稍舒展了下四肢。

    君莫邪看了眼烈日阳阳。

    “竟然这么晚了。”

    君莫邪自顾自言语道。

    “是啊、是啊,死变态,跟个木头一样一坐就是大半晌。快走吧、已经很晚了。”

    慕容夜依旧是躺尸状态,内心之中却是一个劲儿地催促着。

    与此同时,耳朵微竖,细细地听着君莫邪离去的脚步声。

    一秒、

    两秒、

    一分钟、

    十分钟后

    “君莫邪你这个变态、人渣、要滚早点滚啊!”

    慕容夜心中彻底咆哮着。

    这边、面对邪一的用膳请求,君莫邪面稍微露出了几分犹豫。

    最后、状似留恋地看了眼病榻之上生死未卜的慕容夜。

    良久、方才微微一叹。

    “本王未来的王妃尚久卧病榻,生死不知。本王实在食不知味。”

    “王爷、不可,保重身子最为要紧啊。”

    闻言,邪一一愣。

    王爷和这未来的王妃,何时感情这么好了,他怎么不知道?

    “我去!老娘生死关你何事,君莫邪、你快滚,快滚啊”

    慕容夜内心无力挣扎着。

    这时,便见君莫邪深情款款地凝望着慕容夜。

    蓦而轻轻莞尔。

    “也罢、身体重要。”

    “对对对、身体重要,你是祖国的花朵、人民的未来,还是好好爱惜好自己身体吧。”

    慕容夜心中一个劲儿叫嚣道。

    然而、下一刻。

    只见君莫邪轻轻踱了踱脚步,最后,竟又回到了原先的地方。

    “本王、还是放心不下王妃。”

    “如此邪一、传令下去,本王今日的午膳和晚膳,就在这紫竹苑了。”

    “是、王爷。”

    邪一久久愕然,但跟随王爷许久,他早已习惯了令行禁止。

    领命之后,便速速离开了。

    君莫邪悄然抿唇,扬起一抹神秘莫测的微笑。

    “窝草?!”

    慕容夜内心彻底奔溃。

    合着这丫打算在这里用膳。

    这不是有病吗?

    堂堂一个王爷,饮食起居移置偏院,这、不符合礼法啊。

    那个叫邪一、你回来啊!

    你怎么不劝劝你们家王爷呢?

    慕容夜内心无言地凄凉满目。

    这个前一刻差一点杀了自己的人。

    慕容夜实在不相信他会真心实意地担忧自己。

    如此说来、只有一种可能。

    自己的伪装、失败了?

    尽管有些不相信,目前也只有这么一个解释。

    慕容夜只是疑惑,但她还不确信。

    要想确定君莫邪是否看穿她的伪装,其实也很简单。

    以不变、应万变。

    诶

    慕容夜心下叹息。

    看来自己还需要继续躺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