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回王爷、慕容姑娘只是身体不适,眩晕缺氧,稍加休息一下就好了。”

    闺房之内,一众太医纷纷侦测完毕,朝着君莫邪毕恭毕敬道。

    “哦?那她为什么迟迟未醒?”

    君莫邪依旧面寒铁青。

    先前她明明醒了、还明目张胆地威胁了自己。

    怎么一转眼,再次昏迷了呢?

    “慕容姑娘身娇体弱,或许、完全苏醒还需要一些时日。”

    一名太医犹豫许久道。

    “只是、王爷可查清那幕后黑手了?”

    君莫邪闻言一愣。

    什么幕后黑手?

    “欸、不知是何歹人,竟在慕容姑娘面部留下如此狰狞血痕。”

    “如此娇美倾城的人儿、何以下的如此狠心?”

    “更何况、慕容姑娘三日之后还要与王爷完婚、这”

    俗话说医者父母心。

    领头的老太医见慕容夜娇颜惨白,不由得开始怒斥歹徒。

    这一来,病床之上的慕容夜心下暗笑,险些乐出声来。

    这老头、倒是很有趣啊。

    只可惜,她现在仍在扮晕,没法看清来人。

    先前她不知死活地扬言说要杀了人家。

    现在若不装死假晕、那还不被人扒皮抽筋了。

    君莫邪、那就是一个喜怒无常、彻头彻尾的大变态。

    只是、三日后完婚?

    慕容夜心下一动。

    那若是自己装了十天半个月,岂不是连婚都可以逃了?

    “嗯金太医多虑了,本王未来的王妃,本王自当尽心照看。”

    闻言,君莫邪面微微尴尬。

    可不是吗,那行凶的歹徒不正是自己吗?

    金正阳,太医院唯一一个不畏权贵,敢于直言不讳的小老头。

    要是他知道是自己下的狠手,那还不得跳起来指着自己,絮叨个没完了。

    “好、好、那就好。”

    闻言,金正阳这才眯眼一笑,挥了挥手,带着众人退了下去。

    临走,还不忘瞧了眼病榻之上的慕容夜。

    苍老浑浊的眸宇悄然流露出一抹笑意。

    好一个激灵敏锐的小丫头。

    “来人、好生照看好本王未来的王妃,若她醒来,第一时间通知本王。”

    太医走后,君莫邪亦在房内停留数个时辰。

    终不见慕容夜醒来。

    他这才起身,下令道。

    眉宇之间,竟是化不开的担忧。

    “是、王爷。”

    紧接着,两道女音响起。

    一名是小丫,一名便是先前那位老嬷嬷。

    走了?

    终于走了?

    闻言,慕容夜心下一喜。

    原来装晕是这么艰难的一回事儿。

    动都没法动。

    偏偏君莫邪那个变态一会儿捏捏自己脸,一会儿拍拍自己手。

    自己还要装得很像。

    宛如一介死尸般躺着。

    现在听到他终于有要走的意思了,慕容夜别提有多开心了。

    临走前,君莫邪细心地替她掖好被角。

    正当准备转身离去之上,一眼刚巧比瞥见慕容夜微动的唇角。

    君莫邪神一愣,随即冷寒的眸宇悄然闪过一丝了然。

    “邪一、将本王的奏折呈上来,未来王妃病重,本王自当寸步不离,好生照看才是。”

    “如此、本王今日一日三膳,就定在这紫竹苑吧。”

    蓦而,君莫邪唇角一勾,变了主意。

    什么?

    不走了?

    君莫邪、原以为你是个大变态、疯子。

    可谁知你还是个三令五申的暴君!

    慕容夜心下一苦。

    怎么办、她还要装晕多久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