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就这样、昏昏沉沉的慕容夜终于被某人扛回了紫竹苑。

    一间清幽雅致的小阁楼,外带一处小花园,里面,还有她先前强行勒索来的花花草草。

    阁楼后面,一排排暗紫的竹林。

    这里、本是慕容夜最初想要逃离的地方。

    然而、这一刻、慕容夜简直要热泪盈眶了。

    终于、终于落地了。

    “噗通”

    君莫邪放下慕容夜。

    慕容夜了无支柱,一屁股坐了下去,眼前恍然无数的星星犹在打转儿。

    胸腔之中,五脏六腑像是被掏空了一般难受。

    “君莫邪嗷、你嗷你这个变态、死冰块嗷。”

    慕容夜一通干呕,临了还不忘诅咒谩骂。

    “怎么、这王府的风光,王妃莫不是还没赏够?”

    “不如、本王再陪王妃游历一遭可好?”

    君莫邪轻轻抚袖,悠闲自得地展了展略微褶皱的袖摆,冷唇轻挑,邪邪笑道。

    “君莫邪、君莫邪、愿君、莫邪!”

    “果真是一介好名字。”

    “就是不知道你母亲见你这般,会不会失望透顶呢?”

    慕容夜一边大口地呼吸着空气,一边莞唇嘲讽道。

    君莫邪、

    哼、

    眼前的男人,别说莫邪了,和“正”哪里沾半点儿边了?

    “嗯、你放开我!”

    谁料、她一言既下。

    下颌之上,一股强悍的力道传来。

    那种气势与威严,让她丝毫不怀疑来人要捏爆她的下巴。

    强迫抬眸,对上的便是一双如火似冰的凛眸。

    是的、如火似冰。

    就是这般矛盾。

    明明是一双冰彻心扉的寒眸。

    可慕容夜所感受的却是火。

    一团无边无际的怒火与疯狂。

    仿佛下一刻。

    她便会被万火炙烤而死。

    “本王的母亲、还轮不到你来议论!”

    此刻的君莫邪,寒眸如火,宛如一只发怒受伤的野兽,周身杀戾疯狂汇涌,将慕容夜死死地压制着。

    这、

    慕容夜心下一凉。

    她自然不知道先前的一言口失,自己竟无意间触及到君莫邪的逆鳞。

    此刻的君莫邪。

    血眸如魅,冰寒似冬。

    那周身凛冽盘旋的杀气。

    就连慕容夜也不由得胆寒心惊。

    眼前的男人。

    不过二十五六的模样、何以收敛如此杀气?

    这种气魄与冷凛。

    该是修炼过多少次生死波折才莞敛的?

    这个男人、强!

    无论是面对嗜情蛊的坚韧。

    还是次际杀伐天下的磅礴气势。

    均是慕容夜平生所未见。

    这一刻,慕容夜心底衍生出一股浓浓的悔意。

    这样的人,这般的危险。

    她不该试图惹恼他、挑衅他。

    因为、他和她都是同一类人。

    一样的疯狂嗜血、一样的无惧无畏。

    龙有逆鳞、触之则亡。

    先前大脑的眩晕沉重感再次袭来。

    慕容夜只觉得下颌仿佛要碎裂一般肿痛。

    就这么、死了吗?

    感受到意识越来越薄弱。

    慕容夜心下不由得泛起一股不甘与狠戾。

    前世、她刀尖舔血,最终却是一介孤家寡人。

    今生她莫名重生,喜得妹妹消息,却惨丧命于一介疯子之手。

    这样的命运、这般的戏弄,让她如何能甘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