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翌日清晨,当清冷的朝阳划过榆树叶梢。

    慕容夜方才止住马步,气喘吁吁坐至一旁。

    沉心静气,呆呆地凝望着自己掌心

    穿越了。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等奇幻之事儿竟发生在了自己身上。

    既来之,则安之吧。

    这具身体,她渐渐已经熟悉了。

    她相信,经过她不懈锤炼。

    要不了多久,便能重回往日水准。

    那时候。

    她又何必因诛杀皇系之子屈避青楼?

    清风微荡,细阳袅袅。

    隐约间还夹杂着少女的馨香。

    大海一眼便见到坐在石墩之上的少女。

    神丝幽深,笑容清浅。

    绝色的面角上晶莹连缀,随风而落。

    纤长的柔发丝丝飘扬。

    落在肩头,点在盈肢。

    褪去张扬与浮华。

    此刻的少女,温切柔和。

    颇有几分倾城佳人之彩。

    大海不由得看痴了。

    下意识回头。

    慕容夜一眼便看见身形呆立,神色复杂的大海。

    不由得轻轻莞尔,敛去眸中的柔静。

    “有事?”

    大海心中微惊。

    好敏锐的警觉性啊。

    看着渐渐掩去眸彩,风华不羁的清美面孔。

    大海一怔。

    就是这个人畜无害,恍若仙女般的女子,害的小海至今卧床不醒。

    一念至此,大海周身气息变得冷厉起来。

    “花字一号阁,姑姑找你、有事相商。”

    慕容夜点头颔首。

    拍了拍手,无视大海刻意隐露敌意。

    起身向前走去。

    “等等!”

    停身,驻步。

    慕容夜疑惑回头。

    顺着大海的目光望着。

    那是花园一角的练武场,方圆几米,并无花草覆盖。

    石臂,木桩。鞭角,长枪等。

    均错落有致地摆放一边。

    “虽然有些落伍,但现阶段还是很实用的,怎么?你一个大男人,不会这般小气吧!”

    慕容夜戏谑道,她现在迫切需要提升身体素质,也就不能过多挑剔了。

    “你是杀手?”

    回首,大海神色幽冷地望着慕容夜,沉声问。

    勾唇潋滟,慕容夜似笑非笑地回望大海,不答反问。

    “你不是吗?”

    “是。”大海豪爽点头,目光炙热地望向慕容夜。

    “上次你使诈,现在,敢不敢与我切磋一番?”

    枉怪他一身武功,尽被一介女流压制,他怎么能咽得下那口气。

    “不敢。”

    慕容夜无奈一笑,轻轻耸肩,转身,向前而去。

    “你!”

    大海没想到她这般干脆拒绝。

    情急之下转身,风掌朝着慕容夜纤瘦的后背冷抓而去。

    近在咫尺间,并无收手的意图。

    嘴角微抿,眼眸冷闪。

    慕容夜似早有预料。

    “啪!”

    掌风近身之时,慕容夜、动了。

    宛如惊天风雷,好似穹天星火。

    一手拍偏犀利掌风。

    慕容夜宛如灵活一跃。

    “别乱动哦。”

    近在咫尺间,慕容夜狡黠如狐地冷声淡笑。

    “没人告诉过你吗?杀手的招式,是用来杀人的!”

    大海悚然,他都还没看清楚她的动作,下一刻,便感觉脖间一凉。

    那里,素手清指,琼洁无瑕地指着自己。

    玉手如霜,皓腕盈泽。

    多么美妙的一双手啊。

    可惜,大海根本无从欣赏。

    因为,他发现,这葱茏玉洁的纤指上,一朵朵血色玫瑰正妖艳绽放。

    从那上面,他感受到了发自灵魂的阴冷。

    毒!

    他怎么忘记了,这女子究竟多么阴险狡猾了!

    妖魅而笑,慕容夜轻轻颔首。

    这可是她用黑色曼陀罗掺和了好几种毒药,精心雕琢数十小时而成的。

    指如利剑,血禁封魂。

    “今天我心情好,不与你计较。”

    “但,下一次,你可不会这般好运。”

    慕容夜如风轻道。

    意味深长地看着大海,轻轻收手,细细捋了捋精美的玉指,这才放心离去。

    身后,大海呆立原地,死亡的阴戾久久未散。

    深深地看着慕容夜的背影,大海由衷地打了个冷颤。

    这个女人,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

    花字一号阁。

    琉木精雕的凤纹金辉。

    锦绣飘香的妙幔帷幕。

    这琉璃阁,倒是有几分底蕴。

    推门而入,一股浓郁的胭脂花香铺面而来。

    慕容夜立即掩鼻,差点夺门而逃。

    “诶呀,丫头,你可算来了。”

    精眸一亮,凤姑一把拉住慕容夜。

    一手扬着花色绢布,朝着众多环肥燕瘦的女子热情招手。

    “来,姑娘们,咱们把刚才排练的舞蹈给夜小姐展示一遍。”

    殷勤地扶慕容夜下去,凤姑讨好笑道。

    昨夜,这丫头说有法子救她们琉璃,她尚且忧心不已。

    没想到,这丫头随手的几张画稿,不禁震惊了她。

    就连皇城那些老牌的裁缝也都惊艳不已,追着自己一个劲儿地询问。

    百花宴,服饰只是第一步。

    有了这尊仙灵,凤姑如此精明的人,岂能有不利用的理儿?

    这不,忙里急慌地唤来慕容夜,就是为了赏析她们排练已久的“凤凰于飞”。

    以前的慕容夜一直遭受虐凌。

    琉璃这些女子并不相熟。

    此时,姑娘们一见来了个比牡丹还要艳美绝色的女子,不由得好奇连连。

    “姑姑这什么时候,咱琉璃阁的下人奴婢也能入雅间了!”

    突然,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却是牡丹娇嗔成怒,神色不善地盯着慕容夜。

    昨夜她吃了个暗亏,事后她一打听,才知道,这野丫头本是凤姑钦点的琉璃头牌。

    奈何其不从,一直被禁暗室。

    不然,这琉璃阁的头牌,怎能轮到她?

    这不知怎么的,又给放了出来。

    还欺负到她牡丹红头上,骄傲如她,怎能容忍?

    “牡丹红你别忘记了,这琉璃阁,究竟谁说了算!”

    凤姑斜睨了眼那精妆美伦的女子,冷声道。

    “快点开始吧!”

    凤姑有些嫌恶道。

    慕容夜她或许会恐惧三分。

    但牡丹红,那可是自己一手调教出来的棋子。

    莫不成还想翻天?

    “姑姑”牡丹娇声道,银牙碎咬,阴冷地看向慕容夜。

    笙歌响起,奏鸣氤氲。

    敛去眸中怒火,牡丹俏然一笑。

    心中冷道,“没见识的野丫头,还想和我争?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的差距!”

    秀鬓繁花,牡丹长袖舞动,红霞绵延。

    迈着灵动的舞步,在一片绿盈团簇的女子中翩跹流转。

    精致如仙,飘摇如风。

    恍然一只桀骜九天的凤凰,堕落凡尘,寻求着爱与自由。

    周围,一种莺歌燕舞的美妙女子也都迈着轻盈舞动,聚首,婉转。

    迎合着牡丹的每一次变步。

    “噗”

    毫无征兆地,慕容夜一口茶水喷涌,好死不死地正好喷在了变步而来的牡丹身上。

    “野丫头,你找死吗?!”

    牡丹得意的笑容顷刻间尽数溃散,下一刻,狂风骤雨般娇喝道。

    “呃抱歉,抱歉啊。”

    意识到自己失态,慕容夜不好意思地挥手歉笑。

    而后,笑意一顿,挪移道。

    “只是,牡丹姐姐。你确定你跳的是凤凰于飞?那个翱翔九天,涅槃重生的凤凰,而不是一只发情的火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