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闻言、慕容夜回头,晃眼间便对上一双灿烂瀚眸。

    一头苍茫银发映着阳光熠熠生辉,晃的自己眼花。

    纤薄的唇角,挺俏的鼻梁,堪称是上帝巧夺天工的完美宠儿。

    妖孽!

    慕容夜暗自咒骂。

    君莫邪素面冰寒,可若他轻展眸宇,俊逸的面庞便是另一种绝代风情。

    比如此刻、

    他半蹲着身子,弯着腰、似笑非笑地盯着自己。

    淡漠清水的温润笑意、半疏半离的亲密距离。

    慕容夜抬头,一缕银发刚巧有意无意地垂落在自己面前,带着阳光般的温暖与男人身上那浓烈的血气方刚。

    竟让自己的心、没来由跳漏了一拍。

    她慕容夜爱美男,那是前世今生不变的原则。

    只可惜、眼前的男人,却太多危险。

    “怎么、王妃还没嫁给本王,就开始惦记着本王的王府了吗?”

    君莫邪潋唇勾笑,带着一丝邪魅看着眼前那张国容颜。

    弯如月牙的眉宇、琼似美玉的俏鼻。

    一双如精似魅的眸子令人百看不厌。

    这双眸底,隐藏了太多她未知的神秘。

    这双丽颜,也遮挡了太多她真实的面孔。

    看着面前略微出神的人儿,近距离嗅着她身上传来的点点少女芬芳,君莫邪冷眸一蹙,瞥开了目光。

    眼前的女人,看似人畜无害。

    实则危险神秘。

    目光游离,看着她吩咐下人抬走的众多花卉,君莫邪面微疑。

    那些、都是慕流川为自己缓解蛊毒细心呵护的灵药。

    本身带有剧毒。

    她、一介名门的大家闺秀,要来做什么?

    是单纯地欣赏吗?

    可她命令人搬走的、毫无例外,均带剧毒。

    难道、她本身就知道?

    君莫邪神一黯,这么说来,玉女株也是她拿走的

    “诶呀、什么惦记啊、你的不就是我的吗?”

    君莫邪瞥开目光,慕容夜也是心下一叹,微微平复了心静。

    笑颜如花,变成先前那一副邻家小妹妹的天真无邪,一手还不忘拉着君莫邪,撒娇道。

    “王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你不会这么小气,几盆花都不给我吧。”

    说着、唇角微咬,美眸烁烁地看着君莫邪。

    那模样,活脱脱像是一只受伤可怜的小兔子。

    “这些东西、本王无用、你要去也无妨,只是”

    看着慕容夜佯装的一副柔怜可依,君莫邪扬唇微笑。

    尽管知道她十成十是装的,可那一双无辜润霞的眸宇,终究还是让他狠不下心。

    “只是、本王的玉女株、你打算何时还给本王?”

    君莫邪轻轻潋眸,目光紧紧盯着慕容夜那一双灵眸。

    这些小花小草,君莫邪可以不在乎。

    毕竟、随着自己蛊毒的愈发阴戾,这些东西,早已无法缓解自己的症状。

    但那玉女株。

    却是一众邪卫不惧生死从幽冥之森寻来的旷世良药。

    “不要说你忘记了。”

    “本王可记得、那个月凄迷的夜晚,有个猖狂到不知死活的家伙,五次三番惹怒本王,你说、本王该怎么收拾她呢?”

    君莫邪渊眸微动,伸手,半笑半威胁地捏着慕容夜那纤若无骨的下巴。

    玉女株?

    原来、这是他们对于黑曼陀罗的称呼。

    慕容夜清眸流转,明亮的大眼睛“骨碌碌”地看着君莫邪。

    蓦而扬手,将手中的半块桃酥塞进了君莫邪那纤薄微冷的唇瓣间。

    戏谑勾唇,慕容夜悠然地拍了拍双手,挑眉莞尔道。

    “王爷、玉女株我是没有、不过、你府中的桃花酥甚是不错,尝尝吧”

    说着,还不忘递给君莫邪一个柔情万千的嬉笑神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