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殿下千万勿要糊涂啊、”

    “夺嫡之路的艰辛血腥,并非有如殿下想的那般简单。”

    慕容狄苦口婆心道。

    他也是近来才发现,君莫玺与东方几方家族来往密切。

    结果,一查。还真让他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

    “本宫知道了。”

    君莫笑神情略微恍惚道,有些踉跄地朝前走去。

    君莫玺、难道,你也要与我作对吗?

    想起幼时的嬉闹玩乐,君莫笑胸腔格外酸楚。

    原来、这就是生在帝王之家的悲哀。

    “殿下”

    身后,慕容狄有些担心道。

    君莫笑虽然天赋才能不及君莫邪,智慧谋略不比君莫玺,可他唯一一点是缺点亦是优点的一点便是,他是一个很念旧情的人。

    “无妨”

    君莫笑扬了扬手,朝着自己的步辇而去。

    “殿下、您那婚事”

    慕容狄欲言又止。

    说的自然是君莫笑与慕容雅的婚事。

    “一切、由狄爱卿照看便好。”

    俯身、上车。

    君莫笑这才回头,朝着慕容狄深意满满地点头。

    这句话,先然是全权由慕容狄处理的意思。

    “恭送殿下!”

    慕容狄心下一喜,连忙躬身相送。

    若慕容雅嫁入东宫,那必然也为自己的增添了一份筹码与倚仗。

    想来,也能与那云启书分庭抗礼。

    要知道、云启书的嫡女云落婉,早已是君莫笑的侧王妃了。

    “那个、那个、还有那个嗯,对统统给我搬到紫竹苑。”

    邪王府,慕容夜优哉游哉地荡起一并**,捏着下人递上来的点心,一手还忙不迭指挥着众人。

    清明透彻的一双眸子简直要欢喜若狂了。

    君莫邪这个王府,仔细看看。

    倒是还真有些奇珍异草。

    比如说状若马蹄的马蹄铃、形若流水的万花云。

    这些、不仅长相奇特,更重要的是、有剧毒。

    可惜这里竟然被当做鲜花一般供养起来,这、简直是暴殄天物啊。

    既然自己暂时不能离开邪王府,那还不如便宜了自己呢。

    “诶、记得小心一点哦。”

    “喂、那盆花,注意不要碰到她的花蕊,否则、神仙也难救你了!”

    慕容夜连忙吩咐侍卫道。

    “诶、慕容小慕容姑娘。”

    先前的老嬷嬷见慕容夜冷眸一瞥,立马改了口气道。

    “慕容姑娘,这些东西昔日都是王爷细心呵护的,我们这些下人连碰都不敢碰,除了王爷的好友慕公子外,其他人连见都不常见。可你”

    老嬷嬷一脸无奈道。

    可你这丫头竟然一下子搬走了一大半。

    “你此话这是何意?”

    慕容夜半翘起二郎腿,抿了口核桃酥,清澈如水的目光淡淡地扫向那位嬷嬷。

    “我是谁?”

    “君莫邪未来的准王妃、是也不是?”

    慕容夜挑眉微笑道。

    闻言、老嬷嬷点头。

    “我将来是要嫁给你们王爷,对也不对?”

    老嬷嬷继续点头。

    “那这王府的东西、包括你们在内,都是我的,错也不错?”

    老嬷嬷继续点头,蓦而幡醒,赶忙摇头。

    “那还费什么话?还不赶快给我搬走!”

    慕容夜语气一厉,不耐烦地挥了挥手,继续欣赏着她的美景。

    不料,一道熟悉的阴寒气息悄然而来。

    “王妃先前不说死也不嫁本王吗?怎么、这么快,就转变心意了、嗯?”

    君莫邪深蓝冰袍,悠悠地出现在慕容夜身后,勾了勾唇角,戏谑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