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清秋暗夜。

    正轩阁,彻夜灯明。

    “莫邪深秋夜凉,你确定要这般惩罚那小子?”

    晃明色油灯下,一男子赤色苍发,百媚妖娆地醉卧床榻之上。

    倾城绝代,风华万千。

    此刻,他面带微笑,琉璃般璀璨的眸子幽怨万千地看向一旁久伴烛火处理公务的俊冷男子。

    “怎么?对本王的家务事感兴趣?”

    君莫邪头也不抬,淡漠道。

    隐约间,似乎能感受到他嘴角轻轻勾起的弧度。

    “当然!”男子不假思索挑眉道,“沧源邪王,是个人,怕都想打听你的事儿。”

    “尤其是女人。哈哈哈”男子挪移笑道,戏谑勾唇。

    “不过,还别说,每每来你这府里,总觉得怪冷清的。”

    眸眼一亮,闪过万千风采,男子有些不怀好意地看向君莫邪。

    “你说你好歹也算是一个王爷,早已到了婚嫁的年龄,这府中,还没有半点女色。你看看你那两个哥哥,哪一个不是三房五妾,美女成云的?”

    “其实,只要你一声令下,莫说沧源,全天下的美女都任你挑选,可你这家伙,怎么这么多年就是不开窍呢?”

    “女人?”君莫邪冷声淡笑,“女人这种东西,就像毒药。沾之即死。”

    “倒是你,慕流川,常年花丛窜行,还是早日替自己准备好后事才是。”

    “你!”慕流川清眸一竖,听到君莫邪的诅咒,一拍桌子,心痛道。

    “君莫邪,你丫还有没有点良心。这么多年,是谁一直在帮你控制蛊毒,屡次将你从鬼门关拉回来?”

    “亏我为了你的终生大事儿,特意来邀请你参赏三日之后的百花宴。”

    “君莫邪,你的良心不会痛吗?”慕流川单手抚胸,锥心万分道。

    他本就长相阴柔,如此凝眉锁唇,幽怨神殇的模样倒是像极了女子。

    “好了。”君莫邪揉了揉眉心,似是习惯了慕流川这般魅惑之态。

    今夜、若不是慕流川今夜提起,他似乎都忘记了,他已经快而立之年了。

    府中还未有一女半子,为此,父皇早年间还替他钦定了邪王妃。

    但因他无愿,一直不了了之。

    女人啊君莫邪黯然叹息,倒不是他刻意不娶。

    只是行军多年,见识了太多的生死战乱,对于儿女情长,早已没了少年时的热忱。

    突然,一双眼眸莫名自脑海电光闪过,精润妖媚,绝色潋滟。

    君莫邪冷眸一凛,袖中的拳头不着痕迹地紧了紧。

    “谢谢你的好意。只可惜,美人温玉,本王这辈子都消遣不起。”君莫邪淡漠道,揉了揉疲惫的眼角,起身便要离开。

    “诶”慕流川一把挡在面前,饶有兴趣地看着他,“对了,昨夜那个放肆的丫头找到了没?”

    “行动果断,手段狠辣。这一点,你们倒是很像啊。”

    “怎样?她是谁?没准儿,你们日后还能凑成一段孽缘呢。”慕流川挑眉戏谑,挪移道。

    其实,对于那个神秘女子,他很是好奇。

    要不是说听君莫邪亲口所说,他怎么也想不到。

    堂堂沧源,竟然有人不仅能够从他君莫邪手上逃脱。

    还能在给他造成致命之伤后,大肆掠抢一番,施然而去。

    换做以前,绝对是想都不敢想!

    昨夜,要不是自己千钧一发之时赶到,君莫邪恐凶多吉少。

    “慕流川!”想起昨夜女子那猖狂桀骜的眸面,君莫邪周身冷气萦绕,一声冷喝,更是杀机四伏。

    “好了,好了你不喜欢听,我不说便罢。”慕流川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君莫邪一生披风斩棘,从未有过败笔。

    这一次,却折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女人手上。

    如此怒火与屈辱,冷傲如他,又岂能容忍?

    只是他那宝贝玉女株

    看着君莫邪阴郁如水的面庞,慕流川生生将话吞进了肚子。

    此刻,若他再去提醒莫邪被抢的事实。

    恐怕他连爬回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面如潭水,君莫邪沉步而出。

    开门,一眼便见到跪在门口的少年。

    脊背如枪,神色似剑。

    铮铮戾色,气势喷涌。

    “为何在此?”神色一顿,君莫邪看向如山跪立的少年。

    “邪九无能。向王爷请罪!”见到君莫邪,少年清秀的面庞闪过一抹苦涩与不甘。

    低头叩首,虔诚万分地忏悔道。

    “请罪?罪在何处?错又在哪里?”微不可见地沉了沉眸,君莫邪认真道。

    这

    邪九抬眸。不甘苦涩的眸子顿时染上一抹疑惑。

    “属下奉命追击敌寇失败,有失王爷栽培。请王爷责罚!”邪九苦涩沉声。

    闻言,君莫邪点头。

    神情淡漠。

    “这是你的罪。”

    “错又在何处?”

    君莫邪冷声喝道。

    邪九抬眸,神采几经疑惑流转,最后颓然低头。

    “属下不知恳请王爷明示。”

    “那就继续反思,等你领悟到错在何处,再去刑房领罚!”

    君莫邪暗声冷道,转身、拂袖远去。

    “诶莫邪,你怎能这么狠心?他还是个孩子,秋风夜凉,万一沾染了风寒可怎么办?”对于邪九,慕流川还是比较欣赏的。

    邪九生性阳光跳脱,行事鬼灵刁钻。

    慕流川从未见到他如此这般阴郁模样。

    别说,这样子。

    倒是与他主子有几分神似。

    “九九,你别理他。夜露深凉,回去吧。”

    看着平冷而去的君莫邪,慕流川黯然摇头,一手搭在邪九肩膀,安慰道。

    “慕公子请回,邪九正在奉命悟错。”

    邪九不动声色地将慕流川手抽离。

    目视前方,神色深远悠长。

    “你!”慕流川一口闷气堵在胸前,“你们这一对主子,怎么都这么没良心?”

    言罢、一甩秀发,愤然而去。

    远处,君莫邪轻轻叹息,心中暗道。

    邪九,宝剑磨砺,雏鹰翱翔。

    尚需不懈的历练与挫败。

    少年雄心,落寞失败。

    对你来说,何尝不是一次突破呢?

    秋夜沉沉。

    良久,正轩阁门口。

    邪九猛然跃起,爽朗大笑。

    桀骜自信的长啸划破夜空。

    “王爷!邪九知错了!”

    “下次交锋,邪九定然不会让王爷失望!”

    而后,残影略过,消失不见。

    远处,君莫邪负手而立。

    淡然清笑。

    失败不可怕。怕就怕不明白败何处。

    邪九无疑是邪卫里面最优秀的存在。

    但,这还不够。

    此行,折戟于强敌之手,他要做的。不是寻责问罪,而是奋起追逐。

    大千世界,危机绵延。

    高手,从来都不在少数。

    只有拥有一颗睿智向上的心,方能在强者如林的世界占有一席之地。

    伸手,轻轻抚在胸前,君莫邪神色幽长,寂冷凛冽。

    自己身上的毒,近年来发作得愈发频繁。

    多年来,邪卫一直徘旋在幽冥之森,损失惨重。

    千辛万苦才找到慕流川所说的克制良药、玉女株。

    可却便宜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

    冷然握拳,只要一想起那女人,念起那狡黠妖媚的眸色,不羁绝傲的淡然。屡屡瞬间让他多年来修成的清冷明睿化为乌有。

    “女人你究竟是谁?”轻然握拳。

    蓦而、君莫邪嘴角荡起一抹自信,“不急我们,还会有见面的那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