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深眸清转,薄唇微潋。

    君莫邪剑眉微柔,不着痕迹地扬起一抹笑颜。

    “君、莫、邪!”

    慕容夜黑线咬牙。

    眸底闪过一丝冷戾。

    腰间蓄力,慕容夜反手抓住君莫邪腰间的衣衫。

    用力一扯。

    双腿微挑,借着那份气力。

    慕容夜一个后空翻。

    解开了被君莫邪控制的身体。

    君莫邪勾唇清笑,俊逸清冷的棱角面没有半分的诧异。

    “咣当”

    一个后空翻,慕容夜一脚踹在衣架之上。

    翻身而起,素手朝着君莫邪而来。

    食指之上,黑宝戒熠熠生辉。

    门外

    侍卫丫鬟只听房门“呯”的一声紧闭。

    其后房间内便是一团嘈乱之声。

    众人面面相觑,悄然散去。

    不消片刻,整个紫竹林,便已恢复了幽寂冥冥。

    慕容夜翻身而去、就在手指接近君莫邪的脖颈之时。

    君莫邪、动了。

    只见他脚步微侧,手掌一翻。

    错开慕容夜手指的瞬间,一手钳制住她手腕,一手拍在她腰间。

    脚步微错,压着慕容夜跌倒在闺榻之上。

    清冷的面庞挂起一抹嬉笑微颜,君莫邪故意一手捏上那莹滑细嫩的娇颜。

    渊眸淡瞥,君莫邪似笑非笑地看了眼慕容夜手指间锋利如剑的戒指。

    邪魅一笑,调侃道。

    “爱妃,谋杀本王?难不成你想守活寡?”

    轻轻刮了刮那倾世如玉的娇颜,君莫邪如渊似水的眸子悄然划过一抹寒戾。

    先前她虎口脱险,他就奇怪

    总觉得她身上藏了什么暗器。

    次际近距离观察,才知道原本那古朴简单的黑宝戒,竟然是一枚暗器。

    尖锐似箭,可以绵延数扎。

    这要是扎下去,恐怕不死也重伤。

    君莫邪冷眸一寒。

    这个女人,果然还是这般阴狠手辣!

    “守个鬼!”

    慕容夜娇眸微怒,冷冽不甘地瞪着君莫邪。

    果然、他们就不是一个水平。

    自己所有的算计,在眼前之人这里。

    根本就是形同虚设。

    “君莫邪、你敢娶我吗?”

    被人强辗至床榻,感受着那健硕雄壮的心跳声,慕容夜也不急躁,一手淡然地收起戒剑,一手轻轻抚摸上君莫邪那张棱角分明的俊逸面庞。

    朱唇微勾,露出那皓洁如钻的贝齿。

    空灵狡黠的眸子悄然闪过一抹得意。

    “若娶了我哪天早上被人发现鼎鼎大名的王爷死在了闺榻之上,那可就贻笑大方了”

    “哦、是吗?”

    深眸微潋,君莫邪暗自勾唇,面对慕容夜明目张胆的威胁,不可置否地挑了挑那双锋利俊逸的眉宇。

    “本王还不知道爱妃竟有如此本事?”

    “不如咱们现在就试试?”

    君莫邪深眸一顿,微微一笑。

    看着荏内厉的女人,不怀好意地挑了挑唇角。

    下一刻。

    “嘶啦”

    君莫邪不由分说地一手撕裂慕容夜身上的衣衫。

    窝草?

    慕容夜顿时黑线,当即沉了沉眸。

    这一幕,像极了那个桃血情的深夜。

    她也没想到

    那个传闻中清心寡欲,宛如和尚一般的冷酷王爷,竟然这般霸道如虎。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