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水姑姑你不能放弃,走、我背着你,咱们一起走”

    玫瑰灵俏颜惨白,发纤凌乱。

    泥垢的袖衣,狼狈尽显。

    她,再也不是玫瑰亭那妖媚华丽的头牌。

    此时的她,凄凉,孤零。

    褪去往日的奢华高傲。

    看上去,却也不让人那般讨厌。

    一行清泪划过,她死死拽住水渺渺。焦急不舍的眼神愈发令人心疼。

    水渺渺,玫瑰亭的亭主。

    但她知道、实际上

    她是自己的娘亲。

    尽管、她从来没承认过。

    自己也从未求证过。

    可这等事情,玫瑰亭上上下下早就无人不知。

    只是她们。

    从未将那窗户纸捅破。

    她应该是气她吧。

    气她不认自己

    一念便是多年。

    可今夜、

    无数次的生死波折。

    却是眼前这个纤弱无依的女子屡屡挡在自己面前。

    “孩子我、我已命不久矣”

    水渺渺黯然叹息。

    柔眸贪恋地望着玫瑰灵。

    “答应我好好活下去切勿再沾惹这些红尘世俗咳咳”

    猛地,她一口鲜血喷涌出来,心口再次渗出大量魇红。

    玫瑰灵一惊。

    猛然想起先前水渺渺抱着自己跌倒的瞬间。

    原来

    “不”

    玫瑰灵哀怨长啸。

    “为什么”

    “为什么你到现在都还不肯认我,难道、我就这么让你所不耻吗?”

    蓦然,玫瑰灵娇眸怒斥地望着水渺渺,爱恨交织,所有的情绪一瞬间爆发。

    闻言、水渺渺一愣。

    苍颜凄笑。

    “傻孩子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凄凉的面庞上,划过一抹迷茫。

    “你!”

    玫瑰灵一顿心痛。

    原来、你终究是不肯认我。

    “呵呵好一处深情意浓。只可惜马上就要去见阎王了”

    如水的月中,一道黑影悄然飘落墙头。

    一双犀利冰寒的眸子似笑非笑地看着二人。

    沙哑凄迷的声音,令人难辨性别。

    “灵儿快走!”

    水渺渺娇躯一震,登时一个激灵,伸手,用尽全身力气将玫瑰灵推了出去。

    “灵儿、活下去你一直是娘亲的骄傲对不起,不够勇敢的、一直是我”

    凄然一笑,水渺渺终究没有将心中最想说的话表达出来。

    她就这么、

    静静地、

    远远地、

    看着那留恋不舍的身影。

    一个人孤独寂寞地承受着死亡

    “娘呜呜娘!”

    玫瑰灵一路狂奔,任凭风如刀割般划在面庞。

    凄声哀嚎,有些事情有些感情。

    不需要说,靠近你的时候,就明白

    玫瑰灵疲于奔命,巨大的悲剧中让她看不清来路。

    等她发现过来,自己早已跑到了北街。

    远处一众莺歌燕舞,乐器清鸣。

    她心中一颤

    琉璃阁。

    前面就是琉璃阁了。

    玫瑰灵一震,原本悲怆的心绪稍稍有些平缓。

    琉璃阁、应该是她最不想去、却不能不去的地方。

    这里,是自己最后的机会。

    玫瑰灵神一寒。

    报仇!

    她一定要亲自抓住那个人。

    娘亲的仇、她要自己报!

    一念至此,她回头,神凄迷地看了眼来路。

    留恋、不舍

    终究是狠心回头,朝着那一抹暖风楼跑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