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深夜,琉璃阁。

    “姑姑,我不明白。”大海满脸愤恨道。

    “此女子阴险狡诈,所言怕是掺假过半,留她在琉璃,恐会给我们带来危险。”

    “这我又有何不知?”凤姑也是黯然叹息。

    “可,你和小海是姑姑这世上唯一的亲人,我不敢去赌啊”

    “姑姑”大海缄默,父母早亡,是姑姑将他们兄弟拉扯到大。

    为了姑姑,为了琉璃。他情愿将自己变成冷血无情的刽子手。

    保护姑姑和小海,就是自己毕生的愿望。

    “再者说,如今皇城封禁,邪卫暗兵徘徊不断。或许还真应验了那丫头的鬼话”凤姑思索道。

    “若邪王真的遇刺。她,我们自然留不得,也暴露不得。可若邪王没有遇刺”

    凤姑抿唇而笑,“到时候,这丫头说不定会是我们的福星。”

    “姑姑这话何意?”大海疑惑。

    “大海。你啊,不要总是舞刀弄枪的,也是时候找个媳妇儿了。”凤姑神秘笑道。

    那丫头发簪凌乱,衣衫不整。

    再加上邪王玉在手。一切,不由得人想入非非。

    蓦然,凤姑黯然叹息,“百花宴啊留给我们的时间可不多了。这次,若我们再被那两家强压,这皇城,怕是无我们立足之地了。”

    但愿此行百花之行,顺风顺水吧。

    “大海你去查查那丫头的来历。”

    凤姑谨慎提醒道。

    那丫头,自然指的是慕容夜。

    “啊!野丫头,你敢打我?!”没等大海应声,一道尖锐的娇喝声刺破深夜。

    “是牡丹?!”凤姑与大海悚然大惊,朝着发声的天字一号房飞奔而去。

    “诶,美女。你倒是奇怪,我活了大半辈子,第一次见人有这般奇葩愿望的。”

    馨香缭绕,流纱轻扬,慕容夜轻轻托起女子那倾城妖媚的面庞,啧啧感慨道。

    她一觉醒来,已是深夜。不觉早已饥肠辘辘。

    这不,闻着香味儿,就来到了这儿。

    谁知道这美女异常凶狠,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打自己。

    反手,擒拿,原本想吓唬这小美女,谁知这美女骄傲蛮横道。

    “你想打我?你敢吗?你打啊,有本事就动手啊!”。

    慕容夜也是一愣,幽夜静谧,美人在怀,恐是谁也无法拒绝佳人要求吧。

    何况,她一向心善

    谁知,得愿之后的美人并不满足,杏眸烈火,恼羞成怒地盯着自己。

    诶,果真是:女人心,海底针啊。

    慕容夜摇头暗叹。

    无视女子那喷火的美眸,径直朝着珍馐玉盘而去。

    “喂野丫头,那是我的!”被打的精妙女子叫牡丹。

    此际见慕容夜这般风轻云淡,她就像是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咪。顾不得面颊上的火热,**一勾,飞身而上,显然不打算轻易放过慕容夜。

    嗯?身手不错啊。

    这青楼,倒是卧虎藏龙。

    大快朵颐中的慕容夜眸眼微动。

    “牡丹!发生了什么?”牡丹身动之时,恰逢大海火急而来。

    电光火石间,牡丹身形骤停,以身为轴,登时旋转。

    红纱翩跹,朱唇芳魅。倒是真有几分倾城之色。

    美人计?

    叼着一只鸡腿,慕容夜彻底傻了眼。

    “嘶啦!”

    顷刻间,衣袖凌乱,红纱漫天。

    女子精致的面颊尽是慌乱,纤手双肢忙不停地护住胸前那莲花碧荷肚兜,依旧掩盖不住那即将破体的一双玉兔。

    “啊”女子一声娇呼,配上那一双惊慌失措的眸子,令人心生怜悯。

    “哐牡丹?!”同一时刻,大海魁梧身形破门而入,一眼便见到衣衫破碎,明眸楚楚的牡丹。

    娇躯及地,盈盈水眸可怜兮兮地望着自己,一声“大海哥哥”更是如泣如诉,**入骨。

    “牡丹。”心神微荡,尤其是看到牡丹胸前那一团呼之欲出的柔软,小腹之间,邪火乱窜。

    “呜呜百花宴,我的百花宴啊”牡丹娇啼连连,扑进大海怀中,哭得那叫一个伤心。

    “啊锦绣罗裳。我的百花宴!”凤姑没有大海那般身手,来的较迟。

    见到那触目惊心的碎锦绣布,眼前一花,恍然昏厥。

    “姑姑嘤嘤,姑姑,牡丹没用。”见凤姑阴了面色,牡丹跪地而行,拉着凤姑的裙摆,幽怨泣道。

    “发生了什么?”凤姑厉声询问。

    阴冷极戾的目光却是看向一旁旁若无人般的慕容夜。

    “她、她是她打了我,还毁了我的衣服。”见状,牡丹回眸,一汪水眸掀起滔天怨恨,“姑姑,她一定是嫉妒我。”

    “我的百花宴这可怎么办。”牡丹掩面而泣。

    果然,她一提百花宴,凤姑的面色便愈发阴寒。

    “百花宴?”情知被人算计,慕容夜心下冷笑,不急不缓地走至那娇涕女子旁。

    “嘶啦!”

    “啊!”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下,慕容夜风轻云淡地扯下女子身上最后的荷叶肚兜。

    勾唇冷笑。

    你不就想诬陷我毁你衣服吗?

    那我就毁给你看!

    而后、蹭了蹭手,弃之如履、扔至一旁。

    抬头,慕容夜清澈明动的眸子坦然看向凤姑,“什么是百花宴?”

    牡丹傻了,大海惊了,凤姑呆滞了。

    眼前的女子,真的是那个素日里话不高声,行步细碎之人吗?

    “你”牡丹本想发火,奈何感受到身边粗喘气息的大海。

    死死地盯了慕容夜一眼,牡丹双臂护胸,逃了似遁了下去。

    “慕容夜你真当我拿你没办法吗?”凤姑阴厉的神色恍然拧出水。

    勾唇轻笑,轻然点头。

    慕容夜悠闲地坐在木椅上,神色凉凉地看着凤姑。

    “你奈我何?”

    她们是一条船上的人。

    纵然眼前女人想要反悔,她也有把握灭口之后,千里遁去。

    当然,那也会暴露了自己。

    自然,不到万不得已,她也不会自掘坟墓。

    凤眸明灭闪寂。

    良久,凤姑的神色变得温和几分。

    没错,她不敢,眼前的女子像是拥有无限底气与神秘。

    多年的感觉告诉自己,此人,万不得得罪。

    她再也不是以前那个任自己拿捏的小丫头。

    现在的她,像是洪荒女王。似是暗夜精魅。

    诡秘,神异。

    屏退大海,凤姑坐至慕容夜身前。

    悠然叹息,“我知道,牡丹刁蛮任性。此事儿怕是她多有不敬,可无论如何,你都不可毁了那件锦绣罗裳啊。”

    凤姑黯然。一脸肉痛道。

    “那件衣服,是我们打算出席百花宴的。无论做工质料,还是花色勾兑,都是我精挑细选的。如此毁了”

    “诶三日之后的百花宴,怕是来不及准备了。”

    美眸环视,凤姑有些落寞。

    “你应该知道,百花宴,是皇城三年一度的青楼大选。”

    “这十几年来,我们遭到了新起势力玫瑰亭与孔雀楼的强烈压制。此行百花,若是再次落败,我这琉璃阁,怕是要散了”

    原来如此,慕容夜了然。

    怪不得,那叫牡丹的女子听有人来,当机立断毁了衣服。

    只是,牡丹怎么也想不到,她的刻意栽赃,对慕容夜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

    “虽然我不知道百花宴对你们来说究竟有多重要,但如今我身在此地,自然不能散了这琉璃阁。”慕容夜沉眉思索道。

    “三天,只是一件衣服的话。还来得及。”慕容夜犹豫着。

    “只是,你那件所谓的锦绣罗裳。成色老气,做工拘谨。恐怕就算出席百花,也是落败的下场,如此,不破不立,毁了或许是好事儿呢。”

    说着,慕容夜自信一笑,抬头,星眸璀璨地望着凤姑,“不如,背水一战,听听我的建议可好?”

    凤姑一愣,看着慕容夜眸彩飞扬的笑容,巧笑明眸,星霞漫天。

    神色一呆,心中一动,不由得鬼使神差点头应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