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话音未落、花无情娇躯一软,随即瘫坐地上,嚎啕大哭起来。

    这么些年来,她的夜儿一直盼着有朝一日成为邪王妃。

    似乎只有那时候、她的一双女儿兴许才有活路。

    可是、唯今,为了救夜儿,她只得道出原委。

    她相信、纵然邪王再怎么铁血冷酷。

    对于自己有过婚约的妻子、应当还有一份理性与维护。

    果不其然。

    君莫邪闻言一愣。

    冷寒的眸子闪过一抹讶异。

    慕容夜、

    怪不得、他总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

    原来、这就是母妃为自己指腹为婚的女人。

    君莫邪抬头,看向那狼狈却不失颓然的猖獗女子。

    如渊的冰眸愈发暗沉。

    夜儿?

    慕容夜?

    慕流川闻言也是一震。

    原来是她?

    那个曾未出世就与莫邪定下婚约的女子

    王妃?

    难怪这女子这般狡黠敏慧。

    原来是王爷未过门的王妃。

    邪九闻言一喜。

    自家王爷的王妃终于出现了。

    而且,还是一个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女子。

    如此、倒才与文韬武略的王爷相配啊。

    邪九一脸期待,笑容异常灿烂。

    “邪、邪、邪王妃?”

    凤姑亦是花容失。

    慕容夜、是邪王妃?

    指腹为婚那等皇家密闻,她是无从知晓。

    次际骤闻,只觉得脑袋嗡然做响。

    似乎被从天而降的巨大包裹砸的头晕眼花。

    准确的是,是惊喜地不能自已。

    慕容夜身有邪王玉,这让凤姑曾一度怀疑他们的关系不简单。

    可、她万万没想到。

    慕容夜真实的身份竟是沧源未来的邪王妃!

    慕容

    莫非她是

    心念而动,凤姑猛然一惊。

    急速道。

    “大海、保护好未来王妃!”

    凤姑娇声大喝间,正巧遇上慕容夜回头。

    一双烟波浩渺的水眸。

    一张倾世天下的娇颜。

    朱唇微启,眸微润。

    眼底神间、柔态万千。

    这样的面容,这样的娇眸。

    纵然是面沉似冰的君莫邪也是不由得一呆。

    “又怎么了?”

    慕容夜猛地咬唇,妄图让自己掌握这具身体的自主权。

    可、就在自己即将成功之时。

    不知怎地。

    内心深处,一股异样的欣喜传来。

    她几乎是不受控住地转眸,看向远处那大冰块。

    这一刻、

    她仿佛灵魂出窍一般,似乎下一刻便要被挤出去。

    眸间一热,一股温热的气息划过面庞。

    眼泪?

    可她感受到的分明是欣喜若狂的满足啊。

    难道说、是喜极而泣?

    慕容夜暗惊。

    为何、看到君莫邪。

    原本身体的主人,情绪竟会是这么大的波动?

    由于她一心注意力在控制身体的主动权,因此,她并没有听到花无情的话。

    “拜托、你都已经死了”

    慕容夜终是心中无力颓叹。

    “虽不是我故意、但我既穿越而来。接了你这身子,就必然守护你的亲人。”

    慕容夜继续道。

    “你已经死了。执念也好,不甘也罢。我只知道,若你再不接受我的支配,我便会被你的昔日仇敌所杀死!”

    慕容夜心中冷道。

    她不信鬼神,可此刻身体的禁锢让她不得不信。

    但随着她一言而下。

    她感觉到,身体的熟悉感又回来了。

    有用?

    我陡然一喜,继续道。

    “从今以后,你的亲人便是我的亲人。你的仇人、亦是我的仇人!”

    “我会代你、好好活下去!”

    蓦而、她只觉得心中一空。

    身体,也悄无声息地放松了下来。

    “谢谢”

    冥冥之中,慕容夜似乎看到一个娟秀端庄的女子、清眸含笑,挥手告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