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夜儿。你快跑别管我!”

    花无情一听慕容夜说与她相换,不由得神一紧,连忙拒绝道。

    她、知道了慕容雅要除掉夜儿的计划,本是放心不下。

    谁曾想,她的夜儿,竟让老奴硬生生吃了个亏。

    而她却结结实实成了拖油**。

    可、她的劝解,慕容夜却毫不理会。

    “呯!”

    老奴一张拍在花无情后心,一手猛地一拉,将近在咫尺的慕容夜拉了过来。

    “臭丫头,上次你命大、这次我看你是插翅难飞!”

    老奴一个捏着慕容夜喉咙,咬牙切齿道。

    果然

    慕容夜心中冷笑,真正的慕容夜,就是死在他手上。

    “夜丫头!”

    突然,凤姑带着大小海,越过人群,来到舞台。

    一眼,便看见慕容夜那衣衫褴褛,苍白狼狈的模样。

    只是、她那双眸子,却是愈发得沉静闪亮。

    “大海,快救人!”

    凤姑当机立断道。

    “王爷、你、莫不是邪王?!”

    绝望的花无情偶然听见邪九唤君莫邪王爷,娇躯一震,神陡然一喜。

    若她没记错的话,沧源应该只有一位王爷。

    皇帝疼爱太子与二皇子,便让他们长年久伴宫中,不曾封王。

    唯有最小的儿子,君莫邪。很早便有府邸与封号。

    那人唤其王爷、无不唤起花无情心中那最后的希望。

    “王爷、王爷恳请王爷救救小女”

    一念至此,花无情顾不得重伤的自己,连跑带爬地朝着君莫邪过去。

    “站住!”

    邪九一剑挡在面前,厉声道。

    抬眸,君莫邪看着面前梨花带雨的女人,亦是神微惊。

    “王爷,求你救救小女”

    见被人阻拦,花无情不顾凛冽剑锋,一手握住,任凭手中渗出丝丝鲜血。

    也不忘向君莫邪求助。

    “哐啷”

    邪九也是头一次见这般不要命的,当即丢了长剑。

    这、应该是她的娘亲。

    他不想伤她。

    君莫邪自是不知邪九所想。

    冷眸微挑,他淡然风轻地看了眼远处正与老奴缠斗在一起的慕容夜。

    纤薄的唇角勾起一抹酷寒。

    “本王为什么要救她?”

    明明没那个本事儿,却赌一时之气。

    有勇无谋,难堪重任。

    要之亦无用,如此生死关他何事?

    没错,此刻的慕容夜。

    手低脚间,用的不过是简简单单的招呼,结结实实的对抗。

    如此一来,她的弱点无疑被暴露的淋漓尽致。

    其实、这本不是慕容夜本心。

    此时,身体中原本残存的慕容夜似乎在咆哮,在愤怒。

    如此她只能硬钢,赤手空拳对上老奴。

    为的,不过是尽早消弭掉这股意识。

    她自是同情原本的慕容夜。

    只是、既然现在这具身体属于她。

    那便要彻彻底底属于她!

    慕容夜眸底一深,闪过一丝冷冽。

    “因为因为”

    花无情娇颜含泪,欲言又止地看着君莫邪,回眸,痛惜怜爱地望着慕容夜。

    在她嘴角再次溢出一丝鲜血,终于,花无情明眸一闭,咬牙绝望道。

    “因为她是慕容夜、是你的邪王妃!”

    一句落下,花无情仿佛用尽所有的力气。

    她知道,她这一句对于她的夜儿代表了什么

    她、最后竟然是她,终结了她夜儿十几年来的梦想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