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住手!”

    “叮!”

    慕容夜娇声大喝,出言的瞬间,右腕一抖,锁龙索爆裂而去。

    “呯!”

    另一只手迅速打偏锁龙索,老奴阴骘的眸子再次闪过一抹惊愕。

    他以为他够快。

    胸口之上,一个隐约的血点却很明显。

    似乎刚才,差一点,死的便是他。

    “怎么现在认识了?”

    老奴阴惨而笑,讥讽道。

    “拿一个女人当筹码,你倒是越来越让我吃惊了”

    慕容夜暗眸冷瞥,一双眸子彻底幽深如渊,汇起滔天杀意。

    母亲

    原来,那种乳恋般的依赖竟是来自血浓于水的感情。

    慕容夜心中一热。

    母亲、

    多么一个伟大温暖的字眼。

    前一生,她孤苦无依,备受欺凌。

    这一世,她异世重生。

    母亲、她曾无数次可望却不可及的字眼。

    现在竟然清清楚楚地站在了自己面前。

    看着面前那娇弱惶恐的女子。

    慕容夜无言润了双眸。

    那是这具身子发自深心的感情。

    也就是此刻、慕容夜一双暗眸彻底疯狂,一抹血悄然划过。

    既然是她母亲。

    她慕容夜的人、她倒要看看,谁敢动!

    “慕容夜、你若要想她活命,就把你手中的盒子扔掉!”

    “我数三下,不然你就准备替她收尸吧!”

    老奴潋眸深笑,威胁道。

    “呵呵不用三秒!”

    慕容夜轻轻一笑,眼都不眨地将手中的至尊石盒抛了出去。

    那弧线,无巧不巧正好飞向邪九。

    慕容夜

    真好、

    原来,这具身体原本的名字也叫做慕容夜。

    慕容夜?

    君莫邪闻声一顿。

    这个名字好熟悉。

    似乎、曾在哪里听过。

    “怎么样,这下可以放人了吧?”

    慕容夜恍若轻松的拍了拍手,仿佛那价值连城的至尊石根本不值一提。

    “还不行”

    老奴也没料到慕容夜这么干脆。

    那可是千年难遇的旷世奇宝啊。

    “你这个臭丫头诡计多端,我怎知你又在耍什么手段。”

    老奴阴眸一暗、咧嘴笑道。

    “若我没猜错,你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我。”

    “如此、用我交换我娘亲,着买卖可算合理?”

    慕容夜气定神闲地看着老奴,眸眼微眯,思索道。

    “好!”

    老奴亦是警惕地扫视慕容夜许久,这才同意。

    “好胆识!”

    白衣男子蓦然开口,由衷赞赏道。

    闻言,君莫邪亦自点头。

    其实、他们刚才赌的便是慕容夜手中的至尊石。

    赌的便是如风与邪九谁先抢到至尊石。

    输的一方、自动消失。

    而方才慕容夜随手一扔,则致使如风与邪九等人再次开战。

    只是、这一次。

    是如风抢,邪九守。

    显然,先前慕容夜在某种程度上帮了君莫邪。

    “君莫邪、这次,我输了”

    “我们、来日再会!”

    白衣男子清然一笑,一声长啸,原本与邪王卫交战的一方纷纷停手,退至其身后。

    随后,白衣男子轻然挥袖,决然而去。

    “王爷”

    “我们、就这样放他们走了?”

    邪九抱着至尊盒,亦是气喘吁吁地闪身而来。

    “不急”

    君莫邪冷眸微深,沉声道。

    “他们在沧源一定有接应者,若不除去这些人,沧源。永远不太平!”

    言罢,君莫邪神一戾,眸底悄然划过一抹暗。

    “另外,那些乱徒,你去处理!”

    “是!”邪九恭然领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