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闻言、邪九与如风双双回头,尽是咬牙切齿地看向慕容夜。

    这个女人、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喂、这位小兄弟。麻烦带我一起下去”

    如风身形忽闪,率先而去。

    邪九亦是轻功尽展、欲追而去。

    不料,慕容夜却是笑颜如花凑了过来、晶亮的眸子尽是潋滟笑意。

    邪九一滞。

    这个女人的笑容,似乎带着致命的诱惑力。

    “小姐姐,你刚才怎么上来的。别告诉我、你现在下不去了?”

    唇角微勾,邪九有意调笑道。

    “我赶时间、你就说带不带”

    递给对方一个白眼,慕容夜理直气壮道。

    她的锁龙索,只能攀登高峰。

    对于低谷,却没什么用场了。

    “呯!”

    百花宴宴场,此刻完全混作一团。

    驻地的官兵闻讯赶来,不多久,便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群蒙面黑衣人。

    他们冲入人群,就是一顿无差别的杀戮。

    无论男女老少。

    无论高低贵贱。

    他们的眼里,只有血腥与杀戮。

    君莫邪剑锋流转、一边对付着白衣男子。

    一边观察着那陡然出现的第三方势力。

    简简单单的手法。

    干干脆脆的杀戮。

    这、

    应该不会是白衣男子。

    那么

    应该是他那两位皇兄做的好事儿了!

    君莫邪心下一寒。

    冰渊的眸子悄然略过一丝失望与决绝。

    “呯!”

    就在此时、一道巨响从楼上发出。

    紧接着,一抹黑衣间不容发地狼狈跃出。

    其后、如风凛剑狂追。

    再其后,邪九一手执剑,一手轻揽慕容夜翩跹而来。

    这一幕,惊得君莫邪与白衣男子双双一震。

    面上尽是一抹难以置信的神情。

    还好、她没事儿。

    重伤脱力的慕流川见慕容夜次际无事,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他在那儿!”

    脚步微停,慕容夜眼尖地指着一个方向娇喝道。

    一手还不忘护住怀中的至尊石。

    一副小心谨慎的样子。

    原来如此。

    君莫邪心中一动,看着慕容夜那驱狼吞虎的得意模样,嘴角不经意勾起一抹笑容。

    “沧源邪王,果然身手不凡。”

    白衣男子身形微震,身形后退一步半。

    君莫邪挑唇微笑。

    “星宇神算子,亦非浪得虚名。”

    闻言,白衣男子神漠然,没承认、亦没拒绝。

    “如此缠斗下去,恐也难分胜负,不如我们赌一把如何?”

    白衣男子温煦出声,剑芒尽数收敛,看上去宛如一介和煦温婉的白衣书生。

    “如何一个赌法?”

    君莫邪亦收剑而立,神淡漠道。

    他虽然略胜其一筹,但并没有十足的把握留下对方,如此兵不血刃,方才最佳。

    “就赌她!”

    白衣男子清然淡笑,明亮的眸子却是悄然飘转向不远处正在组织围堵老奴的慕容夜。

    慕容夜振臂高呼、随着邪九等人不消片刻便狼狈重伤的老奴团团围住。

    笑意如水,看向老奴的神宛如在看一介死人。

    只是、她怎么也没想到。

    自己莫名其妙竟然成了别人赌博的对象。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