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情知不好。慕容夜手腕一翻,断匕闪电般朝着大海暴射而去,猛然屈腿,猝然用力。踢向呆愣中女人。

    来不及急呼,女人一个身形不稳,扑向面前铡刀,吓得神魂俱散。

    好阴险的女子!大海神色一凛。

    轻咬唇角,慕容夜身形暴退,仙足踏椅而起,一个回旋侧踢,墙上飒飒而响,银光纷纷掉落。

    眼底暗茫涌动,以身为轴,慕容夜足尖一点,一把冰冷长剑“嗖”得一声,以一道诡异的弧线扎进一人心窝。

    顺势低头,双脚前后一屈,在地上划过一道完美弧度,翻然跃起,手腕速转,银光乍动。众人心下一寒,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人便无力地向前倒去。

    顷刻间,地上便横七竖八地躺了数十道尸体,一击命中,绝无生息!

    虽然手段过于残忍,但慕容夜知道。为了掩人耳目,这些人,留不得。

    慕容夜,二十一世纪有着“阎罗夜”之称的杀手之王,在这个陌生世界,第一次,展露自己的锋芒。

    接连爆发,慕容夜的体力很快枯竭,疲惫的四肢酸肿难耐,显然自己有些超负荷发挥了。

    翻转落地,慕容夜的身形明显有些虚浮,脚步微晃。紧咬舌尖,借着痛楚,慕容夜清醒了几分,身形猛地一偏,右手在怀中一摸,左手间不容发地对上身后的凛冽掌风。

    两相对峙,慕容夜只感觉自己是撞上了一座大山,喉咙一甜,巨大的反震力直接将自己抛飞出去。

    神色一暗,几乎在被掀飞的瞬间,右手凛动,一缕黑芒被她毫不犹豫地甩了出去。

    “哼!”大海暴然怒喝,追击而来。铜铃般的凶眸一片冷寒,好狠毒的女子,不过数息之间,十几条人命就这般命丧黄泉。

    纵然是他都不免心惊胆颤,而面前的女子,却是那般风轻云淡。

    她,就像是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杀神,从容淡定,冷血无情。

    又像一条神秘莫测的美女蛇,妖艳毒辣,诡异多端。

    这个女子,留不得!

    电光火石间,大海心下定计,石拳紧握,朝着慕容夜挥斥而来,豁然凛寒,没有半分的怜香惜玉。

    “呯!”余光瞥到一抹黑芒,大海立掌一劈,黑芒顿时一分为二。

    心下冷笑,双拳齐出,朝着慕容夜暴轰而去。

    以至于丝毫没注意到朝着小海而去的半截花枝

    “嘿”伸手,拭去嘴角的血丝,慕容夜勾唇莞尔,原本苍白的俏脸顿时多了几分妖异。

    “啊”突然,小海与姑姑的惨叫声迭起。

    大海瞬时回眸,看到的便是胸前一团乌黑,生死不明的小海。

    毒?!

    双拳猛然微侧,瞬时自慕容夜双鬓划过,生生击在她身后的墙壁上,刹那间,坍塌震动,裂痕陡生。

    “解药呢?”变拳为抓,大海猛地掐住女子,目眦欲裂地看着面前巧笑嫣然的女子,突然觉得脊背发寒。

    这个女子,端得是诡异莫测!

    “放心,他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淡淡挑眉,对上大海杀人般的目光,慕容夜欣然一笑,傲然扬了扬眸,“当然,前提是,我活着!”

    “黑色曼陀罗,又名地狱之花,剧毒之首。七天之后,若没有我的解药,他便会全身溃烂而死。”

    “对了,不要试图自救,中了曼陀罗之毒的人,错服解药,可是会加剧毒性的蔓延,不信的话,你们大可一试!”

    说罢,慕容夜悠然摸了摸肚皮,“换个地方聊聊吧我饿了”

    琉璃阁,一间奢华雅阁,此刻檀香萦绕,佳肴丰盛。

    “这玩意儿代表了什么?”咬着鸡腿,慕容夜随手把玩着手中的玉佩,疑惑道。

    这玉佩某种意义上代表了那男人的身份。

    闻言,对面雅座的雍容女人蓦然一愣,诧异道。

    “沧源国土,敢以“邪”字命名的,除了那位,还能有谁?”

    “那位?”慕容夜秀眉一蹙,“哪位?来头很大吗?”

    “邪王啊你连他都不知道?”

    女人疑惑,压低了声道。“那你哪儿来的玉佩?”此刻,女人看向慕容夜的神色越发奇异,不过消失了几天,人还是那个人,气质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以前的慕容夜乖巧温柔,连一只鸡都惧怕不已。

    怎会是眼前眨眼间屠灭数十人的女子?

    若非亲眼所见,她还真以为白话瞎谈。

    “捡的。”扯下一只鸡翅,慕容夜头也不抬道。

    “捡的?”女人显然不信,凑上前来,神色闪烁道。

    “你老实说,我凤姑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好歹活了数十年,什么风浪没见过?邪王的东西,平白无故,是你说捡就能捡的?”面色阴沉,凤姑显然认为慕容夜在耍她。

    换做以往,她早就皮鞭伺候了。

    可现在,她却不敢。

    先前的交锋,她清楚见识到了这女人的雷霆手腕。连大海都没能留下她。

    这样的人,无法杀之,最好敬而远之。

    况且,她手上还握着小海的命。

    “邪王是谁?”见凤姑说得那般严肃,慕容夜这才放下鸡翅,略微正经地看向她。

    “君莫邪!沧源国三皇子。”

    “四岁习武,六岁擎苍。八岁大败匈奴,尊封邪王。此后,攻无不克战无不胜。文韬武略,绝代无双,不仅是万千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更是沧源国威名赫赫的守护神。”

    “你你竟一无所知?”凤姑神色炙热自语道,蓦而一惊,活见鬼一般看向慕容夜。

    她琉璃阁向来只谈交易,不问出处。换句话说,慕容夜当初也是她买回来的,对其并无了解。

    “原来如此”慕容夜眯眼一笑。一代英王啊,怪不得,有硬撼蛊毒的毅力。这换作自己想都不敢想。

    “那这”精眸婉转,凤姑欲言又止地望着慕容夜手中的饰龙玉佩。

    “捡的。”随手将玉佩撂给凤姑,露出一抹人畜无害的微笑。

    “路上巧遇人遇刺身亡,见玉佩做工不错,就顺手拿来玩玩喽。至于你口中的神仙王爷,此刻估计早死了。”

    精血爆裂而亡,死的透透的,心中,慕容夜暗道。

    “遇刺?”凤姑闻言冷笑,摆了摆手,一脸不信。

    “丫头,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邪王是谁?那可是千军万马取敌首级,泰山崩散不改面色之人。你说他在自己地盘被刺身亡,根本就是天方夜谭!”

    “罢了罢了,你不想说,我便不问。但我丑话说在前面,我只留你七日,七日之后,倘若未能解除小海身上的毒,到时候,你插翅难逃!”凤姑悄然威胁道。

    说罢,甩袖而去。

    慕容夜心下低笑,面上却是坦然无波,状似自语道,“对了,差点忘记了,邪王遇刺。我也是机缘巧合得到了玉佩。嗯若是这件事儿被有心人知道了会不会怀疑我是刺客啊”

    慕容夜单手撑起脑袋,陷入思忖,“可要是我被诬陷成了刺客,那抓我回来的人是不是帮凶呢?还是说,这整个琉璃阁”

    欲言又止,慕容夜看着瞬间僵硬的身影,情知目的已经达到,至少,接下来的一段时间,她是安全的。

    她们,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皇城,邪王府。

    君莫邪陡然一个激灵,冷敏的目光环视四周。

    良久,不由得暗自纳闷,蛊毒既然已被慕流川暂时压制了,为何会骤然脊背发冷?君莫邪神色微凝,一股不好的预感自心底油然而生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