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呯!”

    慕容夜一个翻身,堪堪翻过百花宫的围栏。

    一声巨响、无力从栏杆上滑落。

    “呼”

    终于获得了一丝喘息的机会。

    慕容夜心下微松,朝身后望去,嘴角不禁勾起一抹微笑。

    很好、追来了。

    “咻!”

    “什么人?”

    她刚松口气,脖颈之间一凉,一把长剑硬生生顶在了动脉。

    轻轻回眸,慕容夜这才看清房间全貌。

    锦罗布绣,玉桌金盏。

    原本通明奢华的房间此刻一片狼藉,剑影交错,血肉横飞。

    一切,都因突然出现的慕容夜静寂了下来。

    呃

    虚汗直下,慕容夜看着眼前剑拔弩张的两方势力,脑袋再次一大。

    体力的急剧下降,也使她的判断出了偏差。

    刚出虎穴,又入狼窝。

    慕容夜似乎已经习惯这样魔性的命运了。

    急促喘息,一边让自己快速恢复体力,一边神丝流转。

    房子里,清晰地分两股势力。

    一方面罩黑衣,说不出的诡异神秘。

    一方银面冷衫,周身尽是肃杀气息。

    “不、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闯进来的。”

    慕容夜苍白一笑,尴尬地挥了挥手。

    “我这就走、你们继续,继续啊。”

    嘿嘿一笑,慕容夜将装傻充愣发挥到了极限。

    如风神一动,认出了慕容夜。

    先前公子对她的评价很高。似乎还有结交的意图。

    可、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个愚蠢柔弱的女子。

    “是她?”

    邪九笑容一扬,也认出了慕容夜。

    周身疲惫、却还不忘审时度势。

    眼前的女人,的确有让王爷上心的资本。

    只是、接下来呢?

    邪九笑容一动,他感觉到,一股强悍的肃杀气息愈发靠近了。

    目标,显然是她。

    挥了挥莲臂,慕容夜挣扎起身,就欲要走人。

    “呯!”

    身后,一道巨响传来。

    慕容夜想都没想,朝着侧面扑了过去。

    “嘶啦!”

    脊背一凉,纤华的羽衣顿时染上几抹血痕。

    “哐啷!”

    眉角一皱,后背传来一阵火热。

    慕容夜心下大汗,若是再晚一点,岂不是小命呜呼了?

    侧身一翻,她便要潜逃而去。

    却闻一声瓷器玉响。

    凝眸一定。

    原来,她先前慌忙之间,竟然打翻了那锦绣托盘。

    托盘自桌角滑落,落地之后,呯然乍裂。

    玉荧横飞,一片狼藉。

    无论是葱茏莹翠的青茏雪貂,亦或是纯美精致的玲珑童子。

    此刻都是悉数落地,玉片横飞。

    这、完了。

    价值连城的宝贝就这样被她毁了?

    慕容夜一片颓然,抬眸,看向两派神不安的杀手。

    均是一副神情紧张的模样。

    糟糕!

    他们果然是为百花彩头而来的。

    “桀桀臭丫头、这下,你可逃不了了。”

    老奴冷冷道,身形一跃,手臂利剑朝着慕容夜一挥而去。

    “哐!”

    猛地偏身,试图躲开剑刃。

    可下一刻,两道身影一闪,率先挡在了自己面前。

    两人双剑,一左一右地挡在慕容夜面前。

    什么情况?

    慕容夜可不相信自己的有这么大的魅力,被人英雄救美。

    低头垂眸,一堆错落纷杂的玉片中,慕容夜很快发现一个暗金的小盒子。

    那是、至尊石?

    自己试图躲开老奴的剑锋,这样一来。

    剑锋便彻底落在了装有至尊石的盒子上。

    这么说来,这两方杀手的真正意图是至尊石?

    心念至此,慕容夜明眸一荡,闪过一丝狡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