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女人?

    一剑挑开白衣男子的锋芒,君莫邪侧眸冷瞥。

    触目皆是慕容夜慌忙逃窜的模样。

    虽狼狈,仓惶。

    但也不难看出她的机敏,睿智。

    女人,你倒是越发让本王好奇了。

    君莫邪心下暗叹,影随身动,朝着慕容夜而去。

    你的命。是我的!

    “哦?邪王这是要去哪儿?”

    白衣剑客亦不是什么简单之辈,虽受到执剑君莫邪的短暂压制。

    他也依旧没有放弃心中的执念。

    斜眼淡淡瞥了眼翻腾滚动的慕容夜,白衣男子清润的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名震四海的君莫邪、很难看你如此对一个女子这般上心呢”

    “龙千翊、”

    遭受阻挠,君莫邪剑身凛动,英气逼人的寒眸赫然爆发一股磅礴威严。

    神冷寒道。

    “不用你提醒本王你的存在!”

    周身气息一裂,君莫邪扬手就是剑花水月。

    另一边。

    “小美人、我挡着,你先走!”

    慕流川后一步追上慕容夜。

    毫不犹豫地挡在慕容夜面前,徒手便朝着老奴风行动去。

    邪魅俊逸的眉宇间没有丝毫的畏惧与不甘。

    男人,生来就是守护女人的!

    尤其是、漂亮的美人。

    心底之间,慕流川如是安慰道。

    “嚯。”

    慕容夜就地翻滚,面对着眼前这尊技术手法堪称绝艳的杀手。

    此刻的她,除了逃,还是逃!

    可,当一抹俊逸宽阔的人影挡在自己面前之时。

    她亦是惊了。

    为什么?

    上一世,她雷厉风行,来去如风。

    没有同伴。

    没有朋友。

    唯一的亲人,终也因她埋土黄沙。

    而现在、一个妖媚到骚包的男人却毅然决然地挡在了自己面前。

    “真傻”

    若是以前,她定会这般不屑嘲讽。

    可此刻不知是不是受原本这具身体的影响。

    她,竟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愚蠢!”

    抿唇淡笑,慕容夜清润的眸底荡起一抹柔波。

    那人的目标是自己、那么,只要自己离开,想必那傻缺也不会有生命运危险吧。

    心念微动,慕容夜屈腿硬拉,从地面爬起。

    艰难地抬起右腕。

    按下龙头。

    下一刻。

    “嗖!”

    轻微的震荡声响起,却是锁龙索出手,攀附上了百花宫的围栏。

    回眸、空灵的眸子挑过一抹桀骜。

    “老贼,你老娘我的命、就在这里,有本事,就来拿吧!”

    勾唇莞尔。

    下一刻,她“嗖”得一声,宛如火箭般暴射而去。

    轻功?

    老奴一脸震惊。

    他自然看不清那细如蛛丝的锁龙索。

    一时间被慕容夜的行为所震撼。

    “啪!”

    手背一勾。

    老奴反手击飞迎面而来的慕流川,嘴角勾起一抹阴寒。

    有意思,合着这小丫头一直是扮猪吃老虎的主儿啊。

    对于慕流川,他不过是用了三分力将其击飞罢了。

    小姐心慕君莫邪。

    而这慕流川又是君莫邪的心腹好友,若是真有什么三长两短。

    日后,怕不不好交代。

    臭丫头,这一次,你可不会这么好运了!

    老奴鹰眸一寒,朝着慕容夜的方向追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