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女人、该是有多不怕死?

    沧源邪王、天下人只知道他威名赫赫,战功累累。

    可谁知道这家伙私底下其实是一个极为计较、记仇之人。

    如此大庭广众之下挑衅于他。

    慕流川实在难以想象慕容夜的悲惨下场。

    “流川、风流剑借本王一用。”

    果然、

    君莫邪寒眸冷动,久久地凝视着那宛如灵猫的女人。

    冷唇一勾,牵起一抹灼灼笑意。

    宛如初冬的阳光,温润淡漠。

    可慕容夜却由衷地感觉到了威胁。

    那感觉、就像是被一条千年冰蟒盯上了一般。

    “唰!”

    局势情危,慕流川也不多话,手抚腰带,侧身微转。

    一把莹润如玉的软剑由曲而直,射进慕流川掌中。

    随即、被其一甩。

    剑身朝着君莫邪射出。

    一切看似复杂,其实不过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

    而一旁装傻充楞的慕容夜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

    趁着慕流川转身的刹那。

    她扭身就是一计砍掌、劈在对方的昏穴上。

    只可惜、因为双方身高及气力之差,慕容夜并未致其昏厥。

    只让其出现了半刻的眩晕。

    即便如此、她已经很知足了。

    她虽然不会什么轻功,可右腕有锁龙索在手、潜逃而去不成问题。

    “你”

    慕流川一急,一手摸着后颈,一边忙控制身法穷追而去。

    嘿嘿、小帅哥、再见了!

    勾唇抿笑,慕容夜看准一处着陆点,右腕一抖,便欲触发锁龙索。

    可、下一刻。

    她俏颜一白,就地一滚。

    干净利落地一个翻滚后,神冷冽地看向自己先前的方向。

    地板尽数龟裂、三道利刃深深插了进去,将自己先前的位置一分为三。

    深眸一寒。

    若非自己快了一步,现在、岂不是要与那破碎的泥土为伍了?

    “嗯?”

    来人亦发出一声惊疑,显然没料到慕容夜有这般身手。

    “你是谁?”

    抬头、慕容夜静漠如水地看着来人。

    今天到底什么日子?

    先是遇到往日旧敌、后再遇神秘人的刺杀。

    她的运气未免也太好了吧。

    慕容夜神眸冷眯,抬眼望去。

    触目所及是一片茫茫黑。

    嗜骨、无情。

    一袭宽大的黑袍将来人裹得严丝合缝,看不出些许身形。

    半掩下颌,只露出那一双如鹰似箭的浑浊双眸。

    手掌之上,三道利刃寒光凛冽。

    先前的破坏,正是他手上的武器所致。

    “要你命的人!”

    浑浊的眸底闪过一抹诧异。

    来人也不多话,脚影幻灭,腕掌冷动,朝着慕容夜再次猛然而去。

    苍老喑哑的声音,听不出他些许的情绪。

    “是你?”

    素手拍面,慕容夜扬脚一勾,生生错开来人钩爪的锋芒。

    翻身而起,慕容夜清眸微眯、仔细地打量着来人,似笑非笑道。

    纵然眼睛会骗人,可灵魂的震慑不会有假。

    神魂俱栗。

    带给她这种感觉的人,除了那对主仆,再无其他了。

    慕容夜心中一动,莲步不停。

    若不是她有前世丰富的作战经验,此刻定然魂飞冥冥了。

    可饶是如此,也不能冲淡她憋屈愤懑的情绪。

    上一辈子,自己何曾这般手足无措过?

    心念如此,慕容夜手脚依旧没有半分大意。

    依她现在的能力。

    硬刚是不行的。

    如此只能智取了。

    清眸幻动,慕容夜瞥了眼上三层的百花宫,不由得淡眸轻笑,计上心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