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滚开!”

    一脚踢开花无情,慕容雅花容阴怒。

    “一介贱婢、凭什么你们都这般宠爱她?”

    “爹爹如此、你也这般!”

    慕容雅阴面寒冷,心下自嘲。

    “既然如此她、只有死!”

    蓦而神一冷,肃然道。

    “老奴、这一次,不容失手!”

    “明白吗?”

    “暮流川!你放开我!”

    另一边,对于潜在危险毫不知情的慕容夜与慕流川手脚撕扯、纠缠不清。

    “小美人、你要乖一点啊。”

    慕流川翩翩君子之貌,笑意温润浅魅地看着慕容夜。

    “实在不是我不想放你走。”

    可、你走了。

    等待我的、何止是地狱呢?

    慕流川心下暗道。

    再加上他对慕容夜的身份的几许猜测。

    若他所料不假、玉女株应该就在她手里吧。

    “小美人、你若把玉女株还给我、我便考虑放你走,如何?”

    压低了笑意,慕流川抿唇呢喃道。

    “玉女株?”

    慕容夜闻言一愣、错愕斐然地扫了眼面前俊逸妖媚之人。

    “玉女株?我还玉女心经呢?”

    “你以为你小龙女吗?”

    慕容夜不屑瞥唇,眸光环视。

    慕流川身手不算绝高,可轻功犹在大海之上。

    如此、一直缠着自己,也不是一个办法。

    怎么办呢?

    她可不能落在那千年美冰手上。

    “呯!”

    二人挣扎时,白衣男子与君莫邪的缠斗也愈发激烈。

    从一开始的试探、变成最后的步步紧逼。

    “呯!”的一声、剑芒凛动。

    君莫邪清掌挥动,重重地拍在白衣男子的冷剑上。

    四眸俱震、身形暴退。

    分庭抗礼的俩人,旗鼓相当的实力。

    只是,君莫邪手无寸铁、亦将白衣男子生生逼迫至此。

    按理说,君莫邪算是略高一筹。

    可、慕容夜自然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

    在她看来、君莫邪步伐紊乱,气息不匀。

    再加上暴退数步。

    这样、双方纠缠下去。

    白衣男子还是极有希望的。

    如此

    慕容夜清眸微喜,朱唇一勾。

    扬起皓洁凝雪的莲臂,振臂欢呼道。

    “龙公子威武!龙公子最帅!”

    “光天化日、强抢民女啦公子救我、呜呜救我”

    慕容夜喜忧参半,可怜兮兮道。

    心里却一个劲儿叫嚣着。

    打死他、打死他!

    双臂微扬。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和白衣男子是旧相识。

    额

    然而、话音未落。

    慕容夜便感觉到两道阴寒暴虐的气息迎面扑来。

    一道来自于君莫邪那淡漠清寒的戾眸。

    一道来源那白衣男子银面下的冰颜。

    一样的冰寒彻骨。

    一样的窒人颤栗。

    慕容夜顿时尴尬。

    她说错了什么吗?

    那块千年寒冰不就是叫那人龙千翊吗?

    怎么她一开口,原本针锋相对的两人竟默契的将矛头对准了她?

    “咳咳”

    “那个、两位帅哥、你们继续、继续啊。就当我、不存在、不存在”

    被两道至尊肃杀的气息锁定着,慕容夜倍感压抑。

    俏脸一白,她连忙挥动着小手干笑道。

    这一刻、彻底将墙头草演绎到了极致。

    没办法、人在房檐下,不得不低头。

    自身的实力还达不到她撒泼耍横、猖獗无阻的地步。

    “咕咚”

    一旁亲眼目睹这一切的慕流川喉咙微动,俊眸凸出,震惊到了无以复加。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