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夜彻底傻眼。

    为什么?

    那个一只脚踏进阎王殿、被她断定的必死之人。

    此刻为何能淡漠如风地站在自己面前。

    这般俊逸飘淡、

    这般高贵冷然。

    世界真小!

    慕容夜简直有种想要咬死自己的冲动。

    合着还是她死皮赖脸地趴了上来?

    慕容夜紧张低头、努力削弱着自己的存在感。

    嗯

    那个那件事儿都过去那么久了。

    人家也不一定记得吧。

    何况自己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儿吧。

    慕容夜偷偷瞄了眼君莫邪、心下暗道。

    指不定人家早就忘记那件事儿了。

    抱着万分之一的机会。

    慕容夜紧绷笑容、

    手脚一点一滴地从君莫邪身上扒拉下来。

    “呼”

    慕容夜轻轻舒了口气、

    就在她断定对方不认识她的时候。

    突然、一道冰寒如渊的气息瞬间将自己锁定。

    身形一闪、君莫邪一把握住倒飞而回的玉佩。

    一边伸手、将逃离而去的慕容夜拉了回来。

    冷唇微勾、飘然荡起一抹冷魅笑颜。

    寒眸凛闪、带起一抹志在必得的戏谑。

    君莫邪薄唇微翘、淡笑道。

    “女人、好久不见了本王的锦袍、可还穿得习惯?”

    慕容夜只感腰间一紧。

    整个人便不受控制地再次跌了回去。

    “呯!”

    君莫邪虽说是在笑、

    可再次撞上那健硕宽阔的胸膛。

    慕容夜心下一寒。

    明明还是金秋十月。

    可她却觉得格外寒冷。

    空气中、仿佛氲荡着冰寒千年的冷气、郁郁不散。

    没来由的、

    慕容夜娇躯一抖、深深打了个寒颤。

    感受着近在咫尺的笑意慵懒。

    倾听着那磅礴有力的心跳声。

    她原本静寂无波的心。

    彻底被搅地天翻地覆。

    糟糕!

    被发现了!

    银牙碎咬、慕容夜只要一想起当初那个夜晚。

    那个中了自己秘术、被自己全身剥光之人。

    被自己羞辱、被自己调戏。

    还被自己尽数掠夺的人

    光是想想、她的身体就止不住地打着冷颤。

    她怎么也没想到。

    生平第一次、她慕容夜也有阴沟翻船的时候

    君莫邪、

    他刚才那句话、已经足够说明太多问题。

    他没死、亦没忘。

    似乎、还一直在寻找着自己。

    这一刻、慕容夜简直悔青了肠子。

    后悔参加百花宴、

    更后悔卷入这一系列是是非非。

    怎么办?

    悔虽悔、但事已至此,慕容夜清楚地知道。

    自己、必须立即脱身!

    眸眼清转,慕容夜神丝机敏地四周环视、试图找到新的突破口。

    “君莫邪”

    看着到手的玉佩不翼而飞。

    白衣男子眸眼一顿,一掌劈向慕流川。

    身形微侧,淡漠如风地看着面前冷然似渊的男子。

    抿唇淡笑。

    “你终于肯现身了?”

    白衣人不哀不怨、语气平缓道。

    邪王玉、君莫邪的东西若是这么简单就能到手,那就不是他君莫邪了。

    “名震星宇的皇子莅临我沧源、我礼当尽地主之谊。”

    君莫邪清笑淡然,微扬的唇角看不到他些许的异样。

    “怎么、声名远播的龙千翊、难道要带着这一副虚假银面与本王相见?”

    一旁的慕流川受击暴退。

    如仙似画的面庞一白,一抹血迹丝丝渗了出来。

    诶、

    常年流连花丛、除了轻功了得。

    其他的本领,还真的只能算是花拳绣腿。

    “哈哈邪王说笑了。”

    白衣男子朗声大笑,神不改。

    “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龙千翊。”

    “在下、自小面容丑陋。恐难以见人。”

    “久闻邪王智武双全。今日、可否赐教?”

    长剑微扬,白衣男子静止如松,冷声戾道。

    “哈哈”

    君莫邪亦仰头大笑,畅快道。

    “曾闻星宇有位文韬武略的神算子。”

    “看来,今日、本王是不得不领教一番了?”

    “流川、看好她!”

    君莫邪深眸微氲,身形一动。

    周身的气息瞬间变得冰寒彻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