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发、发生了什么?”

    看着深深嵌进地板的匕首,凤姑身躯一颤,唇角哆嗦、俏颜苍白道。

    “哦小美人、看来、你是得罪了什么人?”

    脚步一动,慕流川率先稳重身形。

    邪唇微勾,挑起一抹微笑。

    还不忘一手揽上慕容夜纤细的腰肢。

    颔首、低头。

    邪魅柔情地盯着慕容夜。

    感受着近在咫尺间的温柔暧昧,慕容夜神不动。

    美眸一转,荡起万种风情。

    凤眸微瞥,眼角扫过一抹白光。

    心下一动。

    慕容夜不着痕迹地移开腰肢上的爪子,兀自甜甜一笑。

    抬眸,一双清亮的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慕流川。

    “帅哥、我得罪了什么人不要紧。”

    “倒是你是不是惹了什么不该惹的人?”

    以慕容夜多年的杀手经历。

    不难看出,刚才的行刺。

    对方、并不是冲着自己。

    那暗器。

    无论是角度、或速度。

    都给了自己充分准备时间。

    显然、对方的目标是慕流川。

    并且、根本没有打算伤及无辜。

    如此没有冒犯到她的头上。

    她可不想多管闲事。

    抿唇莞尔,慕容夜抬头,冲着慕流川深深一笑。

    “帅哥看在你先前帮过我的份儿上,我已经救你一命了。”

    “现在我们互不相欠。”

    “江湖再见喽!”

    慕容夜笑容一扬,挥了挥手,拉着凤姑就欲离开。

    “危险!”

    感觉到危险的临近、慕流川俊眸一寒。

    侧身微动,下意识地挡住危险而来的方向。

    伸手,便欲拉回慕容夜。

    百花宴突遭变故。

    眼前的女子,虽反应灵敏。

    却并没有什么内力。

    匕首划破空气的刹那,会场早已是一片混乱。

    此刻、

    慌不择路,恐怕会更加危险。

    玩笑归玩笑。

    慕流川心底之间,不经意却衍生出一丝想要保护面前女子的念头。

    然而、

    令他没料到的是。

    他一个侧身,以为挡住了危险。

    谁料到慕容夜刚好一个转身,与他错身而去。

    那紧随而来的白衣此刻也是虚空一转,朝着慕流川而去。

    但由于慕流川的突然转向。

    猛一看还以为来人是冲着慕容夜而去的。

    慕流川心头一紧,伸手。

    下意识猛地一扯。

    “嘶啦”

    “唰!”

    心思慌乱的慕流川大掌一挥。

    没料到、这一手,直接是拽住了慕容夜胸前的外衫。

    事出紧急,慕流川猛地一拉。

    慕容夜几乎不受控住地朝着慕流川的方向前扑而去。

    而那白衣、长剑凛冽,剑芒如影随形,转瞬即到。

    “我!”慕容夜心中咒骂。

    慕流川是好意,但他的好意、却好死不死地将慕容夜逼得进退两难。

    剑芒微滞。

    白衣来者也是神丝微惊、这骤然上演的啼笑皆非之幕。

    白影身形微偏、试图改变轨迹。

    可、咫尺之间。

    慕容夜只能眼睁睁看着凛冽剑芒朝着自己胸口而来。

    “我去!”

    慕容夜暗自咒骂。

    她一代杀手至尊,要是在一个莫名架空的朝代r了。

    去了阎王殿、她还怎么面对那些曾经惨死在她手中的怨鬼恶魂?

    心中冷笑。

    慕容夜脚步轻轻一晃,一手率先推开凤姑。

    凭借着反向作用力、带着慕流川的力量。

    脚步交错,迅速饶了过去。

    那模样、宛如急速爆发的陀螺。

    这样就算自己被长剑挑中,也不至于有致命伤。

    一切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等慕流川发现慕容夜有危险的时候。

    慕容夜刚好速转而归,与自己站至一体。

    “嘶啦”

    可饶是如此,锋锐的剑芒,还是不可避免地撕裂她的外衫。

    一道清晰的布裂声响起。

    慕容夜只感觉胸前一凉。

    紧接着,胸前外衫被那莫名利剑彻底带落。

    露出那挺立娇人的玉峰。

    如沟山壑,如雪肌肤。

    一起一伏,尽显柔美风情。

    伴着内层浅粉的荷香肚兜,映衬着少女几缕凌乱的柔发。

    空间气温陡然上涨。

    隐约间、似乎还飘散着淡淡的清嗅芳香。

    “咕嘟”

    不知是谁、下意识滚了滚喉咙。

    慕容夜登时恍然。

    美眸一挑、瞪了二人一眼。

    伸手、下意识地护住胸前一片春光。

    俏颜芳美,娇羞嗔怒。

    一瞬间、天地失明,百花褪。

    回眸微嗔、柔情百转。

    慕流川心神一漾。

    艰难别开双眸、却怎么样想不到。

    正是今日相识、竟让自己往后的命运生生错了位。

    慕容夜眸底一寒。

    伸手,捂住胸前一片春光。

    下意识低头。

    “叮铃”

    琼洁美丽的脖颈间一抹玉影滑落。

    刚巧触碰在飘然静止的长剑上。

    “叮铃”

    一声、清脆明亮,宛如泉水跃动般赏心悦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