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澎!”凉水灌顶,紧接着一道鞭声响起,夹杂着女人暴怒的娇喝声。

    “打,给我打死这个小贱人,看她以后还敢不敢跑了!”

    悚然一惊,微忪开眼,无视身上的鞭笞与身上厚重的铁链,慕容夜灵动的眸子四处探看。

    这里,像是一个地牢。

    霉气很重,气氛低沉。

    墙上银光飒飒,挂着各式各样的刑具,依稀可见的血迹,更是让人心惊胆寒。

    不动声色转眸,对上面前这位锦绣华衣的女人。

    女人约有四十多岁。身姿婀娜,风韵犹存。

    虽然皮肤稍有松弛,但面部轮廓鲜明。凤眼深邃,转起眸来,也颇有几分灵动。只是,她看上去很是恼怒,一起一伏间,胸前沟壑尽显。

    “咦?这次怎么没有呼天抢地的哀嚎?”

    看着眼前略微茫然的慕容夜,盛怒中的女人也是微微一愣,纤薄的嘴唇勾起一抹得意。

    “这里是琉璃阁的地牢。你这种叛变之徒的最终归属!”而后,残忍一笑,猛然挥手,暴喝道。

    “给我继续打!”

    琉璃阁?那是什么?

    慕容夜微不可见地沉了沉眸,自己穿越的气运如此爆棚?

    这才刚出虎穴,又入狼窝。这个世界对她怎么满满的恶意?

    “呯!”身体上,火辣辣的痛楚蔓延而来,四肢百骸像是被炼化一般。

    少顷,疼痛宛如潮水般褪去,尔后,便是新一轮的折磨。

    沉眉低眸,慕容夜眼底划过一丝丝浓烈的暗芒,看来,这具身体以前没少被如此折磨。

    既然我来了,你所受的屈辱,我会帮你一点一滴地讨回来!慕容夜轻轻握拳,暗自思忖道。

    突然,她神色一喜。

    一番挣扎,她发现,自己这具身子,也不算一无是处,至少她的柔韧性很强,强得出乎意料,这也算是绝境中的一个好消息了。

    心之所念,慕容夜不由得勾了勾唇。绝色的脸庞现出一抹惊鸿。

    “你笑什么?”

    见她展颜,女人不由得勃然大怒,倾身向前,修长的手指一把捏着慕容夜优美的下颚,对上那双冷傲不羁的眸子,心下微寒,气势不着痕迹地弱了几分。

    “笑你死期到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慕容夜素唇紧抿,眸眼轻扬。

    霸道嚣张开口,不等对方反应过来,一只手宛若灵蛇般绕在女人纤美的脖颈间,低眸淡笑,“你若不想动脉爆裂而亡,最好给我乖乖的。”

    女人猛然一震,她不知道慕容夜是如何挣脱那重达五公斤枷锁。

    亦不知道慕容夜说的动脉是什么,但慕容夜瞬间爆发的气势,犹如狂潮海浪,压得她喘不过来气儿。

    这还是那个娇柔怯懦的小丫头吗?

    “这里是哪里?”

    “哗啦啦”铁链做响,将身体一点点变形,从枷锁中抽出来,慕容夜不禁感叹,多亏了这具身体超强的柔韧性,不然,自己的缩骨功,绝达不到这等成就。

    反之拷上女人,慕容夜方才心平气和询问道。

    妙眸微眯,随手从墙上取出一把断匕,对准蓄势待发的众人,告诫道。

    “我劝你们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可不敢保证她的性命。”

    “退下,退下快退下!”女人慌忙挥手。

    从慕容夜的身上,她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她凛冽的杀意。

    “我再问最后一遍,这里是哪里?”看了眼四周密闭的空间,慕容夜烦躁地蹙了蹙眉。

    “这里这里是琉璃阁,你你是我们琉璃阁的头牌”

    话说到这儿,女人一滞,差点想咬掉自己舌头,自己真没脑子,怎么尽说实话了。

    不过转念,她诧异万分地望着慕容夜,带着万分之一的侥幸道,“你,你不记得以前了?”

    “呵”慕容夜一声冷喝,随身做在旁边的太师椅上,优哉游哉地把玩着手中的冷寒断匕,抬眸,似笑非笑地看着女人,“怎么,你以为我会忘记你毒打折磨的事实?”

    不这样,原本的主人怎会逃跑呢?

    女人所有的梦幻在此刻沦为泡影。一时间面容槁枯,如丧考妣。瞬间像是苍老了数十岁。她记得,她清楚地记得自己是怎么招呼她的

    想起之前的种种,女人不由得悔恨不已。

    见女人这表情,慕容夜心中一动,知道女人的心理防线已经彻底崩塌。

    说起来,倒也是多亏了女人自己送上门,不然,依自己现在能力,不付出一些代价,很难在重重包围之下,近到对方的身。

    没有人,真的能坦然面对生死,更没有人是她慕容夜搞不定的。

    显然,从女人刚才的话,以及身上萦绕不散的迷情香来看,这琉璃阁,无疑就是青楼。

    “姑姑,姑姑”话说间,两道身形自人群暴射而来,速度之快,远在慕容夜之上。

    来人喊着姑姑,可手底下没有半分温柔,沙包大的铁拳尽朝着慕容夜一众招呼,要不是她闪的够快,此刻估计与那支离破碎的太师椅一个下场。

    可饶是如此,慕容夜只感腰间一紧,差点被搂住。

    “再动、我就杀了她!”短匕贴着女人大动脉,警惕地看着面前两道宛如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魁梧之人。

    如山的臂膀,挺拔的脊梁。

    慕容夜眸眼一暗,想起了自己昏迷前的见到的人影。

    “放开我姑姑,或许我还能饶你一命!”

    为首的男子在距离慕容夜一尺的地方停下,看向她的眼神闪过一丝诧异,显然没料到,一个娇滴滴的弱女子,竟然会有如此身手。

    怪不得她能从琉璃阁逃出去。

    “大海,大海救我啊,大海”看着近在咫尺间的熟悉面庞,女人眼角一酸,泣不成声道。

    被叫大海的男人头痛地看了眼女人,她这一嚎,自己一下就变得被动了。

    当然,眼前女人,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亲姑姑,他无法弃之不理。

    “哥哥,看!宝贝!嘿嘿小海也有宝贝了!”两相对峙间,一道痴痴傻傻的声音响起。

    冷眸微动,慕容夜一眼便看见那人手上举起的暗绿色玉佩。

    透着一缕朝阳,金光氤氲,双龙飞腾,宛如复活一般。

    尤其是中间那个“邪”字,在阳光的照耀下,霞光万丈,好似雨后霓虹,光彩夺目。

    “糟了!”慕容夜暗道不好,兴是刚才躲避太急,被那人拽夺了过去!

    这下,事情似乎有些超出了预料。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