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星宇天牢。

    这里、几乎是与世隔绝的一处天牢、浑天一色的青黑色上等玄光瓦片中,时刻透露出一抹难以名状的森然肃穆。

    而就在这亘古难逢敌手的天牢内、突然、响起一道惊天地、泣鬼神般的哀嚎。顿时惊起了层层守卫军手握重甲而来。

    “殿、殿下?”

    可是、当所有看到那一袭黑发银面、气势逼人之人时、均是莫名一愣。

    太子殿下怎么在这里?

    “开门!”

    一脚踢开那不长眼的看门人,此刻的龙千翊,就像是周身围绕着无边无际的漫天黑雾、冷漠、嗜血、又绝情。

    这、所有前来的侍卫均是面面相觑、一面懵逼、发生了什么?是谁惹了他们的龙殿下生气了?

    当然、这其中、有些稍稍听到些许风声的人却是心下一震,根本不敢对上龙千翊冷冽的目光。

    “龙如风何在?!”

    龙千翊一身戾气,根本没有留给众人开口的机会,一把抓过监狱长。

    监狱长本想假言、但在对上龙千翊十成十的杀意之后,悚然改变了心意。

    如风、很快、龙千翊顺着路找到了如风。

    可见到如风的那一刻、他整个人的戾气却是到了无法控制的地步。

    因为、此刻的如风、周身血腥、竟没有一片完整的肉。

    他心下一凉、自丫鬟口中听闻如风被囚、他还奇怪、此际见到如风、他心中的震撼无疑更大了。

    如风究竟做了什么、招惹如此酷刑。

    “皇儿。”

    龙千翊立刻命人将如风小心翼翼地抬了上来,倍加呵护地请来了御医,却也在此刻,耳畔传来了父皇急切的呼唤。

    来了吗?

    他苦笑、他倒想看看父皇究竟为何下次毒手。

    “皇儿、你的身体尚未痊愈、何以来这等荒晦血腥之地。来人啊、还不快快服侍太子殿下回宫!”

    龙千化恩威并重道。

    “不必。”

    龙千翊蹙眉、冷然挥手,制止了前来的太监宫女,抬眸、他亦是没有退缩地望着父皇、“敢问父皇、如风究竟犯了何种过错,方才取得这等酷刑?”

    错觉吗?他蹙眉、他怎么觉得父皇在他提及如风之时神色竟有些躲闪?

    “诶、皇儿啊、此事是父皇的错、父皇听信了小人谗言,以为如风将军要起兵造反,这才对此严加拷问,父皇这不知道错了,赶忙就来了吗、你放心、父皇对此一定会好好补偿如风。”龙千翊面容一滞,有些尴尬道。

    造反?

    龙千翊顿时神色不悦、如风自小跟着自己,完完全全就是自己人,可以说,就算是自己造反,如风也不会造反的主儿、父皇这个借口,找的还真蹩脚。

    “咳、殿、殿下”

    正在这时、原本被救下来的如风突然传来了微微的声音。

    龙千翊神色顿时一喜,立马上前,见如风似乎要对自己说些什么,他便附在其耳边。

    然而、他越听、面颊之上原本涌起的轻松之意逐渐退却、取而代之地却是一股宛如实质性的冷凛杀意。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如风将军刚刚苏醒,此际正需好生修养、传朕口谕、送其去龙头殿、命整个太医院为其就诊、务必做到万无一失。”

    见如风似有话对龙千翊说,龙千化一双龙眸瞬间涌起一抹阴狠,但表面之上,他却是一副明君模样、这气派,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在为自己所行错事在弥补。

    “万无一失?!”

    龙千翊冷冷一笑、满眸失望地凝望着眼前这个自小就让自己备受尊崇的男人。

    至此、他的耳中还回荡着如风先前说的八个字。

    “星宇兵至、沧源局危。”

    这是如风鼓足全部力量说出的话、说完这些、他便再次沉沉昏迷了过去。

    “是啊、沧源大乱、南齐天趁乱而入、对你来说,当然是万无一失。”

    龙千翊黑了面颊、冷冷地看着龙千化。

    龙千化心中微惊、从皇儿的眼中,他看到了许多、有怨、有气、还有一股痛彻心底的失望。

    恐怕经此之后、自己的皇儿怕是再也不相信自己了。

    “皇儿、父皇知道你难受、但自古以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你将来注定是要成为这天下的主宰、父皇岂不早日替你打下这基础?”

    龙千化万分痛惜道。

    “为我、”龙千化冷冷一笑,神色极其陌生地盯着自己父皇那张陌生而又略微熟悉的轮廓。

    “你是为了我、还是为了你九五之尊的荣耀?我是龙千翊、而你、又是谁?将自己生生活成别人、真的值得你骄傲吗?”

    龙千翊痛惜万分地敛了眸子、冷漠道。

    “皇、皇儿、你、你在胡说些什么?!”

    闻言、龙千化龙眼大震。

    心中、一个可怕的念头突然涌上心头。

    难道、他知道了?

    不、不会的、知道那件事儿的人都入土了、根本不存在的。

    “我们走。”

    深深叹息着、龙千翊抬步、一手抱起如风、扬步而去。

    “站住!你要去哪里!”

    龙千化胡须一震、看着龙千翊朝着城门的方向大喝道。

    “我去救她。”

    冷音袅袅、却是带着点点的柔音准确无误地进入了龙千化的耳中。

    是的、他要去救她。

    星宇出兵、沧源大乱、不老山定然趁机袭击沧源、那么、她此刻势必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他要去救她。

    “站住!不许去!”

    龙千化顿时龙颜大怒、羞愤难耐。

    难道、他们父子这都是找了魔了吗?

    不行、他不能任由自己的皇儿重走自己的当年路。

    “来人啊、给我拦住太子、送他回东宫!”

    一句话、顿生哗然。

    这是、要软禁太子的意思啊。

    果然。

    龙千翊叹息苦笑。

    “父皇、你何必逼我呢?”

    龙千翊无奈开口、长剑出鞘、却是在手中异常铮铮闪烁。

    “没有她、天下对我来说、亦是食之无味、弃之不惜。”

    回眸莞尔、一双睿眸顿显无限英姿。

    对不起了、父皇。

    今日、我一定要从这里出去。

    龙千翊心中长叹。

    也罢、也罢、算是父债子还好了。

    目光深邃地眺望着一个方向。

    那里、也不知道夜儿此刻怎么样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