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哈……圣天、你的对手、是老夫!”

    就在圣天急欲朝着星挽月救援而去之时,突然间,一道魁梧声音自耳边响起,然后、圣天便极其悲催地发现,他被符天衍彻底黏住了。

    “找死!”

    嗜血弯刀狂发、间不容发地击打在符天衍脊背之上,刹那间可见那森森白骨。

    可、饶是这样、符天衍亦是满口鲜血不住、愣住丝毫不肯住手。

    “你们、你们这些杀了我兄弟的恶魔、今日、老夫就要你们血债血偿!”

    符天衍悲凄徒笑、暗自喃喃。

    “符伯伯!”

    慕容夜快速召来了小月,将慕容蝶扶上小月背上,她便指挥着小月朝着符天衍而来,意图在最后的时光下救下他。

    “夜侄女、伯伯谢谢你的好意。”

    “可惜了、接来下来的路、伯伯不能陪着你了。”

    符天衍侧头、不顾耳畔之间圣天传来的怒骂声,他朗声大道,面角之上,始终不变的还是那慈祥笑意。

    猛然、他眼眸一戾,周身气息赫然一震。

    “韩小儿、慢走、老哥来了!”

    大喝间、他周身亦是如同一个充满气般的气球般沸腾了起来。

    ……

    慕容夜双眸血痕、任凭漫天雪花肆意打乱她清秀面颊。

    看着刹那间尸横遍野的邪王府、听着外面众多民众的呐喊与挣扎、一股颓凉陡然弥漫了她整个身心。

    良久、良久。

    时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那般漫长。

    最后、她恍然听到自己的声音仿佛生锈般自上个世纪悠悠传来。

    “小月、我们走。”

    她开口、迎着风、逆着雪、单衣似血、一把搂过娇躯尚在颤抖不住中的蝶儿,随着小月,呼啸而去。

    此役、她败了。

    不老山千百年的底蕴积累、的确是她太天真了。

    娘亲、邪一、吴馨、韩伯伯、符伯伯、还有众多无辜丧生的邪王卫与沧源民众、愿你们英灵不远,静看我如何为你们报仇雪恨。

    “呯!”

    “呯!轰……”

    几乎在慕容夜等人转身而去的刹那间,身后亦是一前一后传来两声震耳欲聋的爆裂声。

    娇躯一震,慕容夜一个不慎,差点自小月身上坠落下来。

    她强打着身子,紧抿唇角,任凭无情无尽地血意自口角化开、蔓延至心……

    ……

    死了?都死了?

    慕容蝶是宛如行尸走肉般被慕容夜夹在手弯中带走的。

    从她的角度、刚巧可以看到符天衍那周身自爆的那无限璀璨绚烂的一幕。

    那般极具震撼的一幕、纵然是她想忘、都忘不掉的。

    是她、是她错了。是她该死、为什么死的却是邪一、馨儿姐、符伯伯他们、为什么死的不是自己、为什么不是自己!

    若问世界上有什么是比死亡还要恐怖的事情、那便是亲眼看到至亲至爱惨死在面前时的无计可施、那、是比杀了自己还要万分痛苦的事情。

    而此刻、慕容蝶便极其不幸地正在经历着这般痛楚。

    若不是她太过自傲自尊。

    若不是她太将玲珑醉看在眼里。

    若不是她太过小家气息,儿女情长、难以割舍自己的情意,是不是,就不会中了玲珑醉的诡计?

    那样、邪一哥哥和馨儿姐姐会不会就不会万箭穿心惨死?

    韩伯伯和符伯伯会不会还会像曾经那般喋喋不休地吵闹?

    娘亲会不会有一天平平安安地回到自己身边,亦如曾经那般无可奈何地一双美眸笑盈盈地望着自己?

    ……

    闭眸、一行清泪自空中无声划过。

    ……

    “怎么这些日子,都不曾见到如风、他最近在做什么?”

    与此同时、不同于沧源这边的血染千里,同在一片天下的龙千翊经过一段时间的疗养,双足亦是无数灵药的加持下以看得见的速度逐渐愈合,现在,他偶尔便可以随处走走,散散心了。

    只是、由于父皇和御医的再三嘱咐,因此,看护的侍女也只能紧密照看,尽管龙千翊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了,可毕竟是父皇的一片心意,他也无法驳斥,因此,只能受着了。

    只是、这样一来,他每天好吃好喝地被照料着,不能随意散步,整个人虽胖了许多,可也却无聊透顶,是以他终于憋不住,找来了一名侍女,询问道。

    也不知道如风那家伙究竟在做什么、自他醒来,竟没见这家伙来见自己一面。

    “如、如风、如风将军怕是有要事在身、还没来得及看望殿下吧。”

    被问话、那名小约莫十几岁的小丫头明显慌了神色。

    龙千翊疑惑。

    难道他看起来很吓人吗?不然这丫头怎么抖成这样。

    “要事?什么要事?现下星宇无兵无灾、他一介武将能有什么要事。”

    龙千翊不解。

    “回、回殿下。奴、奴婢不知。”龙千翊再次问话,那小丫头显然有些差一点要跪地上的样子了。

    “行了、你下去吧。”

    最后、龙千翊无奈解了那丫头的束缚、再问下去,他还真怕把这丫头给吓哭了。

    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银色面具。

    难道、是因为自己长期戴着面具、太过吓人了?

    伸手、他便欲替自己倒水,却发现,原本给自己换茶的小丫头刚好被自己吓走了。

    他对茶有着自己独特的追求,因此,他所有的茶水都是经过御膳房单独的茶房一手烘焙的、想起那小丫头先前战战兢兢的模样,想来怕是已经忘记了自己的职责。

    也罢、以前他便早已习惯了自己动手,感受茶道的静怡乐趣。

    刚巧御膳房离他也不算太远,他此际腿脚也差不多好了,是以他便微微抬步出去了。

    行至门口、他刚巧看到不远处正在换岗的仆人、又看到父皇身边的大红人年太监,顿时微微蹙眉,显然很不喜欢此人。

    因此、他顾不得自己重伤未愈、猛然闪身,消失在了原地,愣是没有人察觉到他离开。

    由于轻车熟路,所以他很快便找到了地方。

    然而、就在他刚准备踏步而入的那一刻,突然,一道幽怨的叹息声深深响起。

    “欸、画画姐、你是没见到、刚才殿下在问我如风将军的事儿、我真的差一点儿就露馅了。”

    说着、那小丫头还不忘伸手,轻轻地拍着自己的小心脏。

    露馅儿?!

    门外、正准备进来的龙千翊闻言一愣。

    什么露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