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杀了你们、我要杀了你们!”

    慕容蝶疯了、彻底地疯了。

    不顾周身被人揪扯的头发、她挣扎着、低吼着、眼底心尖、一瞬间尽数被浓浓的恨意所包裹。

    “嘶啦……”

    又是一声穿过灵魂间的声音。

    下一刻、慕容蝶只能宛若近在咫尺间看着娘亲被人生生剥皮抽骨。

    有那么一个瞬间、慕容蝶近乎是庆幸地以为,还好娘亲已经被化兽散彻底了侵蚀了心智、不然、以她向来清傲的性格,此际对她定是生不如死的。

    “嗷嗷嗷嗷。”

    皮肤表面被彻底撕开一个血淋淋的口子,“花无情”本能地抽痛着,身子下意识地扭曲着,周身的曲线玲珑却是尽数展现在众人眼前。

    “嘶啦!”

    男人们疯笑着、再次加深了手中断匕的撕扯,瞬间“花无情”的哀嚎声更加凛冽了,和着呼啸的北风,徒留一层哀嚎悲凉。

    “呯……噗!”

    战斗的另一边、慕容夜几乎自异变发生的瞬间,周身的精神再也无法彻底地集中,是以、瞬间被星挽月强行压制,落入下风、此际更是一个不甚,面门打开,瞬间被星挽月钻了空子。

    “咳、”咳出一口污血、慕容夜此际可以说周身一片狼狈,她抬头、清眸之中的杀意却是越发狰狞凛冽。

    杀人不过头点地。

    星挽月此举、几乎瞬间点染了慕容夜的愤怒。

    轻喝起身、她狠狠擦过嘴角血迹、翻身而起,悍然朝着星挽月而去。攻击、点刺、她的手法越发犀利和快速,甚至再也连先前的一丝一点的犹豫都没有。

    星挽月心中顿时骇然。

    看着一心以伤换死般打法的慕容夜,心中震惊不止。

    这个女人、心理素质果真这般优秀、娘亲妹妹就在眼前被残杀蹂躏,她却像是个没事儿人一般。

    没事儿人吗?

    或许此刻、只有慕容夜惊心肉跳般的心脏能提供这个问题的真正答案。

    “呯呯呯!”

    刀光剑影间、血意带着漫天雪花,仿佛瞬间直上九重天。

    “可惜了、你的确很强、这一点,我不得不服、从前的我、的确不是你的对手、纵然这一点,是我所不曾想承认的。”

    娇躯翻转、星挽月一边不断与慕容夜交手、一边低声冷喝。手掌之间,一层层看不到的内力却是悄然酝酿着。

    这一世、她倒是要感谢原本星挽月一身雄厚的功夫底蕴了。

    不然、依她的能力、或许此际还真的不是慕容夜的对手。

    “轰!”

    双掌相击、星挽月嘴角嘲讽地看了眼不顾生死和自己硬抗的慕容夜,心底微微有些嘲讽。

    “呯!”

    果然、一个照面的瞬间,慕容夜应声而飞、原本灵秀的俏脸却是在瞬间更加苍白萎靡了几分。

    呵呵、自不量力。

    负手而立、星挽月不急不缓地看向慕容夜那飘然无依的倩影,眼中是难以掩藏的笑意。

    “呼、咻!”

    身形倒飞、慕容夜也在几个呼吸间平衡和身体、然而、就在星挽月以为她会不顾生死朝着自己而来之时,慕容夜却是脚步一折,以更快的速度朝着一旁的梦飞毅而去。

    星挽月顿时面色愕然。

    余光瞟见慕容夜前冲而去的对象,她大惊。

    “梦飞毅!”

    一边出口、一边强酝着内力,竭力而去。

    什么?

    原本正在美美看戏的梦飞毅顿时一惊,闻言,诧异扭头看向星挽月。

    抽筋剥骨、此刻看着那曾这般折磨自己罪魁祸首的娘亲也被人这般折磨,别提他的心情有多么舒畅了。

    然而、愉悦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当他闻音扭头的瞬间、看到的便是两边同时而来的慕容夜与星挽月。

    即便分明是月儿离他稍稍更近一步,可他却被慕容夜一个眼神、顿时五脏六腑俱寒、这种感觉,比之他在幽冥之森面对慕容夜之时更加恐怖。

    梦飞毅!

    慕容夜暗自咬牙。

    这个在幽冥之森本该消失的人、是她放任他蹦跶地太久、太久了。

    她闭了闭眸、下一瞬间、轻飘飘的手掌,迎着梦飞毅那愕然震惊的双眸一拍而去。

    “慕容夜、你休想!”

    于此同时、一旁的星挽月亦是赶到了。

    梦飞毅不同于玲珑醉、无论是论衷心还是论对她的帮助,梦飞毅都在玲珑醉之上。

    因此、星挽月此刻为了救他、亦是没有丝毫留手、端的是倾尽全力。

    扭头、梦飞毅面色僵硬地对上了星挽月那急速而来的满面忧容。

    不由笑了。

    她、这是在为他担心吗?

    果然、她的心里还是有他的。

    他若是不在了、也不知道她是否会像其他的女子那般不舍哭泣。

    然而、心思转念间,他却是停住了。

    却是慕容夜满身戾气的攻击到了。

    同一时间、星挽月亦是出手了、猛地一握、她率先拽住了梦飞毅的一只假体、猛地一拽。

    “呯!”

    下一刻、望着那瞬间炸裂而飞的无头尸骨、星挽月呆了呆、错愕地盯着手中的残肢、不由得恨恨咬着牙龈。

    她怎么忘记了、那个家伙,两只胳膊都是假体啊!

    “呯!”

    面阴似水、她猛地扔掉了手中的残肢、冷眼再也不看一眼。

    很好、慕容夜、这是你逼我的。

    看着瞬间惨死的梦飞毅、也着实激起了星挽月内心深处的恨意。

    挥手、她再次召唤着弓箭手朝着慕容夜而去。

    与此同时,整个人更是一马当先,朝着那正在肆意屠戮的慕容夜而去。

    “啧啧、小美人、这皮肤、可惜了、可惜了、弄得老子都下不去受手了。”

    “花无情”颤抖着、呜咽着、她发现,随着她的每一次哀嚎,面前的男人们便更是欢笑异常地在她身上加注着更多伤口。

    即便此刻的她几乎了无神智、可在剧烈的疼痛下、她整个人的心智却是微微恢复了短暂的清明。

    “杀、杀、杀了我、求、求你……”她断断续续的声音,透露了无尽的哀愁悲凄。

    “呦呦、你们听到了吗?这小娘们儿竟然在求老子啊。”

    为首的男子率先发现了异常,他朗声奸笑,一脸不怀好意地正准备再进一步之时,突然只闻“呯”得一声、其他人只见一把长剑狠狠穿过他的身体、于此同时,还有梦飞毅那无头的身体、“轰”得一声、坠落在众人面前。

    “……”梦少主?

    他怎么死了?

    他的身边,可是有无数高手的保护啊。

    众人只觉心中一凉、一股无边的寒意顿时由着四肢蔓延而来。u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