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我不走!”

    孔雀楼、玲珑醉一把拉住乔装而来的如风。

    娇音微颤。

    “我不能撤、百花宴。我还没有败,没有!”

    “我不会辜负公子的嘱托、一定不会!”

    玲珑醉俏颜微红,美眸闪过一抹慌乱。

    玉手如锁、紧紧地拽住如风。

    “如风、我不能退!不能”

    玲珑醉一改淡雅从容之姿态,俏眸怅红,喃喃摇头自语。

    不能退!她辛苦潜伏十几载。

    为的便是祝公子完成大业。

    “玲珑醉!一切都是公子的意思,希望你明白!”

    如风有些愠怒。

    “难道、你连公子的命令也不听吗?”

    “玲珑不敢”

    “公子自有计策、你要做的,便是先行撤离。从此之后,沧源再也没有你玲珑醉、你可明白?”

    轻轻点头、原本的震惊、不甘、终是让玲珑醉俏颜一顿。

    回眸、玲珑醉望着鲜花铺满的舞台,嘴角扯出一抹苦涩。

    生于这个舞台、亦败于这个舞台。

    蓦然、一眼瞥见一脸淡然悠闲的慕容夜。

    玲珑醉柔眸一寒,流袖之中,素手紧握,任凭纤长的玉甲深深嵌进骨髓、深入肌肤。

    女人!

    都怪你!

    你坏了我十几年心血,亦让公子苦心经营的计划付之东流。

    我、玲珑醉再次发誓。

    终其一生、也要与你,不死不休!

    “今年倒是稀奇哦”

    玫瑰亭方向、水渺渺看着舞台上瞬息万变的局势,一时间不由得有些目瞪口呆。

    以往、百花宴的第二轮,簌若和玲珑醉都是以平局收手。

    然后将差之一筹的琉璃阁率先踢出场。

    谁料到今年、

    竟然是琉璃阁强压他们一头。

    这么一来,岂不是要他们与孔雀楼的正面竞争?

    别说面对玲珑醉,水渺渺还真没什么自信。

    “夜丫头、棒太棒了!”

    琉璃阁方向。

    凤姑几乎是手舞足蹈地朝着慕容夜扑了过去。

    笑颜如阳,乐的花枝乱颤。

    多少年了。

    她们琉璃阁的姑娘总算盼来了这扬眉吐气的一天了。

    “夜丫头?”

    慕流川柔声细念,一双桃花般水眸如波氤氲。

    细唇微勾,卷起一抹暖溺。

    “夜、是你的名字?”

    看着面前如花娇艳、如渊神秘的女子。

    慕流川脚步一错,稳稳挡在慕容夜面前,亦隔绝了想要与慕容夜来个大大拥抱的凤姑。

    凤姑扬了扬手,尴尬地站在一旁。

    心情却是异样的欢乐。

    “在下沧源浪医、慕流川。”

    “敢问美人芳名”

    一手随意垂直腰间,一手轻轻柔卷着慕容夜灵俏的秀发。

    慕流川蜜情似水,含情脉脉地看着慕容夜。

    那双迷死人不偿命的桃花眼电光十足地朝着慕容夜望去。

    文雅、柔情。

    慕流川对自己的魅力十分自信。

    “噗”

    慕容夜登时没忍住,笑言出声。

    “慕流川、我知道我没老年痴呆,记性还没”

    清眸微动,慕容夜有些好笑地看着面前拙劣搭讪的某人,心情大好地调侃道。

    却在回眸的瞬间,骤然瞥见一道冷光。

    光影如梭、冷寒似箭。

    “小心!”

    心下一紧,慕容夜猛地拉过慕流川、朝着凤姑的方向而去。

    刹那间、三人滚作一团。

    “嗖!”

    “叮!”

    下一刻,一把银光飒飒的匕首狠狠插进了慕容夜先前所在的地方。

    连带着地板丝丝龟裂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