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夜!你欺人太甚!”

    随手将玲珑醉仍在一旁,星挽月戾眸阴狠、周身酝酿的磅礴气息正在逐渐如狂风般肆意、与满天莹白的梦幻相映成辉、一瞬间、宛若天女。

    双手微缩、星挽月轻轻抽手、褪去极尽奢华的锦袍、素衣薄锦、短刀出鞘、赫然朝着慕容夜而去。

    慕容夜!

    慕容夜!

    慕容夜!!!

    凭什么、你凭什么做事儿总是强压我一头!

    不服、她不服!

    今日、她就要亲眼看着、那曾被世人神话的慕容夜,是怎么被她折磨于手心、玩弄于股掌之间的。

    “飞毅、那个女人……给我把她挫骨扬灰!”

    凛身而去的同时、星挽月也没有忘记吩咐一旁装着假体的梦飞毅。

    挫骨扬灰?

    梦飞毅闻言错愕、侧眼瞥了一旁那士兵好生看护着的花无情。

    难道……月儿说的是这个女人吗?

    “愣着干什么?”

    赤身肉搏间、星挽月还不忘回眸,朝着梦飞毅恶狠狠地瞪了过去。

    梦飞毅登时一个凛然、只感觉眼前无数飞刀凛过。

    扭头、他立刻愤怒咆哮着围在身边的亲兵。

    “、都愣着干什么?没听清吗?还不抄家伙?”

    在他的催促下、身边的几名亲兵却是抄起手中的武器、或长剑、或刀斧、朝着那被禁锢着的花无情而去。

    “呯!”

    双拳相接、另一旁的星挽月却是慕容夜交火切磋。

    一个是闻名遐迩的阎罗夜。

    一个是血腥残忍的修罗王。

    此刻交手、没有那些虚假的花架招式。

    狂风肆虐、雪意翻飞、伴随着二人顶尖杀手的切磋较量、一瞬间、这片天空之下,仿佛所有的空气都凝聚了一般。

    纵然是修为远远在二人之上的圣天与韩、符三人,均纷纷忍不住侧了眸子。

    圣天,“原以为宗主只是仗着自己高贵的身份和下三滥的手段、可没想到、她此刻展现出来的魄力与杀意,竟连自己都生出了些许畏惧。”

    相互对视一眼、在韩霸天与符天衍的神眸中,看到的便是深深的欣慰。

    飞毅的女儿这么出色、着实让他们喜出望外啊。

    “怎、怎么、会这样……”

    此刻、被撂在一旁的玲珑醉俏脸却是完全瑟白。

    上一次、她与慕容夜在王府交手。

    那一次,若不是慕容夜胜在取巧偷袭、根本就不是她的对手。

    而上上一次的皇城狩猎场、她若不是被慕容夜打断了自己的节奏,她坚信自己不会败下阵来。

    就连刚才、她顷刻之间输给慕容夜、她亦始终不曾对自己有所怀疑。

    甚至,在心里,她一度觉得自己尚在慕容夜之上。

    直到、此刻……慕容夜周身所展现出来的全部实力。

    如果说星挽月给她的感觉是高贵、冷漠、无情、嗜血的话。

    那么、慕容夜此刻给她的感觉唯有一个字能够形容。

    “死……”

    玲珑醉深深打了个寒颤,这般想着。

    相对于星挽月散发于周身的气势,慕容夜周身的杀意却是完全内敛,融解于每一次、没一点的纯粹攻击之中。

    每一次出手、每一次进攻、就像是彻底在生生宣扬着一个“死”字。

    玲珑醉垂眸、心中无端衍生出一股无力感。

    如果说在参加百花宴时的自己还尚且和慕容夜有一比之力,那么现在的二人,却是彻彻底底的云泥之别,这般凤临天下的气势、那等气吞寰宇的霸道、她自认为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怪不得、公子会被她所着迷神往、原来,她和她,是真的差了很多很多啊。

    ……

    “娘亲、梦飞毅、放开我娘亲!”

    落地的慕容蝶自地面一个骨碌翻身起来,见众人持着刀剑朝着娘亲而去,她想都不想,径自冲了上去。

    下一刻。

    “呯!”

    她只觉得风景倒转、喉咙一甜,落入了漫天的雪雾之中。

    “来人啊、给我打!”

    “当然、不要给我打死了。”

    “既然此人是其母亲,那她就更需要保持清醒地看戏了。”

    一脚猝不及防地偷袭了慕容蝶、梦飞毅冷冷弯唇道。

    他看得出来、慕容夜很是在乎这个妹妹、既然这样、那他若不好好折磨其一番,岂不是对不起慕容夜在幽冥之森对他的多番照顾了?

    “呯!”

    “呯!”

    “呯!”

    瞬间、七八人围了上去,朝着慕容蝶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娘”

    一声凄厉惨叫。

    双手只来得及护住脑袋、慕容蝶一双眸子却是如充血般死死的看向不远处的娘亲、深眸中、一点一滴看得见的恨意逐渐爬了上来,一瞬间,就连落在身上的力量,都显得愈发得微不足道。

    “啊……呜呜、呜呜呜……”

    “娘……”慕容蝶悲心啼血、瞬间声嘶力竭。

    只因为、在她不远处、她亲眼看到娘亲再次被人活活掉起、原本纤薄的亵衣被尽数扒光、原本那姣好如玉的酮体瞬间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顿时间乍现的春光,却是激起了不少人的火热色心。

    可慕容蝶却在看到娘亲娇躯的瞬间、差点将自己牙龈咬碎。

    因为、伴随着早已失去神智娘亲的下意识颤抖,她能清晰看到她身上那带着淤血的痕迹、那是什么、慕容蝶虽未经历过、但却也能想到娘亲曾经经历过什么。

    一时间、她只感觉胸腔之内,无数怒火如狂澜般袭来,他感觉自己似乎要被彻底淹没了一般。

    “啊啊啊……”

    很快、一把弯刀猝不及防地落在了花无情胸前的葇夷上。慕容蝶目中充血、看到的便是一个男子一手落在娘亲的葇夷上,一手的弯刀却是不甚怜惜地刺在了娘亲另一边的酥胸上。

    瞬间,响起了娘亲痛苦的哀嚎声。

    “啧啧、小美人、皮肤还是一如既往的嫩啊、老子玩了这么久,现在竟然还有反应……啧啧、可惜了、”

    那手持弯刀的男子嘴里说着污言秽语,手中却是猛然一扯、那原本戳在花无情胸腔内的弯刀瞬间移动,“呲溜”一声,滑落至小腹。

    “弟兄们、军令如山、既然要将这小美人挫骨扬灰、那死前、这等上好的琼脂柔玉、弟兄们怎么也得过过手瘾啊、哈哈哈……”男子淫秽一笑、招手召唤着其他人。

    瞬时间、又有几人上前,分别揪住了花无情的秀发,脸颊、纤臀。尽是一番蹂躏与血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