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走!”

    弯刀回转、突然、就在圣天狐疑地准备接下韩霸天那诡异刀影之时、突然、就见韩霸天来势一改,借助自己的刀气竟然诡异一折……走了……走了?!

    然后、就见两道流光宛若流火一般冲入了星挽月所带领的一行众多高手之中。

    顷刻间、血花四溅。

    顺间便上演了一场毫无差别的杀戮。

    原本、韩霸天与符天衍除了比圣天圣羽两兄弟稍稍差一些,相对于其他人,还是不落下风的、以至于此刻二人的刹那间的变故、却是打了星挽月一个措手不及。

    “住手!”

    惊见如此、圣天登时吹胡瞪眼、身形一闪,越过风雪飘然而来。

    “你们找死!”

    这般哗变的确弄得众人有些慌乱,但却不包括星挽月。

    手握短剑、星挽月倾身一跃、便以最直接的方式迎了上去。

    “呯!”

    韩霸天登时蹙眉、怎么回事儿、原本势如破竹的气势就这般被完全阻挡了?

    下一刻刹那、他心下一颤、只感一道比之圣天还要恐怖的杀意气势铺面而来。

    “老伙计、别怕……”

    还好就在这时、符天衍大刀阔斧,急忙赶来,刀气与斧气相辅相成、一时间,尚未落有下风。

    “二位伯伯!”

    手掌挥动、慕容夜一边要注意着花无情的干扰,一边还负责四面八方各个角度的刁钻攻击。

    或突袭、或冷箭、早已在瞬间在他们耳边来去数趟了。

    此际韩霸天与符天衍的介入、倒是令的他们的压力稍稍得以缓解。

    “你们以为、老夫就不会围魏救赵了吗?”

    就在慕容夜暗自松了一口气之时、身后、顿感毛骨悚然。

    “呯!”

    没有半点犹豫、她几乎瞬间便将娘亲与蝶儿推了出去。

    而她、则是借助反作用力、亦是倒在另一边。

    “嘶……嗷!”

    就在这时、她清晰听到了来自小月的哀嚎与惊恐。

    此刻、小月的脊背上、一把血红的弯刀幽冷嗜血、仿佛散发着来自地狱般的某种魔力。

    小月一声嘶鸣、连忙展翅,落荒而逃。

    显然、圣天的那一击,虽不算致命、可却实实在在重创了她。

    慕容夜叹息。

    刹那之间、她只感到了危机、却根本来不及援救小月。

    果然、星挽月断不会让她那么容易把人带走。

    慕容夜狠狠地擦了擦嘴角,飘然起身、一双美眸,此刻宛若燃起的冲天火焰。

    触目所及、是无边无际的血色与杀戮。

    慕容夜没有选择。

    正如很多年前,她无法选择成为杀手一般。

    杀

    杀意弥漫、森罗万千。

    星挽月第一时间感受到了慕容夜气质的改变。

    这是……

    她蹙眉、猛然翻身、自众人凛越而来。

    一把便抓住了那尚在嘶吼低嚎的“花无情”。

    “娘亲、你放开我娘亲!”

    见到娘亲落在星挽月手上、慕容蝶挣扎便要赶来救援。

    这是、一道她最不愿意见到的人却突然出现在了她面前。

    “蝶儿妹妹、咱们之间的比试、还没有结束呢。”

    玲珑醉嫣然淡笑、缓步而来、却深深将慕容蝶的走位逼了回去。

    “夜侄女、走、快走!”

    “走啊。”

    随着星挽月的出现、圣天便立刻出现在了韩霸天二人的战场。二人瞬间压力倍增、周身亦是出现了大大小小的伤痕。

    “呯!”

    另一侧、慕容蝶一个翻滚、狼狈不堪地落在一角,抬眸,她仍有些不甘地看着玲珑醉。

    这一刻、她是真的痛恨自己曾经练武时的得过且过。

    面前的这个女人、她是真不想输啊。慕容蝶咬牙暗想。

    “结束了、你这双令某人魂牵梦绕的面庞、就由我收下了。”

    玲珑醉巧然善笑,说话之间,娇躯一跃,手中长剑便毫不犹豫地朝着慕容蝶面颊而去。

    “呯!”

    然而、不待她嘚瑟、下一刻,她只感觉胸腔一滞、便如柳絮般飘然飞去。

    怎么可能?

    她震惊、余光心悸地瞥向眼角之处的那一抹俏影。

    那里、慕容夜白衣似雪、红梅如魂、娇颜如芳、青丝似梦、她站在那里、宛如整个世界尽在其脚下。

    冷冽侧眸、慕容夜扫了眼玲珑醉。

    一个眼神、瞬间令得玲珑醉心底发寒。

    怎么会、怎么会、为什么她会顷刻间有一种被死神盯上的刻骨感觉。

    玲珑醉、慕容夜沉了沉眸子。

    这个女人、她已经屡次三番放过她了。

    事实证明、有些人一心求死、是挡也挡不住的。

    飘然一跃、下一瞬、她紧盯着玲珑醉的身形消失了。

    “人呢?”

    玲珑醉心口一窒,顿时有种不好的感觉。

    “哼、打狗还需看主人呢。梦飞毅、给我看住了她!”

    看着气势汹汹而来的慕容夜,星挽月亦是没有丝毫躲闪,一把猛地将花无情甩给了梦飞毅,一面急速朝着玲珑醉而去。

    “呯!”

    诡异的空气中、玲珑醉看到了慕容夜那极限嚣张而霸道的绝色容颜。

    笑、她在冲着自己笑。

    只是、那笑容、却异常白骨森然。

    横掌而出、在玲珑醉晦涩暗沉的眸子中,慕容夜掌风霍霍,朝着其心脉而去。

    “我倒是很想试试、从大名鼎鼎的阎罗夜手上救走人呢。”

    电光火石之间,一道娇灵似魅的声音响起。

    下一刻、

    同样一掌纤纤玉指亦是自玲珑醉脑袋之后飘然而来,与此同时,星挽月猛地转身,另一手更是恰巧贴在了玲珑醉的腰间,试图帮她稳住身形。

    “呯!”

    下一刻、双掌相接。

    见此、原本心悸悠悠的玲珑醉也是悄然松了一口气,目光感激地朝着星挽月望去。

    “呯!”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巨大的力道陡然自小腹传来,痛的她登时凝眉、一张清秀的小脸顿时皱作一团。

    “你!”

    原本将玲珑醉携卷而走的星挽月一个身形不稳,倒退数步,这才忙忙检查着玲珑醉的身体。

    其实、玲珑醉的生死她自不介意。

    她要的、只是一份能打击到慕容夜的事物。

    谁说阎罗爷不能惹的、她偏偏就惹了,还偏偏要从其手底下救人、如何了?

    然而、当她将手搭在玲珑醉手腕时的那一刻,她惊了。

    慕容夜那神来一脚,虽无多少内力加持,可无论是力道还是那凛然的杀意,均是破坏了玲珑醉身为女人那最为宝贵的地方。

    换句话说、以后的玲珑醉,是否还能修行内力还是两可、可是却是无论如何不能作为一名母亲了。

    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着实比杀了她还严重……

    也就说、自己并没有真的自慕容夜手中救下人!

    这个认知不由得令星挽月再次黑了面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