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嗷!”

    小月自然不会抛弃自己的主人,随着慕容蝶从自己脊背上滑落,它猛地一个俯冲,悍然朝着星挽月冲了过去。

    “畜生!你还想伤我?”

    短兵相接、察觉到小月的御风而来、星挽月当即一个翻身、险险避开了小月。

    “蝶儿!”

    慕容夜扭头、目光严肃地瞥向她。

    对上姐姐凛寒的视线、慕容蝶只觉心下一顿,明明没有任何杀意,可却令她着实心惧。

    她瞬间有些委屈地低下头,揉搓着衣角。

    她不是看不明白局势。

    她不是任性无知。

    只是、

    她们是一家人不是吗?

    一家人、不就是同风雨、共患难的吗?

    “蝶儿、蝶儿、你怎么样、你有没有受伤?”

    此刻花无情早已解除束缚,此刻拉着慕容蝶急切询问着,尽管她看不见。

    “娘、”看到娘亲这副模样,慕容蝶眼泪横流,“娘、你的眼睛……”她哭泣,原本娘亲那双温柔似水的秋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两黑黝黝的血窟窿。

    “乖、蝶儿不哭、娘没事儿。”

    听到慕容蝶口中的哭腔,花无情更是不安了。

    “走!”

    正在这时、却见慕容夜带着小月纵身而回,纤长的手臂随着声音递在了慕容蝶面前。

    慕容蝶抬头,看到的便是姐姐那带着宠溺的眸子。

    真是的、她怎么和这个丫头一般见识了。

    慕容夜暗自无语。

    这个死心眼儿的妹妹、她又岂是第一次见。

    恐怕在这丫头的心里、家人、便是生在一起,死在一起的人吧。

    一股暖流莫名自胸腔划过。

    真好、她也有家人了。

    很快、三人便挤在了小月的背上。

    虽然三人均身为女子,体格纤瘦、但,一下子挤了三人,小月明显有些吃力,无论是反应亦或是速度,均是显得有些迟钝。

    “韩伯伯、符伯伯。”

    慕容夜一声大喝。

    那边、韩霸天与符天衍与圣天的交战愈发吐火如荼。

    当然、虽然自表面上看二位伯伯风采非凡,更是屡屡将圣天险险逼入绝境。

    但慕容夜看得出来、二位伯伯或许要到了拼命的境界、而那圣天整个人却还是显得游刃有余。

    她蹙眉、此局不敌。

    这样下去、只会徒增更多伤亡。

    但、依二位伯伯的手段、若是拼着性命逃走,自然没人能拦得住他们。

    “我们走!”慕容夜焦急道。

    却发现那二人没有半点回应。

    她不由得心生不好。

    对于怀着必死之志的人、她知道可能会发生什么。

    可、

    她不想啊、二位伯伯是她唯一了解亲生父母的来源、她真的舍不得他们啊。

    “啊、呃……”

    突然、正在急急突围的慕容夜等人异变丛生。

    身后、原本被慕容蝶紧紧搂着的花无情突然一声哀嚎,喉咙里陡然发出类似野兽般的哀嚎。

    慕容夜愣住。

    猛地回头、对上的、便是花无情一双狰狞恐怖的血眸。

    这、这声音。

    怎么和当初云落溪发狂时的模样一样。

    果然……云家只是个替死鬼。

    一切背后的操纵者,都是君莫玺和不老山。

    或许、就连自命不凡的君莫笑,都只是一介冤死鬼。

    “娘亲、娘亲、你怎么了?”

    娘亲突然发狂,慕容蝶直接就傻了。

    但她注意到周身不善而来的众高手,情知现在不是纠结的时候,是以连忙去拉娘亲。

    “别碰她。”慕容夜眼疾手快地制止了她。

    这……

    这怕是比云落溪更为歹毒的“化兽散。”

    慕容夜心中一震、深深闭了闭眸。

    若是嗜情蛊是以杀死至亲至爱为毒引。

    那、这化兽散便是在娘亲与蝶儿相遇的那一刻,开始发效。

    这种毒慕容夜未曾见过,但却曾听闻过,这种毒还有另一个名字,叫做“相爱相杀”、当其毒发,会第一时间攻击自己曾所最为亲近之人。

    并且一直处于狂暴宛如也受到的地步。

    是以、论其邪恶、显然犹在嗜情蛊之上。

    当然、论残忍,自然是嗜情蛊首当其冲,中了化兽散的人,心智会被彻底魔化,没有再为清醒的那一刻。而嗜情蛊则是短暂的魔化、对于事后清醒过来的当事人,该有多么的残忍……

    星挽月!

    果然歹毒!

    慕容夜瞬间只觉胸腔炸裂、一股空前怨念涌上心头。

    她一生擅毒、玩暗器。却没想到最后还是栽倒了自己的老本行上。

    “娘、姐、姐、娘她怎么了?”

    慕容蝶先是一惊,被慕容夜搂在身后、她犹自惊慌不止地看着那瞬间张牙舞爪,差点伤了自己的娘亲。

    一双血红寒眸、一口森森牙齿、纤指微蜷、勾至令人心悸的恐怖弧度。

    这、这还是曾经自己温柔善良的娘亲吗?

    慕容蝶哑然震惊。

    “她这是中毒了。”慕容夜沉声道。

    “中毒?”慕容蝶顿时心惊,万分期待地看着姐姐。“有救吗?”

    苦笑摇头。

    慕容夜怕是要让慕容蝶失望了。

    中了化兽散之人、在接下来,不、在今后的人生里,只要不死,便会一直狂化、魔化、最后真正变成一只红面獠牙的怪物。

    “吼!”

    二人这般说着、那边,“花无情”仰头一嚎、嗷呜一声朝着慕容蝶咬了过来。

    不能被咬住。

    慕容夜扬手一挥、手中的银梭下一刻便到了花无情的口中。

    “姐、姐姐……”

    突然之间的惊变、慕容蝶感觉自己的脑子是真的不够用了。

    “既然来了、何必着急着要走呢?”

    正在这时、星挽月汇合着一众高手自四个方向悄然围了过来,以合围之势、将二人围在了中心。

    更遑论此刻的慕容夜与慕容蝶之间、还夹杂着“花无情”这个定时炸弹。

    “上!”

    星挽月扬手。

    这一次、她可没有以往傻傻地与慕容夜交手。

    能群殴何必要单挑呢?

    反正、她要的、不过是慕容夜死而已。

    ……

    “老韩!”

    另一边、一直尚被圣天紧紧压制的符天衍见此,手中斧子一震,一声大喝。

    “哈哈、你我兄弟、今日、一起上路。”

    “来生若有缘、你我再言欢、哈哈……”

    韩霸天爽朗一笑、手中刀似诡魅,拼命一般朝着圣天回击而去。

    圣天一愣。

    这俩老货刚才只是手段尽施拖住他。

    怎么现在突然间拼了命了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