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若不是那一纸家书、邪一还不曾得知自己原在家中还有父辈先前定下的一门亲事。女方托人找寻很久,方才找到了他。

    他愕然。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既是真的、他也无法否认。

    自己成亲、自己的好兄弟自然在场。是以他想都没想,将请柬送去了“美人馨”。

    大婚之日。

    他见到了她。

    不似以往的活泼、俏皮、那一天,她一袭黑纱,格外芳魅雅致。

    一瞬间、她便成了场中的焦点。

    嫣然淡笑、她举杯,祝词满满,但她越说、他便越难受、越能感受到她的疏离。

    似乎、从此之后、她与自己便是彻底的两个世界。

    抬头、两人一饮而尽、他没有注意到她深藏心底的泪水,亦没有察觉心底翻腾不止的悔恨……

    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她才是自己心中一直思慕不得之人。

    是以、他辜负自己的结发夫妻。

    心念她人、他委实不能与其同床共枕。

    当妻子疾病复发、命不久矣、他才恍然、陪伴床前。

    “我知道、你心始终不在我这里。”这是妻子临死前的第一句话。

    “是我们大婚之宴上的那名黑纱女子吗?”她苦涩道。

    不忍再次欺骗她,他承认了。

    她叹息、

    “若是她的话、我便认了。”

    那般风华绝代、自然是她一介小家女儿难以比拟的。

    “答应我、我走后、你们要幸福啊。”这是她最后的一句话。

    说完那句、她便走了,留给邪一的,便是无穷无尽的后悔。

    是他、是他枉为人夫。

    是他、没有尽到属于他的责任。

    可是……他和馨儿,还有可能吗?

    他摇头。

    这一年中,他不是没有思念难熬,偷偷窥伺的时候。

    除了看到伤心落泪的她、郁郁寡欢的她,更多看到的便是无数富家子弟对她的疯狂爱慕与讨好。

    那些人、哪一个不比自己优秀英俊?

    就算是为了她好、他也该放手吧。

    “你已逝去、此生我已再无意她人。”

    “馨儿是我永远配不上的存在、从今之后,我最大的愿望,便是守护她一生。”

    这是他在发妻坟前的一番话。

    只可惜、他不知道她来过、亦不知她只听闻了前半句。

    泪眼轻扬、看着面前那宛如多年前一脸天真笑意的面庞、邪一只感痛彻心扉。

    那句“我的心,你究竟要何时才懂。”究竟满含了她多少的幽怨与相思。

    原来、原来……

    泪流不止、一个念头陡然自脑海炸裂。使得邪一突然间明悟了、明悟了曾在那片大红色的喜庆中、她为何有那般落寞而绝情的背影。

    原来、原来、竟是自己负了她啊。

    他惊叹、却因这个事实、心痛地难以呼吸。

    “啧啧、好一对苦命鸳鸯、既然如此,那我就成全你们。”

    星挽月对此冷眼旁观。

    “嗖嗖嗖”地箭林飘过,可邪一的眸子中,有的只有那令他魂牵梦绕的一张俏颜。

    “同生死、共黄泉、馨儿、幽冥地荒路远、你别、我随后就到。”

    “下辈子若是有缘、我定要宁死也与你纠缠到底,不放手……”

    万分眷恋地抱着她冰冷的身体,他深情喃喃。

    而她的一张俏脸上、亦是挂满了原本那眷恋不舍的笑意。

    “噗!”

    下一刻、万箭穿心、诡异的却是没有半点疼痛传来,邪一轻笑,抬头,恍惚间,似乎看见了光幕中,馨儿如年少时向他递来的酒杯。

    真好、这一下、终于在一起了。

    ……

    “姐、姐姐。”

    当慕容蝶带着小月出现在慕容夜身侧之时,早就哭成了个泪人。

    慕容夜亦是黯然叹息、伸手,递给了慕容蝶一个怀抱。

    关于邪一的事情,她不是没听莫邪说过,当时,她便有些唏嘘感慨,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因为一些奇奇怪怪的原因,耽误了彼此,不然、慕容夜何以安排他们一行,想的便是此番劫难能化去他们心头纠葛,让他们能够破镜重圆。

    只是。

    摆在眼前的却是这一抹血染尘埃的一幕。

    她砸了砸舌,目光落在那一对血衣之上,心底之间,无声地替他们祈祷着。

    但愿下一世、他们能幸福地在一起吧。

    “娘、娘、你还好吗?”

    慕容蝶很伤心地扑在了姐姐怀中,仔细想想,她和吴馨何曾相像、不同行的是、邪一哥哥自始至终心系于她、可是她却……

    还好、她比馨儿姐姐幸运的、便是她有这么一个姐姐。

    无论在外人面前她多么坚强、执拗、姐姐这里,永远有一个温暖的怀抱等着她。

    短暂的失态之后,慕容蝶连忙帮着姐姐一起解救娘亲。

    看到娘亲失明、在看到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蝶儿的心瞬间被满腔的怒火所覆盖。

    “卧槽?老子英明一世、竟然被这小丫头被算计了!”

    “竟然敢算计我、”

    “原来是类似麻痹粉的东西、还好还好……”

    一炷香的瞬间、很快、那原本被慕容夜所石化的众高手凭借着自身的实力,逐渐恢复了身体的控制权。

    若说一开始、他们被慕容夜那层出不穷的手段所惊吓到。

    那么现在经过一炷香时间的沉淀,他们内心的恐惧亦是满满被消浊、剩下的便只有浓浓的愤恨。

    “拦住她们!”

    嫌弃万分地一脚踢开那挡路的死尸,星挽月悠悠开口。身后无数高手如潮水般涌了过来。

    “哐啷!”

    好了?

    另一边、在慕容夜坚持不懈的努力下、那原本锁着花无情的千年玄铁的锁链终于被她解开。

    “蝶儿、扶着娘亲。”

    慕容夜提醒着。

    挥手召来了小月,慕容夜连忙将蝶儿和花无情扶上鹰背。

    就在这时、慕容夜蹙眉,身后,隐隐一道凛冽杀气袭来。

    心下大寒、慕容夜一手拍在小月身上,一声大喝,“走!”

    另一边、腕角凛动,锁龙索随身而发。朝着身后凛寒而去。

    银梭挥动、她亦是毫不犹豫地转身而去。

    星挽月。

    前世今生、她和她之间的新仇旧恨,也是时候该一番了解了。

    “姐姐、小月、别走、别走!”

    刚经历过馨儿姐姐那一茬、慕容蝶此刻再也不忍见任何人逝去,是以在听到姐姐声音的刹那,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她不能走、她不能抛弃姐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