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馨姐姐、”

    听到声音的那一瞬间、泪水便早已湿慕容蝶的眸子。

    手中、紧紧握着吴馨姐姐给她的一枚玉佩。

    那是一块通体莹白、呈凤凰模样的玉佩,凤凰涅槃之中,“美人馨”三个字,更是娟秀似水、美丽如风。

    “蝶儿、这是美人馨的信物、其实、若非我无意江湖、美人馨的势力,足矣会是超越琉璃阁的存在、拿着它、相信、美人馨会在你的手里,大放异彩。”

    耳畔、似乎响起馨姐姐那温切告诫。

    “我们拖住他们、你趁着机会、快些到你姐姐哪里去。”

    慕容蝶哪里相肯。

    “蝶儿、你知道女人一生什么时候最幸福吗?”见慕容蝶拒绝,吴馨不怒、嘴角却是勾起一抹羞涩笑意。

    “”慕容蝶愣住。

    “女人一生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找一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从此相夫教子、流年一生。”吴馨深情道。

    若不是情势逼人、她怎么都是不肯说出自己心事的。

    “姐姐、你”慕容蝶猛地捂住嘴角,看着吴馨双眸似水般看向邪一大哥的眼神、一道惊雷,刹那间自脑海划过。

    “是啊、很可笑是吗?我爱上了他。爱上了一个早就丧妇的男人。”

    吴馨苦笑。

    她怎么会想到、一向自命不凡的自己,怎么偏偏会对这一介木头找了魔呢?

    偏偏、对于她的一往情深、那个木头偏偏看不见。

    此番而回、她又岂是完完全全为了报恩、她啊、一颗心,果然还是放不下他啊。

    早些年接受了星挽月时刻看护君莫邪的任务、是以星挽月曾经没少化作夜衣少侠,自王府游走。

    而邪王府又岂是她来去自如的地方、因此、她首次对上邪一之时,便是一番鏖战。

    双方谁也不肯想让。

    到底是自己不行、最后还是惊险落败、胸腔之上被其创伤。

    要不是君莫邪闻讯赶来、这家伙、或许还真的拉辣手摧花了。

    想到这里、吴馨不由得笑了。

    她至今还记得、这木头在见到自己身为女儿身时的惊悚诧异。

    后面、君莫邪似乎是下了什么命令、使得她每每出行王府,顺利多了。只是,不管她做什么、身后、总会有那么一条甩也甩不掉的尾巴。

    一来二去、二人便相熟了许多。

    尤其是一次、她外出遇难、得邪一相救,二人的关系便铁了许多。

    是以、她造访王府的次数越来越多了。

    起先、还是打着监督邪王的名号。

    到最后、几乎每每都是带着酒肉而来、畅饮一番。

    她原以为、自己难得遇到了一介知己、不由得庆幸不已之时,却突然收到了他的喜帖。

    那大红的上好娟丝瞬间便灼烧了她的双眸。

    那一刻、她芳心尽碎、夜泪灯鸣、方才在痛彻心扉之后,明晓了真心。

    邪一大婚,她去了。

    原本一身如鬼似魅的黑纱,着在她身上,却是一副成熟内敛、淡漠纤华。

    她举杯笑颜、看着那一对如壁玉人、仰头、任凭泪水无声滑落心底。

    一红一黑、自此之后,两个世界。

    从此之后,她便从王府失了影子。

    其后、若不是君莫邪强娶慕容夜那一遭、她是无论如何也不肯再去的。

    可就是那一去。

    她才发现、有些人、有些情、即便过了很多人、依旧难以忘怀。

    秋风残月、

    她见到了邪王、亦见到了万分与她疏离的他。

    她生气、她气愤。最后却仍是将手伸向了邪王妃。

    龙有逆鳞、触之则亡。

    或许、也给了她一个死的借口。

    可她万万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地弄错了人、遭遇到慕容夜的强烈报复。

    她更没想到、她与邪一竟会以这种方式、再次在王府相见。

    相识于此、相亡于此。如此想来,倒也完美。

    吴馨心中暗想。

    其实、在邪一新婚不久后的一年,她便得知其夫人病逝、说实话,那时,她的心中其实还有一些小庆幸,她以为、他们之间,或许还有未来。

    然而、当她心情复杂地赶去时,看到的便是青衣冢面前颓然跪倒的男子。

    他应该是很爱她吧、不然、怎会发下今生不再续弦的誓言。

    那一天、她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狼狈不堪回来的。

    在接连了十几日的花天酒地之后,她清醒了、亦变得冰冷了。

    至那之后、她的世界、便忘了那个人、那个他。

    直到现在

    微笑莞尔、此刻的吴馨娇躯翩跹,宛如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优美、梦幻。

    双臂微展、这一刻,她似是彻底放下曾经过往,一颗芳心,万分眷恋地朝着那心上之人扑去。

    “嗖嗖嗖!”

    一切不过是刹那间。

    有的、只是邪一目眦欲裂的血眸、和面前那充满爱恋的绝彩面容。

    “木头、我的心你究竟要何时才懂你知道不知道、我”

    带着点点少女的幽怨、吴馨开口,一双潋滟彩眸却在下一刻,彻底灭了神采。

    “馨儿、馨儿。”

    邪一猛地呆滞、猛地将宛如刺猬的吴馨揽入怀中,丝毫无视那透过其身,穿透而来的冷箭。

    “馨儿、馨儿、你怎么那么傻、你怎么那么傻啊。”

    一时间、悲怆漫天。

    向来流血不流泪的邪一、此刻却早已是泪流满面。

    哪个少年不多情、曾幸得王爷青睐的邪一,一心忠胆、却怎么也料想不到、遇见了她。

    那一夜、飞沙走石的战斗,他在戒备对方之时,亦是惊艳对方的身手。

    可、当那一剑刺中她左肩、挑开她衣衫、瞧见那纤嫩柔美的娇躯时。

    他震惊了。

    当真是又气又羞。

    气的是自己修炼多年,竟差点败在一个女人身上。

    羞的是,自己一个七尺男儿竟然伤了一名娇艳似花的女子。

    后来、还是王爷解了围。

    一见钟情、怕是就是从那时而来的吧、天知道当他无疑间从小六子那里知道她陷入危险时候的心情。

    他拼命赶去、却不得已生生装出一副恰巧路过的“巧遇”。

    而那行之后、她造访王府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他们的感情也越来越好。

    他们、就像好哥们一样,畅聊不止。

    直到、他接到远方亲戚的一纸家书、他的世界,彻底变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