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韩伯伯、小心!

    慕容夜片刻呆愣,而后见圣天那枚血红弯刀,突然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韩伯伯、小心那刀。”

    她急切开口道。

    那刀端的是很诡异、她先前与之交手,无数次,明明判定了弯刀的方向予以拦截,却在最后总会其生生改变了方向。

    “哈哈、夜侄放心、你韩伯伯我一生以刀为敌、怎会惧了这种不入流的下三滥武器。”

    面对慕容夜的提醒,韩霸天虽嬉笑出言、面庞却是尤为慎重。

    显然、无论是刀意还是刀形、圣天均是在符天衍之上。

    名垂天下的传奇。

    果然是令人棘手。

    下一刻,慕容夜便发现,那原本撵得她上蹿下跳的血红色诡异弯刀,在对上韩霸天之时,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稍稍没有那么诡异了。

    “那是刀意、传闻修者只要到了人刀合一的地步,便能操纵宝刀、随意进攻……”符天衍将怀中的慕容夜轻轻放下,解释道。

    “夜侄女、你快些去救你的娘亲吧。”说着,还不忘抬头,面容蔼和地揉了揉慕容夜的脑袋。

    “符伯……”

    慕容夜开口、喉咙却像是卡住一般。

    “丫头、我知你倾心为我、你又可知我们心底的绝望遗憾呢?”

    背过身形的符天衍微微叹息。

    “自从那一战、那件事、就像是我们俩人的心魔、此时、旧事重演、敌人面前、我们、又怎么舍得四处逃窜?”

    他重重咬唇。

    继而回眸、笑眯眯地看向慕容夜。

    “夜侄女、谢谢你、你的出现、才是老夫有了新的活力啊。”

    “现在、是该新仇旧恨一起报的时候了。”

    他咧嘴大笑、双眸中竟是涌出难得的激动。

    好久、好久、没有这般心情激动了。

    双臂猛挥、自腰间拎出两把巨斧、一声大笑。朝着与韩霸天交战中的圣天而去。

    “……”

    慕容夜只觉心中一沉。

    不禁抬头、望着漫天飞扬的雪花。

    无声喃喃。

    老爹、虽然我未曾记得你、但、你的兄弟、都是好样的。

    回眸、望了眼犹自呜咽的花无情,她不禁颔首。

    “蝶儿、我的蝶儿……”花无情亦自喃喃低泣着。

    “娘、蝶儿无碍、你且放心。”慕容夜柔声安慰道、急忙抽着时间便试图去解开那千年玄铁制作的枷锁。

    时间紧迫、她可不打算直接将其破坏掉,是以还是快速找到链头,会比较容易一些。

    “夜儿、夜儿、为娘求你了、求你、杀了我吧、”

    听闻蝶儿无碍,花无情不过片刻微愣,继而便是一心求死中。

    最后、饶是好脾气的慕容夜也被弄的头皮发麻。

    她猛地撂下手中的千年玄铁、语气不由得冷了几分道。

    “你想死自然很简单、可你想过蝶儿的感受吗?”

    “亲眼见到自己深得自己信赖的姐姐杀死了自己的母亲、你可有想过蝶儿的感受?”

    “无论如何、哪怕念在你对我过去十几年的养育之恩上,我都得救你、拼了命地救你、至于你活着出去后、寻死寻活、便与我无关了。”

    慕容夜冷然道。

    闻言、原本正在吵闹中的花无情顿时愣住了。

    这样的冰寒无情、气势逼人的夜儿、她还是第一次见。

    她无言苦笑。

    果然、谁的女儿最是像谁啊。

    此时夜儿身上的气场、岂不像极了梦姐姐?甚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我明白了。”

    深深叹了一口气,她神色黯然道。

    是她自私了。

    一心求死、却忽视了蝶儿的感受,还要靠夜儿的提点,她这个娘亲、委实有些失职了。

    不过、她也因此有些暖心。

    原本还担心夜儿蝶儿并无血缘关系的心也彻底放了下来,显然、夜儿对蝶儿的关心、丝毫不亚于自己。

    是以、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见此、慕容夜紧紧咬牙,攥紧了拳头无言地闭了闭眸子。

    若非情势所迫,她万是不肯这样与娘亲说话的。

    ……

    “想走?既然来了、就留下吧!”

    东面、邪一与吴馨联手之下,刹那间令的梦飞毅一行人人仰马翻,无奈势单力薄,很快便被人团团围住。

    危急关头、邪一很快便展现了身为男儿的优秀素养。

    他猛地一把抓住了吴馨、以身为轴、全身蓄力,整张面庞更是涨的通红,然后、他猛然用力、在吴馨神丝呆愣的刹那间、生生将她甩了出去。

    “小月、跟上!”

    身在半空中躲避着无数利箭的慕容蝶见此不由得连忙吩咐着小月。

    几番生死、她和小月的默契可是越来越默契了。

    “吴馨姐、你还好吗?”

    接到重伤的吴馨、蝶儿连忙替她查看伤情,一些简单的处理,她还是会的。只是……她有些担忧地看着将吴馨姐姐救出而彻底陷入险境的邪一大哥,面色愈发有些难看。

    邪一的能力尚在吴馨之上、是以更是遭到了不少照顾。

    “蝶儿、放我下去。”

    空中的翻飞刚止、吴馨便凝眸开口道。

    “馨姐姐。”慕容蝶不解。

    “那个傻瓜、我要去救他……”猛地握了握拳头,吴馨咬牙切齿地娇喝道。

    “……”

    “哦?英雄救美啊、啧啧、我倒是很感动呢。”

    星挽月在众人的众星拱月中出现,目光嘲讽地看向邪一。

    “既然决定了做英雄、最好就得有承受那份惨烈的血气方刚。”

    抿唇淡笑、她绝色的面庞陡然闪出一抹阴寒。

    “弓箭手听令!”

    星挽月一声冷喝。

    “嗖嗖嗖!”

    瞬时间、无数泛着银芒的冷箭无一例外地瞄准了邪一。

    反观邪一、则是手捂胸口、猛地将先前的毒箭抽出,咧嘴大笑,神眸之间没有一丝一毫的惧怕。

    手握长剑、狂发轻缭、此时的他,俨然似一介王者,寰宇天下。

    “放!”

    梦飞毅一声令喝、众箭齐发。

    这一次的目标不再是半空之中的蝶儿与小月。

    赫然正是邪一。

    对星挽月来说、凡是相助慕容夜的人、无一例外,都是敌人。

    “木头……”

    伴随着漫天雪花、万箭齐发间,没人注意到、一抹纤华俏影竟是轻身一跃,妙音含憨、扑身而来。

    闻言、原本本欲放弃挣扎的邪一一愣,双眸猛地大瞪。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