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瞳孔骤缩、慕容夜显然读出了星挽月的唇语。

    “时间到喽。”

    星挽月笑意扬眉、手掌微蜷、一把弯刀显得愈发凛冽阴寒。

    其实、对于这个结果、星挽月还是很意外的。

    她认为慕容夜是断然不肯放弃慕容蝶的。

    即便、不是同一个人、可那相似的容貌、总会让人难以割舍。

    只可惜、慕容夜很意外地选择另一群人。

    当然、对星挽月来说,这个结果、她也是喜闻乐见的。

    毕竟、她现在可是再次拥有了亲手杀死“慕容蝶”的机会、这种能往慕容夜心口剜刀子的机会可不多啊。

    嘴角噙笑、星挽月微微偏头、笑眯眯地朝着慕容蝶而去。

    “蝶儿、蝶儿、我的蝶儿夜儿、怎么没有声音了、蝶儿现在怎么样了啊?”

    诡异的沉寂、令的花无情格外压抑、此刻、她根本无暇顾及自己、极度不安地慌张道。

    慕容夜凝眉、竖耳、感受到身后的劲风、她左脚一步,轻轻垮了出去,右脚一勾、率先朝着身后之人此回旋侧踢而去。

    “哦?”见不断躲闪的慕容夜终于肯正面交战、圣天亦是眸眼微喜、笑意满满、先前见这小女娃诡异莫测的手法、不禁引发了他周身那莫名的好战细胞。

    扬掌、握拳、慕容夜一拳一掌率先击在了圣天的臂膀上、脑袋微低、纤细的身形很快便绕至圣天身后。

    圣天亦是稍稍因慕容夜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稍稍惊讶。

    只可惜、慕容夜那点攻击、落在他臂膀上、就像是打在棉花上一般、无关痛痒。

    突然、他心下一震。

    诡异地不顾急速错骨带来的危险生生扭转了身形。

    同一时间、一束细如发丝的银链几乎贴着他的胸腔划过。

    那是什么?

    他纳闷、定睛凝视。这才发现、那哪里是什么银链、根本就是十几根银针诡异而连的弧线。

    这、这得要多么强大的控制力和掌控力,才能瞬间将数十根银针这般有序发出。

    若是刚才他不小心

    圣天心中冷寒、白眉微皱、在心里终于将慕容夜看做了足矣成为他对手的敌人。

    “呼、”

    险险躲开银链、圣天猛地转身,朝着慕容夜扬手一抓而来。

    口中还兀自嬉笑。

    “小女娃、人不大、手法倒是很是歹毒犀利啊、这可不好。”

    他淡笑、似是再也不曾将慕容夜的袭击放在心上。

    是吗?

    慕容夜面不改、心下冷笑,速退的身形间,一只手微微蜷起,在口中荡起一抹嘹亮的哨音。

    “什么?”

    圣天暗道不好、猛然回头、就见那原本被他忽视的银针以一种极为刁钻的弧线,稳稳地朝着背对着他们,缓步而去的星挽月飞去。

    原来、这女娃娃的目的竟然在宗主?

    圣天大惊、几乎来不及思考、疾声大呼宗主小心。

    星挽月闻言、诧异转身。

    刹那间就见眼前飘来一缕银白的丝线。

    来不及多想、她登时仰身弯腰、险险避开。

    脊背上瞬间一层泪汗。

    这般偷袭、果然很是刁钻。

    差一点。

    她有些后怕地拍了拍心脏。

    然后、就见、那银线去势不减、依旧以一种极快的速度飞射而去。

    心有余悸地望着那枚银线、突然、星挽月猛然跃起、整个人就像是疯了一般朝着星挽月的方向急速而去。

    顺着那银线的方向、赫然正是那被高高悬挂的慕容蝶。

    只是、千年玄铁太过珍贵、就算是他们,短时间内也无法拥有如此充足的数量,是以栓锁慕容蝶的不过是质量稍微好一点的麻绳。

    而现在、慕容夜真正的目的、赫然正是慕容蝶。

    更准确地更是那捆绑着慕容蝶身上的麻绳。

    呵呵、

    明晰了慕容夜的想法,星挽月紧绷的面不由得微微动容。

    怎么、难道你是看不下去,要亲自送那丫头见阎王吗?

    心中笑想、星挽月却是疾速而去。

    慕容蝶可是她最为上乘的一枚棋子,在她还没玩够之时,谁都不能夺取她的性命。

    姐姐

    不同于星挽月的嘲弄笑意。

    慕容蝶亦是看到了急速而来的细线。

    对于姐姐、她是打从心眼儿里彻底信任。

    就像此刻、她清晰听到那紧束双手的麻绳松断、自己的身形不可控制地朝着地面的铡刀而去,心中虽有少许心慌、但依旧没有改变她对姐姐的信任。

    闭眸、慕容蝶坦然接受着她即将要面对的生死。即便到了此刻、她依然相信、姐姐是永远不会害她的。

    “咻!”

    就在此刻、九天之上、顿闻一声烈鹰长鸣。

    嘶音嘹亮、其中仿佛蕴含着无数的亢奋与自信。

    这一刻,不光是王妃、几乎沧源的半个皇城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鹰鸣声恍了心神。

    那高亢的声音、嘹亮的语调、似欢喜、如雀跃。

    很快、伴着众人眸眼之间。

    一抹暗黑火焰宛如流行空袭般狂暴而来、卷起漫天飞雪、勾起无边狂风、刹那间、似乎、它便是这片天空的主人。

    “小月。”

    见到黑影的瞬间、慕容夜原本紧皱的眉头这才轻轻放下。

    这一手、她着实玩的比较凶险。这才令得一向对自己自信有佳的她,一直处在提心吊胆之中。

    先前、她明明有重伤那群不老强者的机会。

    但为了保存银针、她放弃了。

    她必须要充分保证手中的银针能一击命中,救下蝶儿。

    与此同时、她还必须要制作出偷袭圣天的假象。

    当然、后面、对于圣天的随机反应以及对星挽月的提醒,也是被慕容夜算在其中的。

    若是圣天没有提醒星挽月、星挽月中招身死,蝶儿短时间自也是没有危险。

    若是圣天出言提醒,按照她计算的时间和弧线来看,那时候星挽月第一时间断没有出手的机会,只会仓皇避开。如此,那排银针便会朝着拴着慕容蝶的麻绳而去。此时、在加上自九天之上,逆流而下的小月、蝶儿势必也会脱离危险。

    所以、无论怎么说。

    慕容蝶、都会有惊无险。

    见到那狂风似澜的小月、慕容夜紧绷的面角终于是扬起一抹微笑。

    还好、还好。

    还好她一开始就让小月逃离了众人的视线,还好她对星挽月的性格早有把握。

    还好

    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第二次。

    轻轻闭眸、她暗自叹息地想。

    再次开眸、她便是眸眼犀利地望向眼前那一袭白袍的绝世老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