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随后、慕容夜便纷纷为他们介绍了四个方向的兵力部署。

    其中、西南方向稍显弱、是以、便是邪六一行人前去。

    毕竟、大小海要携带着牡丹红与玫瑰灵二位女子,论天赋、她们两个都不算太差、只可惜、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即便是一位少年天才,也难以迅速成长为一代至尊。

    是以、邪六一人便选择了稍微比较好突破的一条路。

    而琉璃荼和邪一、则是稍选择了一条比较艰难的。

    当然、要数最难突破的、自然是东南方向。

    那里、靠着沧源城外围、绵延数十里的森林。

    而森林,往往都是古今埋伏之地。

    “夜儿、”

    琉璃荼皱眉。

    慕容夜竟会和慕容蝶有一样的策略。

    可现在……那群人,不是明明已经被夜儿解决了吗?

    还有……

    无论是邪一、还是邪六、都是带着很多人一起跑路。

    为何到了自己这里。

    只有自己和琉璃蘼、君尚威也是和邪六一行人一起的。

    这样的阵容、让他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你不能暴露自己。”

    不等他说话、慕容夜便开口制止了他。

    琉璃荼顿时失语。

    这、怎么说地和慕容蝶一模一样的话。

    或许此刻、就连他都未曾料想到、慕容蝶、他原本只当一个妹妹的存在、竟是有着果断裁决能力的存在。

    “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这么说、你明白吗?”

    慕容夜抬眸、慎重万分道。

    四眸相对、看着慕容夜一双烟波般眸宇间的真切希冀、琉璃荼沉声、重重点头。

    他明白夜儿的意思。

    若是此番突围成功。

    哪怕是一个人成功了。

    都需要他所属琉璃国的力量。

    而他的身份,势必不能暴露。

    否则、便会如同现在的沧源、迎上不老山无穷无尽的报复。

    “桀桀……走?”

    正在这时、一道阴测测的声音响起。

    却是圣天身形淡出、诡异而来。

    刹那间、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意与压制力瞬间弥漫全场。

    “走、快走!”

    慕容夜顿时失色、大喝道。

    下意识伸手、便将琉璃荼推了出去。

    “蘼、我们走!”

    琉璃荼咬牙、生生将唇角咬出一道血痕,这才猛地松口,甚是不甘地转身。

    其实、他作为琉璃国的太子,多年来没曾少受过各种策略谋划的灌输。

    他知道、此刻、与其殊死一搏,化整为零、方才有一线生机。

    先前的慕容蝶拼命在给他拖延时间。

    现在的夜儿、不也是这般不顾生死而来?

    既是这样、若是他再不果断点、便是真的辜负了他们的苦心。

    “王妃、保重。”

    邪一与邪六此刻也均是面色苦涩道。

    转身、携带着众人、刹那间如一道道流光朝着四面八方而去。

    “你们……都给我追上去。”

    圣天扬手喝道。

    下一刻,就见原本那跟着圣天的十数名不老山之人顷刻间化风而去,间不容发地追了上去。

    “娘、我来了。”

    无视身后那巨大的压迫、慕容夜转身,朝着那悬挂着的花无情奔去。

    “夜、夜儿……”

    花无情是被蒙着双眸的、此时、当慕容夜亲眼看到她的时候。

    顿时间、

    她一双眸子几近喷火。

    她先是解开了娘亲眼上的布条儿、看到的、便是那令人触目惊心的两个窟窿。

    原本那本属于娘亲的一双秋眸、此刻只有两个血窟窿。

    这一看不要紧。

    目光下撤、很快便看到了娘亲的衣衫。

    冰雪严冬、娘亲竟然还是一袭单衣?

    娘亲自然不会那么傻。

    从那单衣上染着的血液与点点偏黄的来看……

    “娘、对不起……夜儿来晚了。”

    慕容夜语气一哽,涩涩道。

    “夜儿、夜儿、真的是你吗?”

    听到熟悉的声音、花无情突然有些失控,急促求证道。

    “是的、娘亲、是我、我来带你离开。”

    慕容夜眼角一热,认真道。

    银梭挥舞、便要去解开拴着娘亲的锁链。

    她这才发现、锁着娘亲的竟然是锁链、而且、似乎还是玄铁……

    她心下微微有些蹙眉。

    “不、不……夜儿、杀了我、求你杀了我、现在……就现在、求你杀了我、快!杀了我、杀了我……”

    对于慕容夜的安慰与援助、花无情的身体却是剧烈地抖动拒绝着。

    口中一个劲儿地祈求着慕容夜。

    到了最后、甚至到了疯狂喃喃。

    闻言、原本正满头大汗和玄铁做着斗争的慕容夜不由得愣住了。

    她知道、此时从花无情周身传来的、只有一股求死的意图。

    娘亲性如柔水、自小在她的印象中便是宛如雏菊般的存在,清淡、优雅。

    记忆中、她从未大声呵责着自己,更遑论如今这般失态言语。

    看着她一身狼狈。

    身为女子、她一眼便已看出娘亲曾受过什么样的遭遇。

    她哽咽。

    回头、她只能充耳不闻地继续和玄铁做着斗争。

    身为子女、她真的下不去手啊……

    “桀桀、小女娃、放弃吧……那可是千年玄铁。”

    圣天阴阴而笑的声音传来。

    抬眸、慕容夜亦是冷冷地看向他。

    “不过千年玄铁而已、又有何难?”

    只要给她时间、莫说千年玄铁、纵然万年合金、只要方法合适、她也依旧有办法。

    “哦、不难吗?”

    圣天淡淡而笑、略微有些悠然自得地捋了捋苍白的胡须。

    伸手、轻轻扬扬地指着一个方向。

    “你看、那香、且还剩下多少?你那可怜的妹妹、不知是否还有救?”

    他开口道。

    慕容夜蹙眉。

    闻言、原本正在不停挣扎、一心求死的花无情却是娇躯一震、不再胡言。

    “妹妹?什么妹妹?”她瞬间抓到了话题的关键。

    “蝶儿、难道是蝶儿?”她大惊失色道。

    突然、一脸慌忙地朝着慕容夜的方向疾呼道。

    “夜儿、夜儿……他说什么妹妹、是不是蝶儿有什么危险啊、你、你快去救她、快去救她。”

    “娘、你放心、蝶儿不会有事儿的。”

    慕容夜猛地侧身,率先躲开了圣天一击、抬眸、一双看似平静的眸子却是极其不安地望向慕容蝶的方向。

    只因为、那里出现了一个原本本不该出现的身影。

    星挽月。

    此刻、她华衣如梦、远远望着慕容夜。

    四眸相对、唇瓣微勾。

    “历史、是会重演的。”

    她嫣然而笑、无声喃喃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