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泪水喷涌、此刻的慕容蝶、再也没有之前强打的坚强。

    亲人之间、

    一个眼神、一个鼓励、慕容蝶原本颓然的气息一改。

    她是姐姐的妹妹。

    她是邪王妃的妹妹。

    ……

    “拦住她!快!你们愣着干什么吗?都是死人吗?”

    星挽月怎么也没料到、她苦苦谋划的事情竟然会被慕容夜以这种最为直接、残忍血腥的手法、生生撕开一个口子。

    这一刻、她在呐喊、咆哮。

    与此同时、

    她的内心深处、也衍生出一抹微不可见的恐惧。

    那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

    曾经、她为了保全自己,集结了世界上排名前一百名的雇佣兵、原以为可以与慕容夜一战、却没料到最后竟是令人瞠目结舌的结果。

    第一和第二的差距究竟有多大?

    慕容夜用那场漫天血意告诉了她、不光是和第二的差距、更是和所有人联手的差距。

    “宗主?”

    圣天疑惑、察觉星挽月有些气息不稳,他急忙上前,一缕精纯内力朝着星挽月输送过去。

    星挽月只觉脑海一清、心底那种原本的惊惧稍稍缓解了一些。

    抬眸、看着场中血袍翻飞、经久不衰的慕容夜、星挽月神色有些复杂与落寞。

    慕容夜、

    从什么时候起、你就是我的心魔了?

    她苦笑。

    心魔已成、若是不除、她怕是生生世世难以安生。

    “圣天、拦住她!”

    深深闭眸、星挽月轻轻摇头,示意圣天住手,她低声道。

    “若是你此番能凯旋而回、我便解了你的蛊、放你彻底自由。”

    “宗主…那蛊。”

    闻言、一直尚处风轻云淡的圣天突然神色紧张了起来。

    据他所知、母子蛊。天下无解啊。

    “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

    星挽月摇头。

    “世人均说母子蛊无解、但是、他们却不知道、若是中了母蛊之人愿意以损害自己血脉为代价、母子蛊便可解……”

    星挽月淡淡道。

    闻言、圣天眼眸亮了。

    那么说、之所以盛传无解、是因为、根本不会有人愿意以重伤自己去救治他人、试问谁不愿意要一个不要钱的打手呢?

    “宗主、你的意思是……”圣天很是意外地看着星挽月。

    “宗主血令为证……”星挽月二话不说、直接将手中代表了不老山的宗主血令递给了圣天、诚意足以可见。

    “属下……誓死不辱使命!”

    若说原本圣天对星挽月多少还有一些心存芥蒂。

    此刻、倒是多多少少有了些改观。

    再者说……

    圣天回眸、一双暗沉的灰眸望着远处那势如破竹的慕容夜,嘴角荡起一抹寒笑。

    羽儿、可不能白死。

    这对姐妹、誓必都要死。

    ……

    另一边、

    “呼!”

    慕容夜翻身而起、袖中一挥、

    白雾顿时荡漾。

    朝着身后穷追不舍的众人撒射而去。

    “这又是什么?”

    身后、那原本被慕容夜层出不穷手段所震撼的众高手,见到这般薄雾、不由得速然止步,立刻屏息凝视,调动着体内的气息,生怕一丝一毫的毒性侵入体内。

    “弱点暴露地很明显啊。”

    见此、慕容夜淡唇莞尔、手中几根银针再次以一抹诡异弧线击出、

    “啊、”

    “噗、”

    “为什么……”

    顿时间又有几人丧命、至死眼眸之中依然彰显着死不瞑目的不甘。

    “没有毒、没有毒!”

    很快、有人率先察觉到了慕容夜的意图,一声大喝,率先解了自身的屏息。飞速朝着慕容夜而去。

    “真的、没有毒、没有毒!”

    很快、众多高手纷纷反应过来。

    闻言、慕容夜抬眸,一双凉眸似笑非笑地扫了眼众人。

    没有毒吗?

    呵呵、

    没有毒、

    的确、

    那可不是什么毒、

    充其量不过是她从幽冥之森那能令人周身躯体石化的蜘蛛身上提取而出的“僵硬粉”罢了。

    只可惜、由于制成为粉末、消耗太大、是以这“僵硬粉”最多只能坚持一刻钟的时间。

    当然、这一刻钟的时间、她已足够用来救人了。

    “我、我怎么……”

    “我的身体、我……”

    身后、原本正在逐步紧追慕容夜的众多高手均是纷纷逐步、满眸错愕、面面相觑。

    “那、白色粉末……有、毒!”

    有人震惊。

    很快、

    他们便察觉自己近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周身血脉恍然一瞬间冰冻了起来。

    唯有一双眸子、尚且还能骨碌碌地瞅着慕容夜。

    “辛苦了、你们就暂且休息一刻钟吧。”

    慕容夜冷冷勾唇。

    要不是她手中可用的银针被挥置一空,此刻、她还真是想一锅端了眼前的这些人。

    可惜了。

    她深深遗憾着。

    当然、现在可不是可惜的时候。

    因为、她看见那大雪之中点燃的烟火、只剩下最后的一点点。

    转眸、

    她余光瞥了眼。

    东边的擂台上、蝶儿亦是面色担忧地望着她、似乎根本没有担心过自己的处境。

    “哐!”

    身后、那磅礴的气息似潮水般而来。

    慕容夜一个翻滚、手中、银梭宛如镰刀便纷乱挥动。

    “阁主。”牡丹红获得自由,见慕容夜一身血衣,语气不由得有些哽咽。

    “夜儿……”

    琉璃荼的眼眸中则是充满了怜惜。

    “阁主。”

    玫瑰灵、邪一等人均是神色复杂地望向慕容夜。

    “徒儿、”金老头更是不由自主地上前、忍不住地便想要给慕容夜进行医治。

    “儿媳妇……”这里面、唯属最为心累的,自然要数君尚威了。

    “你们没事儿就好。”

    慕容夜快速伸手、一边止住了小老头的救治。

    一边目光严肃地望向邪一、邪六、琉璃荼等人。

    “你们相信我吗?”

    她沉声道。

    闻言、众人一愣。

    而后、琉璃荼率先毫不隐晦地点了点头,“我信你。”

    纵然前面是刀山火海,我依然信你。

    他心中道。

    同一时间、邪一与邪六亦是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

    “好。”

    见此、慕容夜顿了顿了语气。

    “既然这样、接下来、我们分东南、西北、西南、东北四个方向分开逃跑。邪一、你带着韩伯伯、符伯伯与师傅和吴馨。邪六、你带着大小海、牡丹红和灵儿,剩下的、则是全部跟随着琉璃荼。现在……我会将所属四个方向的兵力部署,和危险之处一一告知,你们一定要认真记着。”

    慕容夜严肃道。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