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游戏……现在、开始!”

    星挽月突然勾唇一笑。

    随即、两名身着彩衣的女仆出现、一名持香、一名抱炉。

    很快、香薰点燃、隐约可见空中淡淡的清香烟雾、混合着漫天雪花、看起来异常梦幻。

    加上空气中多多少少有些北风、如此就更加加剧了香的燃烧速度。

    “……”慕容夜抬眸,看着不远处的星挽月。

    “同样的事情、我可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啊。”

    察觉到慕容夜不善的目光、星挽月神色不改、淡淡道。

    与此同时、慕容夜只觉得白芒一闪、星挽月的侧面,一袭白衣老者衣玦翩翩出现。

    他一出现、饶是慕容夜都不由得神眸骤缩。

    很强!

    来人很强!

    那看似干枯忧伤的眸间、压抑的,却是久久不息的生机与愤恨。

    这一点、令的慕容夜有些疑惑。

    出现在星挽月身畔的,自然是圣天、堂弟圣羽死在慕容蝶之手,此刻的他,面上自然不太好看。

    但即便如此、他看向慕容也目光也愈发阴冷。

    咬牙、

    慕容夜静静握拳。

    擒贼先擒王。

    显然、这一次,星挽月没有蠢到再给自己这个机会。

    “阎罗夜、怎么?还没考虑好?留给你的时间、可不多了。”

    见星挽月尚在犹豫,星挽月淡淡莞唇,转身、毫不犹豫地直接将后背朝着慕容夜,坦然而去。

    这一刻,慕容夜再无犹豫,身形一闪,朝着西边擂台速速而去。

    “不老圣尊、还不好好招待一下我的贵客?”

    转身的星挽月唇角淡勾。

    “嗖嗖!”

    刹那间、人影流窜。

    几十条身影从四面八方朝着慕容夜而来。

    “噗!”

    “嘶!”

    慕容夜的身法可以说是诡异无限。

    可此刻、即便她将此刻的速度展现到了极致、依旧、被数道身影拦了下来。

    此时、香、已经燃烬了五分之一。

    “呵呵……”

    接过侍女递过来的杯盏,星挽月淡淡抿了一口。

    饶有兴趣地看着场中的龙虎斗。

    果然、就算明明有千万种办法折磨慕容夜。

    她还是喜欢这种让她生生绝望的方式。

    亦如、曾经的断念崖。

    ……

    “嘶……”

    冷……

    冷风入体、慕容蝶只觉得风似刀一般,蹂躏着自己面颊。

    好疼、

    她暗呼一声。

    小月?

    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慕容蝶惊慌地环视。

    这里?

    她还记得先前自己、似乎是中了星挽月一掌、然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看着被五花大吊的自己,她一时有点懵。

    那下面、一把巨大银光闪烁的闸刀看起来愈发闪烁。

    抬头、

    望着头顶那还算可以的麻绳。

    她不禁有些担心、万一绳子禁不住……掉下去了……

    想到这里,她只觉有些毛骨悚然。

    ……

    “呯哐哐哐!”

    “嘶!”

    “啊、啊!毒、毒、解药。给我解药!”

    突然、刀剑的声音传来,慕容蝶一愣,循声望去。

    一眼便看到人群之中,那吧步履翩转、宇内风华的女子。

    “姐姐?”

    她震惊。

    此刻的姐姐、若不是她视力极好、还真认不出她。

    一身血衣。

    满身戾气。

    慕容蝶不是没见过姐姐杀人的场面。

    可、此时的姐姐、看上去……有点不一样。

    嗯……怎么说呢。

    感觉……感觉、感觉很让人心疼。

    那边、姐姐一边和数十人纠战、其间,那看似无意的眼神却是始终定格在自己身上。

    这一幕、竟让她刹那间觉得有些似曾相识。

    ?

    等等、

    为什么会有似曾相识?

    ……

    “呯!”

    “噗”

    身体宛如陀螺般旋转着、下一刻,一枚细小的银针便被慕容夜以极其诡异的手法刺进了一名不老尊者的昏穴。

    “噗!”

    作为代价、慕容夜亦是左肩受创、喉咙一甜。

    看着层出不穷扑来的众高手、她眼神无波、周身的气息更是冷酷到了极限。

    右腕一抖。

    千凤冢触发。

    瞬时间火焰翻飞。

    “闪开!”

    刹那间、银芒凛动。

    看到这一幕,原本正在自饮自酌的星挽月眸色大惊道。

    然后、便在她吃惊的目光下。

    就见、慕容夜手中的千凤冢……停了???

    这是、什么情况?

    星挽月不解。

    然后、下一刻、她便看到了更令她吃惊的一幕。

    原本……看似很是虚弱的慕容夜。

    就在此刻、突然暴起。

    手中、长剑凛舞、快若闪电般朝着数人挥去。

    这是……

    星挽月“……”

    她哪里来的剑?

    慕容夜的招牌武器不是双把银梭吗?

    “哼……”

    慕容夜低声冷喝,瞅准他们出神闪避的刹那间,她猛地出手,快刀斩乱麻、顿时间要了四五个人的性命。

    “……”

    星挽月愁容似水。

    一脸肉痛。

    虽说她视人命如草芥、可、这毕竟放出去都是一代天骄的高手,此刻不明不白地死在慕容夜的手上、怎么看都有些匪夷所思。

    此时的慕容夜。

    不仅利用了常人的心理缺陷,更是将杀意提升到了极限。

    即便是突袭、能做到眨眼之间,袭杀数人,星挽月一时沉默、这一点,就连她都难以做到。

    此刻的慕容夜、凛冽血腥、踏雪而来。

    风卷起她三千青丝、勾起她那绝色面孔、诡异美丽、宛如天山之山的血莲、妖媚无限……

    “不、不……”

    一名不老山的强者双眸凸出来、满眼惊恐地望着慕容夜。

    只有近在咫尺间、他才发现、慕容夜的恐怖。

    她、明明近在眼前。

    却好似远在天边。

    先前自己的一击,分明击中了她的左肩、可,就在即将功成之时。

    突然……

    她就像凭空消失了一般。

    再次出现、

    便是此刻一柄长剑狠狠地戳进了自己心脉。

    这……

    这还是人吗?

    突然、他惊了、脑袋一歪、灰沉沉的双眸尚死不瞑目地垂望慕容夜。

    或许、他即便到了生死之刻,都不明白、这一次、他们不老山自诩必胜的一击、得罪的究竟是个什么的人……不、不是人、是恶魔……

    风在号。

    雪在飘。

    慕容夜单手执剑、力挽山河而来。

    血衣弥漫、杀意漫天。

    手中剑光璀璨、她一边和数人交战、一边不停地朝着西边的擂台赶去。

    刹那间回眸、隔着万千飘扬的雪花,他朝着慕容蝶递过去一个安心的微笑。

    慕容蝶登时一震、眼眸之中,顷刻间水花四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