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皇城守卫军何在?”

    突然、李航瞪大了血眸,凄厉大喝道。

    一路上、他不是没见这群不老山的龟儿子是怎么对待沧源民众的。

    “属下在!”

    同一时间,一阵激动人心的声音响起。

    却是那原属沧源守卫军的一个个士兵,此刻均是笔直地立在慕容夜的面前,面腮抽搐、鼓足了力气道。

    mmp、连日来、他们一向被沧源的民众戳尽了脊梁骨。

    现在、正是他们为自己正名的时刻、

    他们怎么能不激动。

    不光是他们。

    原本那正在受尽压迫的沧源百姓闻言、突然间也像是有了莫大的信心一般。

    “邪王妃、是邪王妃来了……”有丧子的老妇人低声惊喜啜泣着。

    “是啊、王妃到了、王爷自然随后就到……到时候,一定能将这群畜生从沧源赶出去!”有人希冀着。

    “可、可是、这一次,我们对上的、可是不死不老的不老圣灵、我们真的有胜算吗?”

    悉悉索索的人群中、还有有人十分理智地提出了疑问。

    “不老圣灵?我呸!”

    突然、有人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道。

    “什么不老圣灵、那就是一种迷惑天下的手段而已、咱们的王妃已经找出了应对的手段、也就你们这群愚昧无知的人还在傻傻地以为触犯了圣灵。”

    有人不屑地道出了事实。

    “是的是的、我也听说了、据说是西城那边传来的、那边的百姓因受不了压迫和欺骗,已经开始揭竿而起了……我们……”另一人犹犹豫豫开口道。

    “我想……当下情况、再也不是我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时候了……”

    “是啊是啊、不老山欺人太甚、我们沧源、又岂是缩头乌龟?”有人愤懑道。

    “对啊对啊、人死鸟朝天……死了就死了、老子再也不想这般躲躲藏藏,看着那群乌龟孙子残辱我沧源父老乡亲了。”怨声载道之中,终于有一名中年男子愤然而起,随手抄起原本那养家糊口的杀猪刀,朝着不远处神丝尚在游离中的不老山而去。

    “啊!”

    不老山那人没反应过来,瞬间胳膊给削了一道血痕……

    当然、很快、不老山之人瞬间反应了过来,那男子瞬间便被压制了下来。

    “上!”

    “帮忙!”

    “……”

    见此、沧源原本跃跃欲试的民众瞬间扑了上去。

    “给我杀!”

    见此景、李航一声冷喝、

    作为皇城守卫军的将领,他虽感叹此刻百姓的英勇无畏,可却也没有丝毫要弱下来的念头。

    一声令下、众多皇城守卫军的士兵倾巢而出,“嗷呜”声中带着巨大的喜悦,朝着那一个个猎物扑了过去。

    风雪纷扬、场面瞬间变得一片混乱。

    沉沉叹息。

    慕容夜转头。

    目光复杂地看向那牌匾上龙飞凤舞的“邪王府”三个大字。

    星挽月……

    深深吸了一口气。

    俶而、她猛地挥手,将小月召唤下来。

    轻轻捋了捋她头角之上的翎毛。

    “乖、小月、我走后、你在那上面等我讯号、知道吗?”

    说着、慕容夜严肃地指了指晦暗阴沉的天空。

    此刻、她也只能寄希望于小月了。

    “嘶、咻!”

    此刻、小月就像是听懂一般,冲着慕容夜一声嘶鸣。

    声音中、似乎充满了无尽哀伤。

    显然、就连是她、也知道主人此去可能会凶多吉少。

    ……

    “星挽月!”

    目送小月直上九天。

    慕容夜突然速展身形,猛然一跃,跃至王府上空。

    刹那间、居高临下、睥睨而望。

    那凛然睥睨的模样,像是在说、星挽月、我来了。

    无论你有多少针对我的阴谋诡计,我就这么来了。

    一声娇喝、虽没有一丝一毫的内力加持,可那冲天而起宛如实质性的杀意,却是令的众人一震。

    尤其是原本早已埋伏在王府中的一些高手,此刻骤闻慕容夜的惊天气魄,均是纷纷侧目。

    ……

    “邪王妃、果然好气魄呢。”

    就在慕容夜周身气吞山河的杀意、肆意咆哮而来之时。

    下方、原本那条直通正轩阁的宽阔道路上。

    一袭华丽轿顶晃晃悠悠而来。

    那上面、星挽月早已换上了一袭明艳富贵的华服。

    点缀着清秀可爱的脸蛋儿、看上去更是愈发完美。

    但、慕容夜却深深知道。

    那清秀可爱的面庞上,究竟蕴藏着什么样不为所知的阴冷残酷。

    与此同时、

    那原本隐匿在王府的一众高手,此刻亦是惊奇地面面相觑,均是自对方眼中看出了浓浓震惊。

    他们一向认为自己是一不小心遭到了星挽月的算计。

    却怎么也没想到、星挽月个人的实力,竟是如此强横。

    不过一个个照面间淡淡的寒暄,她却周身的气势却是避不可避地对上了邪王妃周身那浓烈的杀意。

    竟然是、不相上下!

    无论是曾传大家闺秀的邪王妃,还是她们不老山据说单纯无瑕的宗主……

    可。谁能告诉他们。

    这俩人真是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单纯女子吗?

    单看那满身凛冽的杀意,怎么看都像至少手染成千上万条人命的亡命之子。

    ……

    “星挽月、将我妹妹她们叫出来。”

    见到星挽月只带了几个小小丫鬟而来,慕容夜深深蹙了蹙眸宇,沉声道。

    “哈哈、既然是邪王妃之言、我当然理应遵从。”

    闻言、星挽月轻轻莞唇,淡淡而笑。

    抬眸、似笑非笑地看向慕容夜。

    “只是……人就在这里、至于救吗、你自己选择……”

    星挽月淡淡道。

    说着、她轻轻拍手。

    然后、就在慕容夜目光可见的视线中、分别在王府的东西处,同时摆出了两出擂台。

    触目所及、擂台之上、无数的人影被迫跪成一团。

    东边的擂台上,蝶儿被首当其冲高高掉起。

    那下面、等待她、是一把锋利凛冽的闸刀……

    无独有偶、西边的擂台上、一个妇人亦是被高高掉起。

    稍微有些不同的是、西边的擂台上、不管妇人一人、与之陪伴的,还有牡丹红、吴馨、小老头,琉璃荼等一众相熟的人。

    娘亲……

    看清那人。

    慕容夜眼眶近乎夺眶而出。

    娘亲……那悬挂在上面之上,竟然是她苦苦找寻的娘亲……花无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