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啊……”

    女孩儿一声尖叫、哇地一声大哭了起来。

    眼前的红衣大叔她虽然不认识,可对方面庞上那道狰狞的血痕、格外令人触目惊心。

    “桀桀、小丫头、别怕、就一痛一下、很快、你就发现、你的人生就此彻底解脱了……哈哈哈……”

    红衣大汉一声嚎叫,朝着女孩儿猛然跃去、

    手中、巨斧摇摆,嘴角微挑、深深勾起一抹血腥。

    “噗!”

    然而、红衣大汉身形一颤。

    再离女孩儿不足半米的位置停了下来、此时、巨斧仅离女孩儿不足半寸。

    抬眸、他的一双虎眸难以置信地盯着不远处、携漫天雪花而落的翩跹女子。

    白衣如梦、发纤似幻。

    她就像是寒冬中的清淡梅花、卓艳芬芳……

    巨鹰长鸣、伴佳人而舞、一瞬间、红衣大汉只感觉自己恍然看到了奇迹。

    “噗通”一声、大汉应声而倒、至死、那双眸子均是震惊而又死不瞑目地盯着那不远处如仙似幻的女子。

    “乖、不要怕、坏人都被赶走了。”

    来人自然是慕容夜。

    她携小月而来、一路上自然是很快。

    却怎么也想不到、邪王府门前、竟是这般血流成河的一幕。

    或许、不止是这里、整个沧源、都在遭受着这些来自不老山的侵略。

    扭头、目光悠悠地看向那看似平静的邪王府。

    隐约间、似乎有个巨大的阴谋正在向她逐渐靠近。

    而那王府、似乎就是整个风波的核心。

    “呜呜呜……”女孩儿低啜的声音,引起了慕容夜的注意。

    她轻轻蹲下、用手轻轻安慰着女孩儿。

    “呦、唔、好标志的妞儿啊……没想到爷几个雁过拔毛好几波,竟然还有漏网之鱼、啧啧……”

    就在慕容夜蹲下身子的时候。

    突然、一队十几人、同样红衣着装的人悄然出现。

    为首的年纪看着不太大、看上去更像是一个不学无术的市井流氓。

    看到慕容夜、尤其是半蹲着、曲线尽展的慕容夜、男子瞬间瞪直了眸子。

    想他阅女无数、还从未见过如此国色天香的女子。

    那妖娆丰盈的娇躯、那倾城倾国的面角、简直活活就是一介妖精……

    “哈哈、等下、这个妞、可不能像上一个那样一起玩了……”

    领头的开口、似是想起了先前那个被他们一拥而上的那个、尚未经过折腾,便咬舌自尽的女子。

    这个可是百年难遇的一美女。

    人都是有私心的。

    他可不想和别人一起分享美人。

    “啧啧……美人……现在、就让本风流公子好好来疼爱你一下……哈哈哈……”

    男子淫邪一笑,搓了搓手掌,朝着慕容夜踮了踮脚尖儿而来。

    风流公子?

    慕容夜蹙眉……

    微微挑眉、她原本对着小丫头的温柔俶然消失、冰冷的眸子如刀似剑般看向来人。

    “……”

    什么叫回眸一笑、倾覆故国?!

    瞬间、所有人均被慕容夜这回眸一击震撼万分。

    为首的更是迫不及待地搓了搓手掌,几乎小跑着朝着慕容夜而来。

    找死?

    慕容夜冷冷勾唇。

    忽而伸手、手臂一震、朝着那人而去。

    银芒潋动、在所有均没有注意的时刻、十几根银针宛如纷扬的雪花一般,朝着那十几人而去……

    “噗噗噗……”

    然后、苍白似雪的地面上、瞬间多了十几具眉心出现一抹血痕的尸体……

    一个个、均是那般的死不瞑目。

    “……”

    原本正在低声啜泣的小女孩儿见此、突然止住了哭声。

    她离慕容夜很近、所以可以清楚地见到慕容夜先前的举动。

    在她眼里、感觉就是面前的接济轻轻一扬手、瞬间、原本那群坏人就死了……

    纵然潜意识里知道、那群坏人本该死……

    可……慕容夜的手段也不由得令的女孩儿有些害怕。

    “害怕吗?”

    慕容夜轻轻站起、低头轻轻看向她。

    “雅儿、雅儿……”

    就在慕容夜俯视小女孩儿的时候、女孩儿亦是仰头目光灼灼地看向她。

    这时、一个布衣寒服的女子突然冲了过来,一把搂住小女孩儿,同时一脸戒备地看着慕容夜。

    从二人有些相似的面容上、慕容夜几乎可以断定二者是血亲。

    冲着女子微微点头、她便起身,朝着不远处那正在欺辱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之人而去。

    猛然挥手、一枚银针再次触发、那人一声闷哼、直挺挺躺了下去。

    这一幕,令的那妇人登时一惊、像是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一幕时,抱着女孩儿快速离开。

    而那女孩儿、从始至终、均是双眸紧紧地盯着慕容夜,黑白分明的大眼睛中看得出她的懵懂疑惑。

    慕容夜叹息。

    她知道、或许今日的一幕。会在女孩儿幼小的心灵中留下阴影。

    可……有时候为了活命。

    只能如此。

    再抬头、她收起了叹息,冷冷扫了眼朝她而来的一行人。

    银梭猛地握起。

    看着那亦步亦趋的众人。

    没有丝毫犹豫。

    她就直接去了。

    “噗!”

    “噗!”

    “噗!”

    瞬时间、血肉横尸。

    一步一步。

    她身染满身血迹、踏雪而来,宛如诡魅、更好似杀神、

    一举一动间、尽数收割着无数生命……

    “王妃!”

    突然、一袭训练有素的士兵迅速而来,为首的更是高声呼喊着。

    闻言、所有人愣了。

    不仅是沧源的百姓、还有那正欲行凶之人。

    王妃?

    沧源、只有一个王爷、

    王妃可不说的就是邪王妃了嘛。

    谁?

    闻言、慕容夜抬眸、埋在无尽人群中眸子冷冷回眸、带起的幽冷似乎可是瞬间湮灭天地。

    他……

    看到来人、慕容夜的面角稍稍柔和了几分。

    若是她没有记错的话、那个人似乎是沧源皇城守卫军的人。

    似乎……叫李航。

    先前……在与千里风的交战时,这个人,也没想在替自己着想。

    “王妃、属下救驾来迟、恳请王妃恕罪!”

    李航气喘吁吁而来。

    慕容夜乘巨鹰而来,而他仅能靠着两条马腿,是以自然是有所怠慢。

    “无碍、”

    慕容夜淡淡道。

    抬头、轻轻环视一周。

    “李航将军、现在、我有一件重要的事情交托给你。”慕容夜开口。

    “王妃请说。”闻言、李航面色一郑,格外欣喜。

    “犯我沧源者、虽远必诛!辱我民众者、给我杀!”

    她冷喝道。

    “是!”闻言、李航嘶哑着声音、咆哮着。

    这一天、他等了多久。

    他们皇城守卫军,等了多久!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