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呯!”

    星挽月凝聚内力的一掌豁然而出,轰得一声打在正轩阁的侧墙上。

    墙垣破碎。

    慕容蝶血衣狼狈、急速而逃。

    “蝶儿妹妹、没用的……你是逃不过姐姐手心的。”

    星挽月抿唇淡笑。

    束手挥掌,不急不缓地朝着慕容蝶再次而去。

    一墙之角、慕容蝶猛地拍着心口,气喘吁吁。

    和星挽月的交手不过片刻之间。

    为何竟让她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

    索幸、索幸、有姐姐教给她的身法,她短时间还是能逃过星挽月的魔爪。

    只是、她最多只能坚持一刻钟。

    希望……

    希望他们能在星挽月消失这段时间,平安逃出吧。

    慕容蝶紧紧握了握手掌,此际,她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大家活下去。

    只有那样、她心里的愧疚才会稍稍平息。

    “嘶……咻!”

    突然间、一声嘶鸣声骤然而响。

    慕容蝶一愣。

    这声音……是小月?

    突然、似是心有所想,她急速朝着关押小月的方向而去。

    很快、几个呼吸间、她便看到了小月。

    为了防止小月出现上次发生在美人馨的事情,姐姐便将小月好生安置再次,一连数日,小月都十分乖巧,再无发生一点意外。

    然而、此刻,面对星挽月内力全出的数掌全出。

    小月怒了。

    猛然哀嚎。

    顿时卷起阵阵风啸。

    “这畜生、还真耐抗啊……”

    星挽月冷冷勾唇、手中的攻击却是丝毫不落下。

    “哦、看起来、你这畜生对我很不满啊。”

    看着朝着自己嘶鸣怒眸的小月、星挽月轻轻弯了弯眸子。

    记忆中、慕容夜为了埋汰自己,可是将这畜生取了和自己一样的名字。

    既然这样……

    “那我就先剜了你双目再说。”

    星挽月冷笑,侧手一凛,短剑朝着笼子中的小月击去。

    “嘶……!”

    小月依旧是怒然嘶鸣。

    只是、那怒然而起的声音中、若是仔细辨析,还能发现它隐隐泛起的胆怯。

    为什么、

    为什么这个人竟然拥有和主人一般的强横气息。

    呜呜呜……主人哇,你怎么把小月困在了这里呢,小月好怕啊……

    若是此际有人能听懂鸟语,必然能懂小月的无限委屈。

    也是、在这么一个狭窄的区间内。

    小月受伤、几乎是必不可避的事实了。

    “呯!”

    然而、电光火石之间。

    慕容蝶到了。

    一瞬间、她纤细的背脊几乎是抵在牢笼面前、亦是将星挽月的短剑、挡在了离心口不远几寸的位置。

    “既然是要对付我、又何必要对付一个不会说话的生灵?”

    慕容蝶抬头、强忍住喉咙的腥甜,漠漠道。

    “呯!”

    说话间、慕容蝶几乎不给星挽月任何反应,另一只手,银梭凛动,猛地挑开牢笼的枷锁,猛地一声娇喝道。

    “小月、走!快走!”

    “去找姐姐、求你务必保护姐姐离开……求你了……”

    说到这里、慕容蝶几乎有些泪眼婆娑。

    姐姐、她此刻最担心的就是姐姐。

    此刻的王府、怕也早已是重重险境。

    她怕、她是真的怕姐姐知道了他们的消息……

    “嘶嘶……”

    此时、小月一声柔鸣,鹰羽挥展,在蝶儿的头顶微微盘旋着、嘶鸣着、那感觉、就像是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孩儿喏喏表达着自己的喜悦与谢意。

    慕容蝶眼前一亮。

    她就知道、小月不是一般的雄鹰。

    她一定知道的自己意思。

    “生死关头、你还有功夫想着别的事情、倒是真有雅致啊……”

    俶尔、慕容蝶只闻魔音入耳,下一刻,只觉后颈一痛,整个人彻底失去了意识。

    “嘶……咻!”

    一声嘶鸣。

    小月怒然朝着星挽月嘶吼着、忽而展翅、直上九霄。

    鸟喙中、依旧有断断续续的鹰鸣声响起。

    那模样、似乎在说。

    好人啊、好人啊。

    你放心、我这就找我主人来救你……

    抬头、看着一去不返的西域之王,星挽月嘴角的笑容愈发明媚了几分。

    慕容夜。

    亦如前世断魂崖的那局博弈。

    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如何拨弄风云……

    回眸、星挽月将阴狠的目光冷冷转至慕容蝶身上、那笑容、耐人寻味……

    ……

    “王爷、我军大败星宇南齐天的军队、若是乘胜追击、定然能给对方造成重创。”

    沧源之南。

    李天楠断臂血衣,声音爽朗道。

    此刻、军中有号称沧源“守护神”的邪王坐镇、他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一连三役、他带着兄弟生生挫了南齐天的锐气。

    这一场反击、打的真她娘的让人身心舒爽。

    闻言、

    军帐中、君莫邪回头、深不见底的眸光自李天楠以及身边的几位副将一一扫过。

    此际、的确是乘胜追击,一局灭敌的最好时机。

    可、邪六那边、到现在都还没传来任何消息。

    这、让他连日来不平的心境愈发有些烦躁。

    “去吧、此役、誓比要重创南齐天。”

    “犯我沧源者、虽远必诛!”

    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

    君莫邪沉眸。

    一身冷甲之上,竟然陡然泛起幽幽杀意。

    “是!”

    李天楠内心激动道。

    有莫邪的参战、李天楠的内心顿时充满了无限自信。

    “邪九、王府那边、可有传来什么消息。”

    出帐之前、君莫邪脚步微微停了停,朝着邪九道。

    “是、”

    邪九明眸一喜。

    没有接到王府的消息,他的内心,亦是很多不安。

    ……

    另一边、沧源皇城、离邪王府不远的街道前。

    “恶魔、你们都是恶魔……”一个断了腿的小伙口中鲜血淋漓,却依旧不依不饶的叫嚣着。

    谁曾想、他本在屋中好好的、怎的突然一群红衣恶魔降临,抓起自己的年轻貌美的娘子就是一通猥亵、他大惊、拼命制止,没想到最后竟亲眼见证了娘子的惨死。

    就连闻讯而来的老母和不足三岁的孩子,亦是惨死在敌人刀下。

    如此……他的一颗心,亦是早无生机。

    “噗!”

    长剑凛过、直戳后心、在他不甘的眼眸中,生生被断了气息。

    ……

    “娘”

    “娘……”

    嘈杂的街道上、人群四散、血意翻飞。

    一个不足六岁的小女孩儿,抱着一只破旧的小熊,泪眼盈盈地看着慌乱的人群。

    显然,刚才的撞击,让她和娘亲走失了。

    “桀桀……小姑娘……喊什么娘亲去,不如……和大叔一起玩玩去?”

    突然、一个猥琐幽冷的声音响起。

    女孩儿一愣,却见一介血红色穿着的大叔穿过漫天雪花,来到了自己面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