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此际、嗜血狂刀面门正被美人馨一众所死死牵制、对于慕容蝶跌跌撞撞而来的身形,他本没多大在意。

    可当察觉到对方瞬间转换的气势之后,他猛地一惊,连忙转身,却已然不急。

    毕竟、他的身法修为比之圣羽可是差之远矣。

    “噗!”

    银梭入脊、嗜血狂刀只感觉一丝丝凉意顺着脊背攀爬而来。

    只是……

    他冷冷勾笑。

    这个丫头、一看就是从未沾染过血腥之辈、无论是伤口的浅显的程度,还是伤口的未知、足矣看出是个外行。

    但饶是如此、他亦没有打算留手,反手一刀,朝着慕容蝶的面门冷冷劈去。

    蝶儿!

    还是速速赶来的琉璃荼猛地伸手,先一步救走了慕容蝶,方才免其遭受敌手。

    “啊、我、我的眼睛、死丫头、你对我做了什么?!”

    二人刚一落地、那边,便响起圣羽撕心裂肺的呐喊声。

    果然有效!

    闻言、慕容蝶却是明眸一亮、纵然面色苍白如纸、可整个人的气质却愈发灵气。

    “蝶儿!”琉璃荼一把将慕容蝶拉在身后,语气有些严肃。

    太危险了。

    “荼哥哥。”

    慕容蝶被这一举动弄得心下微暖,可她却是深深闭眸,伸手,轻轻拉住了琉璃荼的袖摆。

    “你该知道、你不可以出手的。”

    她叹息。

    琉璃荼闻言一愣,宽大袖摆中的拳头不由得紧了紧。

    “你的身份、若是一旦暴露、你该知道会有多少无辜的人为之陪葬。”

    慕容蝶叹息。

    幽冥之行、她对琉璃荼的身份早已所知。

    再加上姐姐的身份。

    她知道、自己断然不会是“七彩琉璃心”主人。

    而姐姐那般的苦心,她虽不完全明白,但此刻见琉璃荼不顾生死的相护,她隐隐明白了姐姐的意图。

    姐姐、这是想保护她啊。

    或许、姐姐早就意料过有此一劫,所以、她才将“七彩琉璃心”交给了自己。

    “你……”

    琉璃荼一时语塞,他原只将蝶儿当做妹妹、不意此刻竟发现,这丫头的眼光比自己还要宽广。

    “无论如何、请你活下去。”

    慕容蝶轻声坚定道。

    既是姐姐的天下、她又怎么忍心见到那些无辜百姓因自己遭遇横死呢?

    “即便、他们很强、但、我始终相信、姐姐比他们、更强!”

    “荼哥哥、只有你活下去、才是对姐姐真正的帮助、这么说、你明白吗?

    慕容蝶苦苦劝道。

    在琉璃荼看不到的角度、一行清泪无言滑落。

    没有知道、这一刻的她究竟有多么痛恨。

    她痛恨自己曾经习武时的不努力。

    痛恨自己没有早日崇尚武德。

    亦痛恨自己的莽撞无知……

    眼前的这些人……都是姐姐的仇人、可是、她却如此弱小。

    “蝶儿……”

    琉璃荼一时语塞、不知该如何接话。

    这、还真是姐妹情深啊。

    姐姐为妹妹操碎了心、妹妹何尝不是处处又为姐姐着想呢?

    到头来、竟是自己不知如何处之。

    “啊、啊……我、我、臭丫头、你对老夫究竟做了什么?!”

    琉璃荼纳闷之间。

    突然、一道哀嚎声响起。

    琉璃荼诧异回头、看到的便是令人极其悚然的一幕。

    就见圣羽原本那满头乌黑竖起的长发竟以看得见的速度,迅速变成灰白、然后、那高大雄壮的七尺男儿、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极限萎缩。

    “你……噗。”

    圣羽登时一惊,原本朝着慕容蝶冲来的身形顿时一滞,眉心骤缩,捂住心脉,痛苦万分地蹲了下去。

    “啊、嘶……”

    就在众人吃惊间、另一边、原本不敌嗜血狂刀的吴馨众人亦是大吃一惊,诧异地退了几步,神色吃惊地望着那原本尚且盛气凌人的嗜血狂刀。

    为何、他竟也是突然只见、捂住了心脉、整个人顷刻间宛如被抽掉了全身的血肉一般,急速萎缩……

    这……

    如此诡异的一幕、着实令得人万分震惊。

    “宗、宗主、救命……”

    突然间、圣羽回头、朝着星挽月痛苦道。

    “小羽!”

    另一边、圣天猛然见此、神色大惊。

    圣羽的水平,他是知道,却怎么也想不到此刻竟然被人这般算计。

    这么说来……

    “小丫头、是你下的手!”

    别人看不出来,圣天焉能看不出?

    先前、小羽就是和慕容蝶接触之后,身体方才察觉不适的。

    “慕容蝶!”

    “你做了什么?”

    这一刻,星挽月亦是大惊。

    看向慕容蝶的眼神充满了匪夷所思。

    谁曾想,明明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丫头,竟转眼之间,对这圣羽这种堪称超级强者的高手下了……毒。

    “臭丫头、交出解药!”

    不待众人反应、星挽月眼眸一寒。俶尔身起,朝着慕容蝶快速而去。

    这……

    慕容蝶亦不曾想、姐姐给她的药、竟如此恐怖。

    即便她始终没有怀疑过姐姐、却也不曾想、效果竟是如此明显。

    当然、现在可不是愣神的时候。

    星挽月动了。

    慕容蝶下意识的,只觉得毛骨悚然。

    是的、毛骨悚然。

    即便被圣羽那老头重伤的那一刻,她也没有这般脊背阴寒的感觉。

    这星挽月、竟然如此恐怖。

    “哥哥、”

    凤眸微挑、慕容蝶沉沉地扫了眼琉璃荼。

    那充满哀怨的祈求眼神,明显是在告诫。

    “……”琉璃荼顿时有种骑虎难下之感。

    怎么办?

    出手吧、对上星挽月这等强横实力,自己必然会暴露全部实力、身份亦是昭然若揭。

    可不出手吧……

    势必会将慕容蝶处在水深火热之中、而他和慕容夜之间的诺言、还历历在目……

    短剑横出、星挽月毫不犹豫地挥出致命一击。

    下一刻、她看向慕容蝶的眼神更加有些匪夷所思。

    因为、慕容蝶几乎就在她面前、身形一荡、宛如化形一般,悄然消逝……

    这、

    这不是慕容夜的成名身法吗?

    星挽月一怔。

    看向慕容蝶的眸子不由得有了更多的嫉妒与戏谑。

    慕容夜的此番身法,她前世可是思慕了许久、当然、此际看到慕容蝶,她更多的却是戏谑。

    纵然慕容蝶的身法虽显蹩脚、但的确得慕容夜真传。

    比起上一世她遇到的慕容蝶。

    这一个慕容蝶、着实算得上优秀。

    可……人就是有这么一个通病,对于愈发优秀的东西,就愈有彻底摧毁的念头、这一点、星挽月尤为出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