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慕容雅面容不改、笑容微潋。

    她若不傻,自然知道此番交易不成。

    试问谁愿意放弃整只肥羊、独留一只羊腿呢?

    一样的道理、

    慕容蝶明知如此、却也来了。

    因为,她知道,错在她。

    既然星挽月这般重视自己,那自己就有机会。

    以身为饵、她此刻要做的事情,便是竭尽全力,耗尽自己所能、拖延时间。

    给与身后的昔日旧友一些逃命的时间。

    不敌!

    面对这么一群强悍的力量,纵然是姐姐姐夫来了,怕也无计可施。

    更何况她们这群老弱妇孺。

    因为、她在出现的那一刻,心里就很清楚。

    纵然是搭上自己性命、她也誓必弥补着自己的过错。

    她泄了密。

    如今这般下场,算是好了。

    “呵呵、刚才、我有所保留、你以为、我当真拿你这个小妮子没办法?”

    玲珑醉怪笑而语、倾身而来。

    与此同时、以免夜长梦多,星挽月直接冲着身边几人使了个眼色。

    瞬时间三道白影急急掠出,宛如风卷残云一般,冲向慕容蝶。

    ……

    “蝶儿?!”

    见到慕容蝶俏影而出,吴馨等女人瞬间苍白了面色。

    慕容蝶有多少手段、她们知根知底怎会不了解。

    正是因为太了解,此际才算十分担忧。

    “蝶儿!”见到有人对慕容蝶出手、众人均是一愣,倒是牡丹红率先反应过来,娇影怒气,毫不犹豫地冲了出去。

    与此同时、身形俊逸的琉璃荼却是率先冲了出去。

    眸彩严肃而认真地盯着慕容蝶。

    他答应过她、若有意外,势必会保护好蝶儿。

    他琉璃荼、说话算话。

    “阁主……”

    牡丹红心中凛然、凤姑惨死、尸骨未明、她心底的怨恨早就去到了极限。

    此际见阁主的亲妹妹身陷险境,她又岂能置之不理?

    “玲珑醉!纳命来!”

    玫瑰灵亦是神色闪烁,而后,手中火鞭缭绕,朝着玲珑醉冲去。

    牡丹红与玫瑰灵既已出手、大小海自然随身相伴。

    “不老山、你们欠朕的债、血债血还!”

    君尚威猛然抽剑、怒然出手。

    一代帝王、被逼至此。

    此际避无可避、他周身的气息竟非悲凉、而是一种坚定弑杀的战意。

    “姐妹们……我、对不起你们。”

    吴馨猛地握剑、扭头、朝着她“美人馨”仅存的几人苦涩笑道。

    从打定了不老山作对的那一刻,她便知道、这一天,不会太晚。

    可、却没料到、竟是这般迅疾。

    以至于根本没有跟她处理好这些苦命丫头的时间。

    对于她们、她是真的心中有愧。

    “姐姐何出此言?”闻言、一名青衣女子却是轻轻摇头,缓步上前,手中长剑微微扬起。

    “六年前、若不是姐姐将我从恶人手中救起、我怕是早已沦为女奴、过着那毫无自尊的下贱生活、如此、姐姐何言抱歉?”

    说着、她长剑微顿、利刃如峰、狠狠对着不老山众人。

    “姐姐、你心之所向、均是妹妹心之所望、今日之事,姐姐大可不必心存芥蒂。我舞清儿碌碌一生、如今能死在捍卫沧源的顶级荣耀里、妹妹如何能不欣喜呢?”

    “若有来生、但愿我们姐妹还能重逢。”

    说着、舞清儿轻轻回眸、似恋似眷地望向众人,最后眸光感激地在吴馨身上几番打旋、方才足尖一踮、飘然离开。

    “清儿!”

    吴馨大惊、下意识伸手去抓、无奈却徒留空中一缕淡淡柔香。

    “姐姐、收养之恩、花儿来生再报……”

    “姐姐、知遇之恩、雪儿老生再报……”

    “姐姐、姐姐、虽然姐姐你一向对贝贝很凶、但贝贝可是一直都很喜欢你呢……”

    突然间、告别声此起彼伏。

    而更让吴馨悚然的是、她们话音未落、下一瞬,却早已扑向了不老山的众多尊者。

    尤属先前悍然而去的舞清儿、她几乎是一个照面、被人横剑挑断了头颅。

    “呯”

    “嘶!”

    一时间、杀意四起。

    吴馨心中大急。

    正如慕容蝶所想,她的本意是要她们趁乱而走啊。却没想到、这群丫头明知是死、竟然就这么不避不闪地去了。

    “贝贝!”

    见到那尚且幼小的身影、吴馨当即目眦欲裂。

    贝贝啊……

    她不过是一个刚满十四岁的小丫头、平常、也是她最为宠爱与严苛的对象。

    可此际……

    别说是她、就算是舞清儿那些在美人馨数的上名的好手,都是不敌、她……

    吴馨不敢多想。几乎拼了命地冲了上去。

    不意、一道邪恶的声音却是悄然而起。

    “啧啧、这般小丫头、花苞怕是还未齐、就敢舞刀弄枪?”

    “也罢、就用她之血,来祭奠老夫的嗜血狂刀吧!”

    说着、吴馨就发现眼前一晃、原本纷纷扬扬的雪花中,一道白衣胜雪的人影凭空出现。

    下一刻、她只感面庞一热。

    下意识低眸、却发现原本的一身紫袍早已是沾满了血迹。

    “贝贝!”

    咫尺之间、她目眦欲裂地发现、贝贝原本灵俏的小脑袋上,一柄利刀由面至脑、彻底贯穿、脑浆四溅、血液飞扬、和着漫天雪花,冲击在自己面颊。

    “贝贝!可恶、给贝贝报仇!”

    那些剩余的一些美人馨众人,即便是原本意念有些松动的一些人,此际见到曾和自己嬉戏打闹的姐妹惨死、眼睁睁看到活泼可爱的贝贝血肉飞溅、一时间,血冲脑顶。

    妈的、

    生死又如何?

    敢欺负我美人馨的姐妹、那我就根本你们拼了!

    一时间、美人馨众人长剑飞扬,纷纷对准了那手持嗜血狂刀之徒。

    “哈哈、这么多美人啊、那、老夫就笑纳了。”手持嗜血狂刀之人一声怪笑,刀影凛动,没有丝毫地怜香惜玉。

    “嗜血狂人!竟然是你!”

    错愕呆愣中的吴馨也是片刻恍然、随即猛地咬牙。

    嗜血狂人、手持嗜血狂刀、曾是江湖一代邪刀、受尽众多江湖人士的围追堵截,原以为他早已身死、没想到、这货却是投靠了不老山。

    不老山!

    不老山!

    何为不老圣灵?

    何为一代圣尊?

    都是骗人的!骗人的!

    贝贝、你等着、姐姐现在就给你报仇!

    一念心起、吴馨狠狠咬牙,长剑冷凛,娇躯一跃,朝着那正和美人馨颤抖的老者冲了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