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春江潮水连海平,”

    “海上明月共潮生。”

    “滟滟随波千万里,”

    “何处春江无月明。”

    舞台之下,慕容雅檀口轻启,柔声轻颂。

    俏美精致的玉颜陡然闪过一丝震撼。

    她知道慕容夜擅舞弄墨。

    却没料到竟然到了如此出神入化的境界。

    她自诩才情不错慕容夜分毫。

    可今日之事、却让她高傲的自尊心泛起几抹嫉恨。

    “我的夜妹妹、你可要继续努力,姐姐可是看好你呢”

    贝齿紧咬,慕容夜轻声暗道。

    手中的灵秀手绢早已搅作一团。

    “江流宛转绕芳甸,月照花林皆似霰。”

    “空里流霜不觉飞,汀上白沙看不见。”

    “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

    “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见长江送流水。”

    楼阁之上。

    君莫笑等人诵着长诗、只感觉内心一片波澜。

    春江、花月。

    以富有生活气息的清丽之笔、创造性地描绘春天夜晚江畔的景。

    诗篇意境空明,缠绵悱恻,洗净了六朝宫体的浓脂腻粉。

    词清语丽,韵调优美。

    脍炙人口,乃千古绝唱。

    君莫笑等人哑然失笑、静静地欣赏着这首千古绝唱。

    看着那龙飞凤舞的弧线。

    感受着她勾勒而成的异度美景。

    众人均是一副如梦似幻的模样。

    女人、你倒是让本王很是意外。

    君莫邪深眸微漾、浅浅而笑。

    “诗美意浓只是、这题的画却是有点平淡无奇了。”

    君莫玺轻挥羽扇,细细思忖。

    经他这般提醒,众人转眸而去。

    月影如水,枝丫如枫。

    江流婉转,孤帆蔓延。

    画的意境虽与诗相融相合。

    但很明显未曾将诗的核心表达出来。

    君莫邪神不动。

    心下却是淡淡一笑。

    熟悉的手法、熟悉的笔锋。

    无论诗画,均是出自慕流川。

    可他知道、慕流川绝对写不出这般宏伟绝美的诗篇。

    “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

    “昨夜闲潭梦落花,可怜春半不还家。”

    “斜月沉沉藏海雾,碣石潇湘无限路。”

    “不知乘月几人归,落月摇情满江树。”

    “好诗!”

    白衣男子轻声鼓掌,由衷赞叹道。

    “能写出这般旷古烁今之文者,我倒很想一睹其容。”

    柔唇轻笑,白衣男子似水无波的眸子悄然荡起一抹期待。

    “公子?”

    如风悄然出现。

    神略微严肃地站在白衣男子身后。

    “公子、邪王的人在追查我们。”

    “暴露只是时间问题!”

    如风神情戒备、冷然道。

    “哦?若是现在还找不到、那本公子倒会失望了。”

    闻言、白衣男子唇角微勾,似风淡笑。

    “那、公子。”

    如风上前一步,担忧道。

    “我们要不要放弃计划,先行撤离?”

    “撤?”

    白衣男子扬声淡笑,毫不在意地挥了挥手。

    “我处心积虑布的局。”

    “你以为,要是玲珑最后夺冠、真的能近身君莫邪吗?”

    “沧源邪王、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

    白衣男子双眸一眯,淡漠道。

    闻声、如风身形一震。

    难以置信地看向自家公子。

    “玲珑成功了固然很好。”

    白衣男子轻声站起,露出颀长俊朗的身躯。

    “可现在、不仅玲珑夺冠渺茫。”

    “我们、还存在暴露的危险。”

    “如此”

    “与其被动的、成为待宰的羔羊。”

    “不如先发主动、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素手轻捻,白衣男子有意无意地抚摸着慕容夜的书画。

    柔静如水的眸子陡然爆发出一抹霸道与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