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果然是人靠衣装马靠鞍、这么一看、你果然是有着祸国殃民的资本……”

    看着玲珑醉缓步而来、步履生香的模样,饶是星挽月不禁微微侧了侧眸子,勾了勾嘴角,赞叹道。

    “也是、能将我们鼎鼎大名邪王魔卫迷得宛若丢了三魂七魄一般、其魅力自然可见不凡……”

    许是余光不意瞥见了慕容蝶,星挽月眸彩微潋,荡起几抹深意。

    果然、见到慕容蝶也不经意震颤的娇躯,星挽月便已知道,玲珑醉先前所言非虚。

    这小妮子、还真是春心荡漾、思慕他人呢。

    既然如此……

    “哪里哪里、玲珑浮萍之姿、焉能与不老圣尊的绝代风华所相比。”

    玲珑醉收敛着笑意,放低了身段站至一旁。

    若不是星挽月大发慈悲赐予她圣灵泉水,她又岂能这么快恢复容貌?

    星挽月笑而不语。

    这个世界上、果然是女人难惹啊、尤其是……满是嫉恨的女人。

    啧啧。

    玲珑醉或许在外人眼里绝色无双,一代风华。

    单论容貌、或许她与星挽月不相上下。

    但星挽月浑身散发而出的盈盈气泽以及那份阅览天下的浩大气魄、却是玲珑醉所不曾拥有的。

    是以、玲珑醉虽出众,但却并未很是上星挽月的心。

    她们之间,不过是利益关系罢了。

    ……

    “这个女人!”明知事情真相的众人对玲珑醉的恨意顿显滔滔不绝。

    同时、牡丹红与玫瑰灵、吴馨等人也不由得上前,轻声安慰着慕容蝶。

    唯今之事、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呯!”

    “噗噗……”

    相对于这边的冷眸交替。符天衍与韩霸天那边却早已是三人混战。

    刀剑相合、二人多年宿敌兼好友的默契顿时显了出来。

    一攻一守、一进一退。

    激起雪花纷扬、场面盛是壮阔。

    素手空拳,圣天以一敌二应付着二人,心中暗叹二人的深厚底蕴。

    奈何、时限在此、他突然一个收力、袖中双拳空灵荡出。

    看似平平淡淡的一击,却令的韩霸天、符天衍二人纷纷惊叹。

    这、为何在他们眼中、这拳头分明变成了无数灿烂星光……

    结果可想而知。

    一拳击中、韩霸天与符天衍尽数一口鲜血喷涌,二人宛如丧了气的皮球儿一般尽数倒回。

    “二位尊者!”

    邪一与邪六二人率先起身、迎空接住重伤的二人。

    饶是如此、那巨大的余力竟然也令得自己后退数步。

    一掌之力、竟恐怖如斯!

    看到这一幕、慕容蝶亦是俏脸苍白。

    韩伯伯与符伯伯的实力她是知道的、却不曾想只是一个照面、竟迅速落败,这……来人究竟有多么恐怖?

    “等一下、若有机会……大家、大家一定要分散突围!”

    倒吸了一口凉气,慕容蝶捏了捏拳头道。

    纵然是她,此刻都看出了敌我双方实力的差距。

    这种情况下、若是强行一波、吃亏的无疑是他们。

    而这种情况下、唯有化整为零,方才有一丝丝的可能。

    闻言、琉璃荼不由侧眸瞥了眼慕容蝶。

    他一直只将其当做大家闺秀看,没想这个丫头看得倒是很透彻。

    只是……

    琉璃荼有些头疼地望向星挽月一行人。

    只是、对方真的会给她们化整为零的机会吗?

    “老夫、一圣之天。”一掌得胜、圣天悠悠收掌,眸宇淡淡地扫了韩霸天一眼道。

    或许,在他看来,韩霸天二人已经有知道他名号的资格了。

    “一圣之天?!”

    闻言……所有人均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若是“一剑飞鸿”是传奇、那“一圣之天”便是比“一剑飞鸿”还有久远的神话。

    曾相传他力拔山兮、只为红颜一笑。

    脚踩万骨、誓赴佳人生机。

    他的神话、不光因他的举世之修为,更是因为那段旷古烁今的才子佳话。

    可……

    “怎么……”

    此刻、韩霸天与符天衍二人均是虎躯一震。

    谁曾想、和他们交手的竟然就是他们年少是崇尚仰慕的英雄传说。

    据闻、一圣之天曾本是一大家小姐家长工,与小姐想恋,无奈却受尽指责。

    一怒之下、一圣之天步入深山、踏破荆棘,拜高人为师。

    可奈何、少年功成归来时、佳人苦作离人泪。

    她、已为人妻。

    他痛苦难耐、最后却得知那男人府中妻妾成群,对她冷落相佳、致使本就虚弱的她染上致命风寒。

    那一晚、他一怒之下、不顾她的嘶鸣阻挠,屠尽所有欺辱过她的所有奸邪之人。

    至此、二人归隐山林,亦在江湖留下了这段旷古佳话。

    可、怕是世人怎么也想不到。

    一圣之天,最后竟接受了不老山抛出的橄榄枝,成就了现在不人不鬼的模样。

    相互对视一眼。

    韩霸天与符天衍均看到对方眼中一闪而过的深深失望。

    那是、对自己所存信仰的失望。

    一代风华之子,竟然接受了世俗的招揽。

    这点本身,对他们来说,就是耻辱。

    “何尝笑看老夫、你们……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二人的心思,圣天焉能不知。

    在他眼中、此二人不也是受到招揽的人士吗?

    彼此对视、韩霸天与符天衍均是笑着摇摇头。

    不一样。

    他们不是被招揽。

    他们、只是在保护自己兄弟的遗孤。

    江湖人江湖情、这一点,只有身在江湖的他们才明白。

    ……

    “慕容蝶、对吧。”

    自慕容蝶出现的那一刻,星挽月的视线便落在了她身上,探索的目光来来回回。

    察觉到星挽月似笑非笑的目光,下意识的,慕容蝶深深缩了缩脖子。

    为何,每每对上星挽月的一双眸子,总是让她心中由衷地感觉寒冷。

    “很巧哦、姐姐曾遇到另一个你呢。”

    明眸皓齿、淡笑嫣然。

    星挽月的声音很轻、很淡、却好似在慕容蝶脑海炸出一计惊雷。

    “不过、看起来、那个女孩儿、可就没你这么幸福了。”

    星挽月抿唇淡笑。

    带着些许试探的目光冷冷扫向慕容蝶。

    刹那间、慕容蝶只觉得脚步有些虚浮、若不是馨儿姐姐眼疾手快地扶了她一把,她差一点就以头呛地了。

    再次抬眸,她看向星挽月的眸子中充满了忌惮。

    为什么、眼前的人明明不曾有过交集,却总给她一种深深的恐惧呢?那感觉……就像是深深烙刻在灵魂之上的印记。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