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伙计、你且先歇歇片刻、待老哥斩了面前敌人,再与把酒言欢、不醉不休啊、哈哈哈……”

    惊见圣天那一身磅礴气势,符天衍也是心头威震。

    与此同时、胸膛之中,那种豪迈激昂的嗜战因再次叫嚣,他几乎有种要按捺不住心头的火热了。

    “哼、你想一个人独吞?你怕是想多了。”

    狠狠咳了咳、韩霸天吐出一口污血,猛然拂袖拭去,还不忘回头瞪了符天衍一眼,一副、这个难得对手我可不想放给你的模样。

    “你看看你、又驴脾气了吧、这么些年、就你这个驴脾气,气走了多少姑娘、活该你打一辈子光棍!”符天衍当即不乐意道。

    “你脾气好、你脾气好至今还是孤家寡人一个?”韩霸天反唇怒骂道。

    “……56”

    “……”

    “……”

    望着吵得热火朝天的二人,缓步而来的圣天微微有些懵。

    他这是沉寂了多年载了、

    以至于后辈宵小竟会一副将他看作踏板一般。

    “他们关系一向这么好吗?”

    低沉的气息中,琉璃荼一身男装,微微蹙眉道。

    “好?你哪里看出他们关系好了?”闻言、牡丹红一脸迷茫,看着大敌当前仍争吵不休的二人。

    “牡丹。”闻言、玫瑰灵上前,不由得伸手拉了拉牡丹红。

    “他们不是在争吵、而是在争着去死。”

    牡丹红身侧,曾一向对其话语言听计从的大海闻言,却是紧蹙着眉头,叹息道。

    “……”牡丹红。

    “明知不敌、明知是死、他们也想在最后一刻,为自己的兄弟争取更多的生机……牡丹姐、你看到的是争吵、而我看到的、却是不言自知、感叹动地的兄弟情。”

    玫瑰灵说着、不由得眼角一涩,也不顾羞涩,回身扑在小海怀里低声啜泣着。

    相对于牡丹红、玫瑰灵却是曾在孔雀楼覆灭之时见过此番场景。

    两个关系好友生死间破口对骂、为的不过是让兄弟可以抛弃自己活下去。

    死吗?

    牡丹红心中一滞、回身、对上大海那略显凄凉的眸子,她顿时觉得抱歉。

    “姐姐、姐姐……”

    就在这时、慕容蝶气喘吁吁而来。

    “哈哈……既然这般、没办法、老兄弟、只能来生陪你一道饮酒下棋了。”

    另一边,符天衍拗不过韩霸天,无奈苦笑。

    扭身、手中握着巨斧的虎口却是狠狠发力。

    即便是羊入虎口、他也要生生拔它一颗牙齿出来。

    “哈哈、好、老兄弟、下次,咱们再把酒言欢。”韩霸天亦是豪迈一笑,一只胳膊被符天衍搀扶着,二人相互依靠着朝圣天走去。

    “这、这是……”

    气喘吁吁而来的慕容蝶、在看到星挽月一行人的那一刻,娇躯一震。

    玲珑醉……

    “哦、慕容蝶……好久不见了。”

    见到慕容蝶、星挽月原本淡然无波的面色之上突然浮起一抹戏谑。

    这倒是意外之喜啊。

    “……”

    不知为何、看到星挽月时的慕容蝶突然只感脑海一震、似乎有什么东西,要裂开了一般。

    “蝶儿、你怎么在这里!”

    见到慕容蝶、无论是牡丹红还是琉璃荼,他们都是一副极其心痛的模样。

    他们要君尚威带着蝶儿与金老头先行离开、却不想在此际遇到了慕容蝶。

    “我……”

    “是我的错。”

    看到韩伯伯血衣凛冽的模样,慕容蝶瞬间眼眶含泪。

    但是、她又不得不迫使自己生生将眼泪逼了回去。

    从前、她或许可以在众人长辈、姐姐面前撒撒娇、卖卖萌,甚至也可以委屈落泪……

    可、唯独这一次,她不可以。

    这一次,是她的错。

    是她避无可避需要承担的致命错误。

    她不知道、她一时间浩大的自尊心、会给己方带来怎样的伤亡。

    “蝶儿、你胡说什么啊、什么你的错、快、来我这里。”

    见到慕容蝶出现,琉璃荼可算是比任何人都要紧张。

    他可记得,他对夜儿的承诺。

    “是我……是我、是我将情报泄露出去的。”

    见到无数双关心的眼眸,慕容蝶内心的歉疚与自责更是无法宣泄。

    “什么?”

    众人一片震惊。

    “蝶儿、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别人尚且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但琉璃荼却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突然愣了愣,见慕容蝶要哭不哭一脸严肃的模样,他隐约觉得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

    光他知道的,王府之外,始终会有邪六等人密切关注,一旦稍有风吹草动,便会率先指令大家遁走。

    但这一次。

    却是星挽月带着人直接绕开了邪六等人的眼线、甚至当韩霸天与不老山的诸多尊者交手,邪六那边、均也是一副震惊的模样急速而来。

    这般雷霆急速、若是不说有人泄密、打死他他都不信。

    “我知道。”

    狠狠握拳、慕容蝶努力舒缓着口气、神色坚定地看了琉璃荼一眼,重重点头。

    当下便将先前玲珑醉之事儿简单说了一遍。

    “什么?是玲珑醉那个贱胚?!”闻言、玫瑰灵是第一个怒不可遏的人。

    玲珑醉害了她玫瑰亭与孔雀楼,现在竟然还利用了蝶儿的善良。

    早知道、她当时就因为颇着和邪九反目之仇,一手栽了那个小贱人啊……

    玫瑰灵一时间气的牙痒痒,连先前因韩霸天二人的悲凉之情也因为此刻的悲愤压抑了下来。

    “可恶……玲珑醉!玲珑醉……又是她!”

    牡丹红亦是俏颜愠怒地握紧了拳头。

    曾几何时、她还一脸天真地将那个女人当做自己的姐妹……

    若不是百花宴她对自己的算计、或许,自己还看不出她的真面目。

    可她怎么也料不到、此人的心,竟然如此狠毒。

    ……

    “呦、让我猜猜……你们此刻、怕是每个人都恨不得将我千刀万剐吧。”

    心念如此,突然一道娇音响起。

    众人一惊、立刻眸眼含怒、宛如烈火燎原般扫向那声源。

    那里、一名妙龄女子片纱未遮、步履纤纤、一身红色棉袍、一锦雪白围貂、长发微扬、朱唇淡染、却足以早有一缕绝色纤华之姿。

    “你!”

    见到玲珑醉的瞬间,牡丹红与玫瑰灵均是娇躯一震。

    蝶儿或许很小,但她们身为女子,对于容貌本就格外注意。

    此际一眼,便已察觉到玲珑醉的异常。

    阁主猜得没错,这个女人、果然包藏祸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